情迷咖啡室 [2/2] 男人帅哥的微博– 941novel修正版

www.722kkk.com

她的身裁沒有像A片女優那般誇張,但就是很均勻,因為她的腰很纖細,所以把她的胸部和臀部都襯托得很豐滿。我開始有點可能是前幾世修行好,這一世才有機會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
我舉手搖搖手上的門匙,和她一起上去酒店的房間,當然她不知道這間是那大羅哥租的。

我打開酒店房間門的時候有點緊張,擔心不知道大羅哥躲在那裡,不知道會不會給小慧發現。結果我四週看了一下,他應該是躲在衣櫃裡,幸好我們沒多少行李,所以小慧根本不會去開衣櫃。
浴室不大,我們不能一起沖洗,我先洗完,然後她才進去。

小慧關上浴室門時,大羅哥開門衣櫃對我說:「謝謝你。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你要盡快用興奮藥,她找到衣櫃就不好了。還有,等一下拜託你們要靠近一點衣櫃造愛,我才能看得清楚啊。」他說話的神情好像比我還要興奮呢。
我慌忙「殊」了一聲,叫他別說話,關上衣櫃。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真得有點擔心大羅哥那張白癡臉。

小慧從浴室出來,她穿著我們特地帶來的吊帶低胸短睡裙,是絲質的,很性感的。她沒帶乳罩,一大半的奶子可以從那睡裙上面看到。
我摟住她,她也擡起頭,使我輕易地吻著她,雙手摸著她圓大豐滿的臀部,把短睡裙拉上來,雙手從她絲質內褲裡伸了進去,輕輕地撫摸她的屁股。
我低下頭去,吻她的粉頸,然後吻她的胸部,雙手已經把她的內褲扯了下去。

「啊……老公……你還是像洞房那晚那麼急色……」小慧口裡雖然這麼說,但她已經擡起腿,讓我容易地把她的內褲脫掉,我把她的內褲扔在地上,然後抱著她,走向床。
「老公……你別那麼心急……我們還沒講好條百度影音下载电影在哪里件呢……」小慧溫柔地推開我。
「甚麼條件?」我一邊繼續吻著她的香肩,一邊問她。

「肉金!」小慧俏皮地說:「你在咖啡室裡去找,也要一二百塊,我怎麼可以免費給你……」
我的手摸到她雙腿之間毛茸茸地帶,那裡開始有點濕潤。她扭著腰,不讓我去碰她。

「好吧,小姐,你要多少肉金?」我知道小慧很喜歡玩耍,這次看來要玩流鶯和大豪客的遊戲,我當然樂意陪她玩。
「就收你一千塊,和剛才那個禿鷹相同。」小慧笑嘻嘻地說。

「好吧,成交。」我說完立即撲上去抱著她,她在我手臂之間掙紮著,叫道:「老公……你甩賴皮……還沒拿錢給我……」
雖然我錢包裡有那老白癡的三千塊,但怎麼可以給小慧知道呢?所以我沒理她,把她抱著扔在軟軟的床上,短短的睡裙翻了上去,使她的私處那一小片陰毛露了出來。
「老公……你真壞……」小慧羞得反過身去,但她忘記她那兩個圓大的屁股也是一樣很誘人的。

我趁她看不見我的時候,把那兩顆興奮藥含在嘴裡,果然一下子溶化了,一陣薄荷的清香散佈著整個嘴巴。我撲向小慧,把她身子扳過來,吻著她。她也很合作地張開嘴巴,把舌頭伸進我嘴裡,我的舌頭也捲入她嘴裡,那溶化的藥汁也慢慢地流進她嘴裡。

我的手把裙子左邊的吊帶拉下來,她的乳房就露在我眼前,可能是我們婚前很節制(一方面因為她太年輕了),結婚也不久,所以她的乳暈還是很淺的棕色,而那顆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在我摸捏下,乳頭立即豎了起來。我的嘴就朝那奶頭吻了上去,輕輕地吸吮著她。

