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呦呦av种子合集性開放的世界 [7/7] – 941novel修正版

www.116vvv.com
金叔狂抽猛插了一會兒,終於在我媽媽的肉體裡發洩了。他脫離她的陰道,
對我說道:「讓她躺一會兒吧!」

說完就逕自走進浴室去了。我扶著媽媽嬌庸無力的肉體,讓她躺到床上。媽
媽對我遞上一絲笑意。過了一會兒,金叔從浴室出來,他和金興穿上衣服,便叫
我拿出合約給他簽了字。我媽媽見到事情已經成功,立即像吃了興奮劑似的,她
渾身是勁地從床上坐起來,說了聲:「多謝金叔!」

我笑著對媽媽說道:「金叔對我們這麼支持,不是一句多謝就可以報答的,
一會兒到了別墅,你一定要豪放地陪她們玩啊!」

金叔招手叫我媽媽到他身旁,他撫摸著她的乳房,笑著對她說道:「好!一
會兒我們到別墅時,再好好慶祝一番!到時我會安排一個好節目給你兒子,你不
反對吧!」

我媽媽到浴室去了一會兒,便穿帶整齊地走出來,大家一起下樓。小王已經
等候多時了,我向他使了個眼色,他明白事情已成,歡喜地打開車門讓眾人上車。
我讓媽媽坐在金叔和金興的中間,自己坐到前面的座位。

車子向郊區方向駛去,我從倒後鏡望過去,衹見後座的三個波多野结衣 vtr摄影风景人似乎玩累了,
在閉目養神,其實仍然是春色無邊。原來我媽媽把左右兩個男人的褲鏈都拉開了,
她把兩條肉棍都掏出來握在軟綿綿的小手裡。金叔那條真夠瞧的,除了我媽媽握
住的部份,足足還露出三份之二。金興的就衹露出一個龜頭。我突然發現媽媽的
胸部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瞧,原來兩個男人都把手伸到我媽媽的酥胸,每人各玩
摸著一衹乳房。

車子行了大約40分鐘的時間,終於到了金叔的別墅,開門的是一個三十來
歲的女人,身材稍微豐滿一點,然而一對玉手不但小巧而且白嫩。陸叔稱她叫小
妹。原來是金叔的妹妹,叫金琳。眾人下車之後,隨著金叔走進屋裡。我走在後
面,見到金興伸手去摸金阿姨的屁股,金阿姨衹是笑著把他的手撥開,並沒有其
他反應。金叔摟著我媽媽則一路走,一邊對我說道:「小琳是我鄉下的妹妹,她
丈夫過身了,她和女兒彩玲偷渡過來找我。所以我讓她們住在這裡。倆母女都是
入得廚房,上得水床好女人,不過我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每個月衹來這裡一兩
次。今晚可要勞繁你安慰安慰她們哩!」

我連忙說道:「金叔的妹妹,我那敢染指呢?」

金叔笑著說道:「你媽媽你都給我上了,我的妹妹你幹嗎不能上啊!」

我們在客廳坐下,金阿姨問金叔要不要弄點東西吃。金叔說道:「我們已經
吃飽了,你進去休息,順便叫彩玲出來,我有事情吩咐她做。

金阿姨進去不久,一位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走出來。衹見她生得唇紅齒白,頭
上還梳著兩條小辮子,苗條的身材一副嬌俏的模樣。對著金叔親熱地叫了聲:
「舅舅!」

金叔指著我對她說道:「阿玲,我和金興今晚另外有節目,不需要你服侍了,
這位客人是小華,你帶他到客房,照平時你服侍我們那樣,好好招待他,知道嗎?」

彩玲點了點頭,便笑著對我說道:「華哥,你跟我來吧!」

我正要跟彩玲走,小王叫住我說道:「小華,我先回去了,明天再來接你們
吧!」

金叔連忙阻止,他說道:「小王,你不能走,今晚你一定要和我們一齊玩才
有趣,剛才在酒店裡,我和金興都已經出過火,所以你一定要留下來,否則恐怕
你的嫂夫人會咬碎銀牙哩!」