「啊……啊……老公……好癢啊……咬下去……咬我的奶頭……啊……」小慧開始呻吟起來。我還想捂住她的嘴,她不知道這房間裡還有另一個男人,她誘人的呻吟聲也會給他聽見。這時我有點後悔,但想起這個第三者,又覺得興奮莫名。
這時我和妻子的激情已經完全淹沒了一切,我開始輕輕咬著她的乳頭,她便扭動起身子來。我的手把她的小睡裙褪了下去,她這時已經全身赤條條地給我壓在床上,我的手摸到她私處小穴裡,那裡已經濕窪一片。
那興奮的藥物已經生效了,她很熱情地抱著我,不斷扭著很有曲線的身體。那些興奮藥似乎也有不少溶在我嘴裡,使我這時也有飄飄然興奮的感覺。

「啊……老公……快來吧……我想給你幹……快插我……啊……嗯……」小慧一邊說著,一邊把我的T恤和內褲脫了下來。她從來沒有這樣主動過。
我想起那躲在衣櫃裡送錢的男人,一方面覺得既然得到他的錢財,自然要給他一些甜頭,另一方面我想起自己可愛的妻子美麗動人的身體一直只有我自己看過,讓別人羨慕一下也好。於是便對小慧說:「我們這次不要在床上,我要把你壓在牆上大幹你一場。」

小慧點點頭,說:「啊……老公……你喜歡怎樣……都可以……啊……幹我吧……啊……」
我把她拉起來,推向牆角,然後壓著她,後來又把她推向衣櫃,把她壓在衣櫃門上。我想裡面那大羅哥一定能從衣櫃那百葉扇的空隙中很清楚地看到我妻子的豐臀。
「阿羅哥,既然我答應你,就給你飽覽一次我嬌妻吧,你那三千塊也值回票價吧。」我心裡這樣想著,便把小慧的身子反過來,使她前面貼著衣櫃。這一次大羅哥能看清楚我妻子的奶子和私處。
我很用力地壓著小慧,使她的乳房和乳頭從衣櫃的百葉扇裡擠了進去。

「啊……老公……衣櫃裡好像……有東西……弄我的奶頭……啊……」小慧整個人緊貼在衣櫃上繼續呻吟著。我知道一定是大羅哥在撥弄她的奶子。
雖然心裡更興奮,但生怕小慧發覺,便說:「可能是老鼠吧。」說完就把自己的大雞巴放在她雙腿間,磨著她的小穴,她的小穴淫汁多得流到大腿內側,也就不大在意奶子給別人玩弄的感覺了。
「啊……插我吧……老公……插深一點……啊……啊……」小慧全身抖動興奮地叫起來。我有點奇怪,我的肉棒還沒插進她小穴呢,她為甚麼會這麼呻吟呢?
我往下一看,原來大羅哥從衣櫃裡伸出兩根手指,剛好插在我嬌妻的小穴裡,還一伸一縮地攪動著。

「夠了吧,老白癡,你三千塊只值這麼一點,別太過份,這是我老婆,不是咖啡室裡那些任人騎的妓女!」我心裡暗罵著,把小慧抱回到床上,不讓大羅哥再佔便宜了。
我把小慧放在床上,嘴吻在她那光潔嬌嫩的小肚皮上,然後向下滑。當我的嘴吻在她毛茸茸的陰阜上時,她忙拉著我說:「老公……不要……那裡不要……」
我和小慧從戀愛到結婚,我從來沒有吻過她的私處,這也許是傳統大男人的心理作祟吧。

這次可能是那興奮藥的力量底下,我禁不住吮吸著她那兩瓣鮮嫩的陰唇,和嘴唇那般嫩滑,我的舌頭探進兩唇之間,觸動她那陰核,她全身一顫,蜜穴裡立即流出大量的淫水,那麼感受是那麼興奮,為甚麼我以前不試一試。
我把小慧的雙腿推上去,這時她只能和我充份合作,根本沒辦法拒絕,看來她真是爽透了。

「老公……吃吧……吃我的小餃子……啊……」小慧發出呻吟聲,不過很快就變得不清晰的哦哦聲,她雙手把床單抓得緊緊,身體不斷抖動著,她似乎興奮極了。
我的舌頭弄入她的小洞穴裡,把那些淫水弄得辟辟啪啪的。