金叔說到這裡,把我媽媽拉到她懷裡,摸了摸她的臉說道:「你說是不是呢?
可愛的美人兒。介意讓小王也和你玩玩嗎?」

我媽媽雖然輿金叔有過肌膚之親,但是當眾被他輕薄,也難免粉面飛紅,她
含羞說地說道:「你要問問我兒子才行嘛!」

小王連忙擺手說道:「不行的,我要走了。我是什麼身份,怎麼可以和你們
玩在一起呢?再說……」

我打斷了小王的話,笑著說道:「不要再說啦!小王。玩得開心點吧!」

我媽媽見我已經答應,就笑著對小王說道:「小王,別裝模作樣啦!平時在
我去丈夫公司裡我就知道你老注意著我,衹不過礙著我丈夫的面子,你才不敢對
我亂來。今晚你大可橫行無忌,我有心裡準備,要煎要煮任你啦!」

小王笑著對我媽媽說道:「你那麼漂亮,十足大美人一樣,金叔和金興都仰
慕你,我又怎麼不會動心呢?如果你不是老闆的太太,我早在寫字樓就把你玩上
了,還等到今天嗎?」

金興笑著說道:「好了!你們不要再鬥嘴了。我們到我爸的大房去,你們在
大床上分個勝負吧!」

金叔也對我說道:「今晚真是太高興了,小華,如果你不介意,不如帶彩玲
進來看熱鬧吧!」

這時我雖然急著試試彩玲這個青春少女,又好奇地想看我媽媽和小王性交。
想了一想,還是拉著彩玲跟大隊進入了金叔的套房。金叔的大房果然設備豪華。
柔和的水晶燈,八尺直徑的圓形水床。金叔指著圓床對大家說道:「彩玲就是在
這裡讓金興開苞的哩!」

彩玲含羞地說:「咦!舅舅笑人家!」

金興也笑著說道:「當時爸爸怕他的大傢伙擠爆她的大肉洞,所以由我代勞
了。」

金叔又說道:「彩玲到現在仍然很怕我哩!每次我玩她,都要花很多工夫才
能夠進入她的體內。稍微用力一點,就依哇鬼叫。一點兒也不好玩。」

金興笑著說道:「爸爸,你的尺碼也實在太大了,連小姑都頂你不住,何況
是小小年紀的阿玲。」

金叔道:「好了!好了!言歸正傳。凡是進入這間房的人,無論男女都要脫
光衣服的,請你們各人自理吧!」

我媽媽說道:「金叔,我應該服侍你的。」

彩玲也對我說道:「華哥,我來幫你吧!」

不消片刻,大房裡的男女俱已一絲不掛。金叔請我和彩玲坐到沙發上,他則
和金興以及小王擁著我媽媽精赤溜光的身體到圓床上去了。

金叔和金興分別坐在我媽媽的兩旁,他們玩摸我媽媽的乳房和小腳,我媽媽
則握住他們的陽具輕輕套弄。在金叔的指示之下,小王臥到我媽媽身上。猴急地
把他的陰莖插入我媽媽滋潤的小肉洞。一陣急促地狂抽猛插,把我媽媽玩得高聲
叫床起來。

坐在我身邊的彩玲,也看得臉紅耳赤。我牽著她的手摸我的陽具,她摸了摸,
就低頭用小嘴含住龜頭吮吸。我摸她的頭髮,摸她的乳房,她的乳房還不很大,
像肉包子一般大小。不過很有彈性。