「老公……別再吃了……快給我吧……我要你的棒棒……」小慧伸手拉著我,我才站起身來,挺起粗大的陽具,把她那對修長似玉的大腿擡起來,把肉棒放在她那水汪汪的陰戶外面搓磨著,準備進攻她的海港。
可能是那些藥性發作的關係,小慧這次很主動地抱著我,用她那纖纖玉手摸向我的老二,我的老二給她那溫柔的手觸摸時又腫脹了不少,在她的手指引導之下,我的腰輕輕施力,就把雞巴送進她的小穴裡,一陣溫暖和柔軟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那種感覺簡直像自已在仙間一般。

——————————————————————————–

小慧雙腿夾著我的粗腰,熱烈地擁抱著我,我們就在床上翻滾著。
「老公……這次讓我來……服侍一下你……」小慧這時壓在我的身上,她坐了起來。這也是那藥力的功勞吧,她以前總是很被動地被我壓著,從來不會坐在我身上。其實我很喜歡她這個姿勢,我會聯想到A片裡那些女主角坐在男主角身上,搖晃著乳房那動人情景。

果然當小慧坐上來時,她那兩個像車頭燈那麼圓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在我眼前,我空出來的雙手立即繁忙起來,一手摸一邊乳房,她的乳房又大又柔嫩,上頭兩顆乳頭都已興奮地站起來,使我的手掌和掌心都得到不同感覺的超級享受。

小慧主動地搖動著屁股,上下上下地移動著下身,使我的大雞巴在她小穴裡進進出出。她那經歷尚淺的小穴很狹窄,把我的肉棒包得緊緊,所以當然每一次蠕動身體,都帶給我很大的刺激和興奮。
小慧挪動著她那可愛的豐臀,不斷套弄在我的肉棒上,我那脹大的龜頭在她小穴壁上不停地刮磨著。

「啊……老公……我……我很愛你……你的雞巴很大……把我的小洞洞……撐得滿滿……啊……啊……我要你餵飽我……啊……」
小慧呻吟起來,開始坐不直了,只好把雙手按在我肩上,支撐著身體,這樣她那兩個大奶子半垂著,更形巨大,我稍一放手,大奶子便隨著她身體的動作而晃動著。

當我沈醉於享受撫摸和欣賞妻子乳房的晃動時,突然有個身影出現在小慧背後,是那大羅哥,全身赤條條毛茸茸的,有點像野猩猩,雙腿間那巨大的肉棒晃動著,粗大的龜頭上還盤著可怕的青筋。我一直對自己的雞巴很有信心,相信不會很多人有我那麼粗大,但這個大羅哥的大雞巴更是粗大無比,簡直像一個小孩的手臂那般,怪嚇人的,如果我沒有親眼看過,一定會以為別人在騙我。
我在大羅哥那些藥力發揮下,他靠近小慧,雖然心裡好像有點異樣,我也沒有發出抗議。

他從小慧的腋下伸手到她前面,抱著她,她那兩個剛令我爽過的大奶奶現在卻落入大羅哥粗糙的手掌中。我也不知道是小慧的奶奶太柔軟,或者大羅哥很用力捏她,反正我妻子的奶子在我眼前已經給他抓捏得變形了,他還用手指夾著她的奶頭,使小慧氣喘籲籲。

過了好一會兒,小慧才醒悟這對大手不是我的,她迷亂地回頭,看到大羅哥的淫樣白癡臉,嚇得對我說:「老公……他是甚麼人……唔唔……」她還未說完,大羅哥那可怕的香腸大嘴吻在她的嘴上。
興奮藥的藥力使我不太清醒,沒有幫助妻子解困,反而對她說:「你叫他大羅哥吧……」

小慧還想掙紮,大羅哥那雙粗手再次用力摸捏她那對柔嫩的乳房,當他把她的奶頭一捏,小慧興奮地張一張小嘴,大羅哥便趁機把他的舌頭弄進她嘴裡,在她嘴裡亂攪,逗弄她的舌頭。
小慧的掙紮就這樣給他平息了,我用雞巴抽插著小慧的小穴,而她的上身全給那白癡霸住了,他抱著她,親著她的嘴,摸捏她的乳房,還用手指去捏她兩顆奶頭,使小慧「唔唔」地不斷呻吟著。
弄了一會兒,大羅哥坐到床上來,他把小慧的身體一扯,小慧的上身便倒在他毛茸茸的大腿上,那又粗又黑的肉棒剛好放在小慧的面前。


「啊……老公……我不要……啊……」小慧一邊呻吟一邊別過頭去,很奇怪我也沒想去幫自己的嬌妻,只瞪著眼看著大羅哥把我嬌妻的粉臉扳過去,捏著她的鼻子,當小慧張開嘴巴時,他便把他那根大雞巴擠進她的小嘴巴。
「唔…唔……唔唔……」小慧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興奮藥使她漸漸迷失了。她伸出纖纖玉手,抓著那根肉棒,開始有節奏很用心地吸吮起來。

大羅哥手揭起小慧的長長的秀髮,讓他能看見我這漂亮年輕的妻子怎樣含他的肉棒。小慧看來嘴巴不夠大,他那巨大的肉棒她只能含進三分之一,整個粉臉已經脹鼓鼓了。大羅哥興奮得不時搖動大腿,大腿上的粗毛紮在小慧的嫩嫩的奶子上,使她更是「唔唔」不斷。

「哇,小兄弟,你老婆口交技術真是一流。」大羅哥一邊幹著我嬌妻的嘴一邊羞辱她,「哇……真懂得吹……吹得我很舒服……沒去做妓女真浪費……」
大羅哥的肉棒在小慧的嘴裡進出得越來越快,小慧整齊的皓齒在他那大雞巴上輕刮著,使他興奮得滿臉通紅,不一會他「哎嘿」叫了一聲,精液像消防水喉那樣有勁地射了出來,射在我妻子的嘴裡。黏糊糊的精液太多了,小慧合嘴的時候,有些吞進肚子裡,有些流了出來,弄得整個下巴嘴邊臉頰都是。

小慧雖然好像很興奮,但她還是清醒的,所以很羞愧,慌得抱著我。
「對對對,安慰一下你太太,她剛才才給我吸雞巴呢。」大羅哥在我身後哈哈笑著,把我的頭按向小慧。小慧抱著我,然後吻我。我本來不敢吻她,她滿嘴都是那白癡的精液,但我給她一吻,熱情又上來了,一邊用正在播放日本母子乱伦雞巴幹著她,一邊熱烈地吻著她的嘴巴。

我的舌頭在她嘴裡攪弄,她滿嘴巴的精液都黏在我嘴上,一陣怪怪的腥臭味,那白癡真毒,害得我也間接地吃他的精液。我在她嘴裡還吻到一條陰毛,是剛才那白癡留下的,後來想起來多噁心,但當時只知道興奮,沒顧那麼多事情。
「小兄弟,你這樣沒勁,是不行的。」大羅哥把小慧從我身上拖開,對我說:「女人是用來幹的,別讓她壓著你。」我剛在爽呢,給他這麼一弄,真的很不舒服。

他說:「來,你要多多向我學習。」說完,把我嬌妻在床上擺佈好,就騎在她身上。這人臉上白癡,性能力這方面可能是超人,剛才才射完精,現在他的雞巴又是脹得老大,一下子對準我妻子的小穴插將進去。
「啊……老公……不要……不要讓他強姦我……啊……啊……」小慧哀叫起來,但我全身沒力,只癱倒在床上,沒有去幫她。

大羅哥把小慧的雙腿放在他肩上,使她雙腿大張,然後壓下身體,他那肉棒很巨型,龜頭已經把小慧的小穴撐得老大,幸好剛才小慧給我弄過,小穴裡已經淫水漣漣,大羅哥的肉棒順利地插進三分之二,已經直插到她的花心上。弄得我老婆身體一抖一抖的。

很快小慧不在乎騎著她的是甚麼人,開始浪叫起來:「啊……大羅哥……你的雞巴好大……插得我很爽……啊啊……快用力插我……啊……」
大羅哥嘿嘿一笑說:「是你說的,小蕩婦,別後悔。」說完把粗腰用力往下壓,這一次整支肉棒插進我妻子的肉洞裡。
「啊……不要……會插破我……不要……求求你……大羅哥……啊……」小慧哀叫起來,她絕不誇張,因為豆大的淚珠和汗珠流了下來。