圓床上的小王在我媽媽的肉體抽送了大約30分鐘時間,終於趴在她身上不
動了。倆人靜了一會兒,就一起進浴室去了。

金叔對我招手說道:「小華,抱彩玲上來玩吧!她可能已經等不及了。」

我把彩玲抱到床上,金叔立即把手指插到她陰道裡一驗,果然,當手指拔出
來的時候,已經見到淫汁津津了。這時,我其實也很衝動了。於是我撲到彩玲的
身上,彩玲伸出手兒,玉指纖纖把我的陽具道入她的小肉洞。彩玲的陰道很緊窄,
把我的龜頭吸地緊緊的。我抽送的時候很有摩擦感。

過了一會兒,我媽媽和小王從浴室走出來,媽媽見到我正趴在彩玲身上狂抽
猛插,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下說道:「弄我的時候也不見你這麼賣力!」

金叔把我媽媽來到她懷裡,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說道:「你打兒子,應該處罰
你了。」

我媽媽嬌聲說道:「罰我什麼呀!」

金興笑著說道:「罰你替我爸爸吮陽具!」

我媽媽笑著說道:「那也叫罰嗎?你不罰,我剛才都吮過你呀!」

說完,我媽媽就把頭鑽到金叔懷裡,含著他的龜頭又吮又吸。剛才我媽媽含
金興的時候,我見到她把肉莖整條吞入小嘴裡,可現在金叔的陰莖太大,她衹能
含入一個龜頭而且已經漲滿了她的小嘴。

這時,我谷著整個晚上的慾火已經熊熊燃燒,終於把精液噴入彩玲的陰道裡
了。我抱著彩玲到浴室沖洗後,便跟她到客房去。在長長的走廊上,彩玲對我說
道:「華哥,你試不試我媽呢?」

我說道:「我剛和你玩過,怎麼可以玩你母親呢?」

彩玲笑著說道:「不要緊的,金興也是這樣玩我們的,他把這叫著」一箭雙
雕「,反正我們都是女人,女人天生就是用來給男人的陽具抽插的嘛!」


我指著軟軟的肉莖說道:「現在這個樣子,又怎麼抽插呢?」

彩玲笑著說道:「你放心好了,一定可以的,我媽就睡這裡,你跟我進來吧!」

我尾隨著彩玲進入一個房間,果然見到金阿姨躺在床上。金阿姨見女兒帶著
男人進來,連忙從床上坐起來。彩玲說道:「媽,華哥剛和我玩過,我們要稍費
口舌才能繼續。」

金阿姨對我逗了個媚笑,就將她的睡袍褪去。這時我不禁眼前一亮,原來她
裡面是真空的,脫下睡衣,即見到一具潔白晶瑩。細皮嫩肉的嬌軀。金阿姨不但
身材勻稱,而且肌膚賽雪。特別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無論形狀。膚色,都足
予使我陶醉。剛才在外面初見時,我就注意到她一雙十指纖纖的玉手。現在又看
到她玲瓏的肉腳更加逗人喜愛。

彩玲推我坐在床上,金阿姨隨即把頭鑽到我小腹下。把我的陽具銜入她的嘴
裡,我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覺得非常滑美可愛。彩玲也親熱地湊過來,她跪在
我背後,把一對乳房貼著我的背脊按摩。我的陰莖漸漸在金阿姨的小嘴裡膨漲發
大,不過我並不急於進入她的肉體,因為她的口技的確不錯,吮得我龜頭怪舒服
的。我摸到她的乳房,是一對豐滿而富具彈性的肉球。想不到她女兒都已經這麼
大了,自己的肉體仍然保持得這麼好。

我突然起了想探索她陰戶內容的念頭,於是我示意她坐到我懷裡。金阿姨立
即跨到我身上,她對我嫵媚一笑,接著將玉手輕輕握住我的陽具,把龜頭對準她
的滋潤陰道口「噗」地一聲,就把粗硬的大陽具整條吞入她的身體裡了。一陣溫
軟舒適感覺包圍著我的龜頭,金阿姨的陰道雖然沒有她女兒彩玲那麼緊窄,但是
她產生一種有節奏的伸縮活動。雖然她沒有上下套弄,但是我感覺到她的陰道像
一張嘴在吸吮著我試試鑽入她體內的龜頭。她把乳房緊貼著我胸部,我雙手順著
她的大腿摸到她玲瓏的小腳兒。我心裡想:等一會兒在她的肉體射精之後,一定
要好好地把她的腳兒捧在手裡仔細玩賞。

彩玲仍然把她的酥胸不停在我的背脊摩擦。比較起這兩母女,做女兒的彩玲
固然青春活力。不過論成熟和風韻,說什麼也比不上做媽媽的金阿姨。現在正在
和金阿姨交媾中的我,真正體會到「軟玉溫香」這四個字。她那個特殊構造的陰
道,把我的龜頭吮得漸漸有了一陣躍躍欲噴的感覺。我對她說道:「金阿姨,你
躺下來讓我抽送一會兒吧!否則我就要被你吸出來了。」

金阿姨溫柔地說道:「你不必忍住嘛!儘管放鬆,要射精就射進去呀!你已
經算很有能耐的啦!要是金興,早就在我裡面一洩如注了。」

我笑問:「金興是不是也和你們兩母女玩過呢?」

金阿姨羞澀地說道:「那當然了,他喜歡一箭雙鵰,每次都是先玩我女兒,
然後讓我把他吸出來。我哥哥就喜歡一對一,他說這樣可以專心應付。我常被他
玩得死去活來,可惜他太忙了,一個月衹能和我玩一兩次。

彩玲插嘴道:「舅舅的肉棍太大了,和他玩痛得要死!」

金阿姨笑著說道:「傻丫頭,你太小了是真。你見媽豈不是和他配合得天衣
無縫!」

彩玲又說道:「媽,我見你現在和華哥也玩得天衣問縫,人家心癢癢的,你
讓我一會兒好不好呢?」

金阿姨笑著對我說道:「小華,彩玲這個小淫娃發浪了,先讓她和你玩玩吧!」
我笑著點了點頭,於是金阿姨從我懷裡站了起來。她站立的時候,我見到她的陰
部長滿了烏黑濃密的陰毛。

金阿姨的陰戶在我眼前消失,接著出現的是彩玲的,彩玲的陰阜上衹有茸茸
細毛。她的膚色比較深,沒有她媽媽那樣珠圓玉潤。我甚至覺得她有點兒偏瘦。
不過她勝在夠青春,肌膚充滿彈性。尤其欣賞她陰道裡緊窄的收縮力,記得剛才
和她交合的時候,彷彿我的陰莖套上一個細碼的避孕袋。我陽具又一次進入彩玲
的身體,她像金阿姨剛才和我性交的姿勢,用「坐懷吞棍」的花式和我合體,雖
然進入時比金阿姨要困難,但是做媽媽的金阿姨在她女兒的陰道口塗了些涎沫,
總算順利地讓我的肉莖塞入女兒的陰戶裡。

彩玲的陰道沒有她母親那種如同嬰兒吮奶似的功能,但是她嘗試收腰挺腹時,
卻帶給我另一種交媾的樂趣。那種舒服的感覺使我幾乎想在她的陰道裡射精,不
過我想到剛才已經在她的陰道裡射出過,現在應該均分雨露,在她母親的肉體出
一次才對。於是我捧著彩玲的臀部,將陰莖深深頂入她的陰道裡研磨。這一下可
把她玩得雙眼反白,手腳冰涼。才讓她的陰道和我的肉莖脫離。接著,我把彩玲
軟綿綿的嬌軀推到床後。令金阿姨躺在床沿。金阿姨舉高著雙腿讓我玩「漢子推
車」,這個三十年華的少婦真是天生尤物。一對雪白細嫩的肉腳握在我手裡,足
予使我陶醉。我簡直想把她柔若無骨的腳兒一口吃下去。雖然我媽媽的腳型和大
腿也很迷人,但是金阿姨那種骨細肉多,宛若嬰兒似的驅體的確非常罕見,加上
她一對銷魂媚眼,使得我和她交媾時,覺得十分興奮。