大羅哥可不會憐香惜玉,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把肉棒送進我嬌妻的小穴裡,每次插進去時,都把小慧的下腹撞得隆起,我想他那又長又大的肉棒,不但直達我嬌妻的花心,可能還連她的花心也給他弄得開花。
在他這次抽動十數次,小慧已經爽得眯起眼,不知道正給不速之客強姦著,雙手緊緊地抱著他寬闊的熊背,不斷叫著:「啊……好……好爽啊……我要你插破我……大羅哥……我要做你老婆……天天給你幹……啊……啊……我不行了……好大哥……把我幹死吧……我快死了……再用力幹我……啊……」

我看得不知是憤怒還是興奮,加上剛才還沒射精,雞巴還是直挺挺的。大羅哥見到說:「來吧,別只看,過來讓你太太為你吸吮一下吧。」
他這時側身躺在床上,從後面插著小慧的小穴,我和小慧反方面躺下來,她剛好可以為我口交,小慧給他幹得差一些車仰馬翻,現在我的肉棒放在她嘴裡,她便急不可待地吸吮起來。一陣陣快感從我下體傳來,我全身爽極了。
因為我和小慧相反方面,我可以看見大羅哥那大雞巴從小慧背後抽插著她的小穴,她的陰唇已經給幹得又紅又腫,每次他抽出來時,她那大陰唇小陰唇都給反了出來,露出鮮嫩的紅色。
大羅哥的手伸過來,把小慧陰唇分開,說我說:「小兄弟,你看見你太太那小小的陰蒂嗎?」我嗯地答他一聲,他說:「你太太為你服務,你也親一下她這部位,她會爽死的。」

我果然看到小慧的紅紅的陰蒂,用嘴稍一吻,小慧已經唔唔地發出興奮的呻吟。這大羅哥果然是性場高手,真懂得如何享受。我於是開始吮吸小慧的陰蒂,但很小心,因為大羅哥的肉棒在小慧的陰道裡進進出出地幹著。
小慧口交的技術很好,很快使我很興奮,我伸著舌頭在她陰蒂上親吻著,不時碰到大羅哥那粗大的肉棒。因為實在太接近了,加上我很興奮,分不清地方,所以後來連大羅哥那大雞巴也一起吸吮起來。
大羅哥更興奮了,那雞巴脹得像瓜那樣,每次插入我妻子小穴裡,都弄得她整個小腹脹鼓鼓的,抽出來又把小穴的肉反了出來,我倒是第一次這麼近看到,真是一大奇景。

大羅哥連續抽插十來幾次,最後一次用力插進小慧的淫穴裡,然後僵持著,不一會兒,小慧本來給他插得發脹的小腹脹得更大,大羅哥在她花心裡射精了,把她淫穴灌得滿滿,我還在吸她的陰蒂,她淫穴裡的精液突然滿泄了出來,沾得我滿嘴都是腥臭。

那時候我正給興奮劑迷惑了,所以沒有覺得理會這種事情,只覺得自己的雞巴快要在小慧嘴裡脹破,所以大羅哥一抽出來,就輪到我把雞巴再次刺進她的小穴裡。本來我不應該會堅持這麼久,但今天吃了那興奮藥,只是不停做愛,但還是金鎗不倒。

我再次和小慧抱著做起愛,這次藥力已經更強了,小慧浪得全身發顫,呻吟聲也不再有意思:「啊……老公……大雞巴……啊……幹我……啊……」她爬坐在我的身上,在我身上上下上下地扭動著套弄著,她的小穴不斷含弄著我的大雞巴。
小慧興奮得自己托起驕人的兩個大奶子,對我說:「來吧……老公……捏破我的大奶子……快幹我……啊……啊……」我於是大力地捏弄她的乳房,她的快感來了,不能再坐直,倒下來伏在我身上。
大羅哥在一旁看得那雞巴又再豎起來,他性能力真強,簡直不像常人。我不知道他又想怎樣,只見他走向小慧身後。

小慧突然全身發抖叫了起來:「啊……別……別弄我的屁屁……啊……」原來大羅哥用手指插在她的菊門,使她全身都發浪起來。
大羅哥拉我的手放在妻子的兩個屁股上說:「幫幫忙,把她兩個屁股盡力分開吧。」我不知道為甚麼要聽他,可能是那興奮劑的藥力。
我用力把小慧兩個圓滑的屁股用力扯開,我看他先從她小穴部位沾了不少淫液和精液,塗在她的菊門,然後拿著肉棒去刺她。小慧悽厲地哀叫起來,他也才把龜頭弄進去。然後一寸一寸把肉棒硬插在小慧的肛門裡。
「啊……別再進去……我會給你幹裂……求求你……大羅哥……啊……」我嬌妻從未試過肛交,這次給大羅哥的大雞巴硬生生地插進去,她痛得眼淚直流。終於大羅哥那整尺長的大雞巴全插了進去。

大羅哥開始在上面抽插起來,小慧像三文治那般給我和大羅哥夾在中間瘋狂地幹著。我在最下面承受著兩人的重量,有點吃不消,很快我就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妻子的小洞穴裡,然後連忙退出來,留下妻子繼續給他騎著。
大羅哥把我妻子反臥在床上,幹著她的屁股,小慧很可憐地「大」字形反臥在床上,雙腿張得很大,任由大羅哥雞姦。

這一次大羅哥也沒有維持很久,就在小慧的直腸裡進行爆破,小慧慘叫,本來直腸就沒甚麼位置,給他肉棒攻佔後,再在裡面射精,所以小慧所受到的淩辱可想而知。當他抽出肉棒來時,小慧「啊」地一聲,精液淫液和穢物撒遍床單。

我們三個人一直瘋狂到淩晨兩三點才結束,我也不知道怎麼結束,可能是睡去了。我睡來已經是十點多了,大羅哥不見了,只見床單上一遍狼藉,嬌妻小慧赤條條反臥在床上,下體和肛門除了黏糊糊的精液之外,還有斑斑血漬,大羅哥幹得也太過份了,這一次不但弄傷了我嬌妻,還把她處女肛門也奪走。看著嬌妻,我有點傷感和後悔。不過大羅哥不守信用也沒辦法。

小慧也醒來,她的精神好像很好,高興地對我說:「你昨夜真厲害,我上面下面後面三個洞洞都給你幹得開花了。」我說:「你是說我厲害,還是大羅哥厲害。」小慧聽不懂問:「甚麼大羅哥?大了哥?」原來那些藥性使她忘卻了昨夜被大羅哥瘋狂姦淫的事。我才舒了一口氣。

我們收拾好,來到酒店大堂辦理退房手續。我四週看看有沒有大羅哥的影子,他還沒給我事成之後的兩千塊呢?他這麼不守信用,姦了我這新婚老婆,一定要他拿多點錢出來。
果然他出現了,在遠處和我招手,我叫小慧辦理退房手續,自己就走過去,把他拉到一邊說:「大羅哥,我們講明你只可以摸一下我太太……」我未說完,他從袋子裡拿出一盒錄影帶,說:「小兄弟,這盒帶子如果賣給A片商應該值不少錢,我早在酒店房間裡裝了錄影機,昨夜你太太被姦淫的情形都在裡面呢。」

我呆了,真想不到他會出這樣的手段。他說:「我這盒帶子就賣給你,五千塊吧。」我全身都軟了,把錢包拿出來,裡面有他給我的三千塊之外,我自己也只帶五百多塊,因為我們根本只是渡個週末,沒帶這麼多錢。
他也搖頭歎氣說:「遇上你這窮鬼也沒辦法,還好,你太太服侍我還算滿意,就收你三千五吧,剩下那些零錢搭車回去。」他把影帶給我,拿走了錢。他走幾步回頭說:「小兄弟,請你告訴你太太一聲,謝謝她為我免費服務喎。哈哈……」說完揚長而去。

我不敢把真相告訴小慧,如果我告訴她昨天晚上不但免費給男人滾足一晚,還要倒貼人家五百塊,她一定會殺死我的。
回到家中後,我才發現原來那盒錄影帶是空白的,那大羅哥是個老千!

「天啊,這次被騙虧大本了!」我心中叫苦連天。
這時小慧點算家用,發現我多用了五百塊,便嬌嗲地審問我說:「老公,你快說五百塊用到那裡去?是不是在X都酒店裡找了個妓女?」
哎呀,親愛的老婆,我有苦難言啊!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