剛才和她「坐懷吞棍」時,我幾乎在她那個會吮吸的陰戶火山爆發。但現在
我採取主動時,我又像平時那樣,有了控制自己的能力。我把她的粉腿架在肩膊,
騰出雙手搓捏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又揮舞肉棍在她的陰道裡狂抽猛插。在
我上下急攻之下,金阿姨雙目翻白,手腳冰涼,竟然失去知覺。

我並不緊張,因為我媽媽極樂時也是這樣的表現。我繼續把金阿姨肆意淫樂,
她終於幽幽地瀟醒過來,我也在這時把濃熱的精液濺入她那會收縮的陰道裡。金
阿姨輕輕哼了一聲,嘴角掛上了一絲滿足的笑容。把金阿姨和彩玲兩母女擺平之
後,我突然惦記著以一擋三的媽媽,於是我離開金阿姨的房間,循剛才來的路摸
到金叔的大房。從門口望進去,已經見到圓床上波浪滾滾。我不想驚動他們,便
留步於門口觀看。

這時的金叔雙腳伸直仰臥在床上。我媽媽趴在他上面,看來她的陰道裡一定
塞入了金叔粗硬的大陽具,金興跪在我媽媽後面,他的陽具插在我媽媽的臀眼裡。
小王則跪在我媽媽前面,讓她的小嘴吐中出搭讪人妻视频納舔吮著龜頭。我不知他什麼時候開始這
樣玩的,但是由男人們臉上肉緊的表情看起來,他們已經到了高潮的階段。果然
過了一會兒,金興首先在我媽媽的屁眼裡射精,接著小王也噴了我媽媽一嘴精液。
他們先後地脫離我媽媽的身體,金叔則翻身把我媽媽壓在下面,強健的身體一上
一下地運動著。

我媽媽吞下小王射入她嘴裡的精液,嘴裡「伊伊嗚嗚」地呻叫著。看來她也
到達興奮的高潮。金叔終於停止了運動,他靜止了一會兒,然後從我媽媽身上爬
起來。這時,我忽然覺得後面有動靜,回頭一看,竟有兩個赤身裸體的女人站在
我背後。原來金阿姨和彩玲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悄悄地站在我背後偷看。這時,金
叔也見到我們站在門口,便招手叫我們進去。我走進媽媽的身邊,見她的嘴角和
下體都沾滿和洋溢著男人的精液,心裡有點兒不舒服,但是見到她臉上那種興奮
還未完全退去的表情。我對她的擔心也隨之消失了。我媽媽笑著對我說道:「小
華,我今天夠刺激的了,好開心呀!你想再來一次嗎?我還可以給你哩!」

我摸著她的頭髮說道:「我剛才已經和彩玲以及她媽媽金阿姨玩過,你也夠
累的了,靜靜地休息一會兒吧!」

這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我準備向金叔告辭,但是他留我們吃過宵夜再走。
於是我和媽媽先進入浴室沖洗,我見到媽媽的肛門和陰戶都有點兒紅腫,便關心
地問她會不會感覺有什麼不適,我媽媽笑著說道:「你和你爸爸平時有時都一天
搞我幾次啦!又不見你問我有什麼不適。」

我說道:「我的意思是說金叔那條比較大嘛!」

我媽媽摸著我的陽具說道:「你的也不小呀!你別看金叔的傢伙大,其實他
不夠你的硬,我覺得你弄我的時候比較有擠迫感哩!」

我笑著問道:「那麼小王的又怎麼樣呢?」

我媽媽收斂笑容,她低聲說道:「我不想多說些什麼,不過你將會明白,無
論發生過什麼事,我所愛的衹是你和你爸爸!」

我沒有什麼話再說,衹把她的嬌軀緊緊摟抱。

[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