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淫妻朱靜日本办公室两女一男 [1/2]

www.116vvv.com
我叫朱靜,今年27歲,是一個住家少婦,丈夫叫何俊夫,兒子何曉飛今年六歲了。

這是一個清涼爽快的星期六下午。在竹竿上挂上最后一件衣服后,我迎著陣陣微風深深的唿吸,頓覺精神爲之一振!園子里的花草不多,但這刻眼睛可及的花草都盡是一片清新自然。一天下來,每星期一回的家務又告一段落啰!

“咕-咕---咕-咕---咕-咕---”可愛的鴿子在外面鳴叫著。

噢!三點鍾了!待會我還要去接曉飛放學呢!

收拾了一下之后我匆匆洗了個澡,卻才發現剛才把全部內褲都洗掉了,只有昨天新買的白色丁字綁帶小內褲。看著這條小得不能再小的布條,自己也不覺有點好笑。

昨天,當我在那家新開業的內衣店里看到人偶模特兒穿著這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丁字型內褲時,真讓我抽了一口涼氣,這麽一丁點的碎布就算是內褲了?!

女店員:“太太,你喜歡這件嗎?你太有眼光了,這是我們品牌店目前最新、最時尚的款式,不單單是女性客戶,就連男士們也很欣賞,都要買回去送給自己女友或太太的。怎麽樣?要不要試穿一下?”

我:“不,不,我不穿這個的……我穿這個不好看!”

女店員:“太太,你太謙虛了,像你這麽豐滿勻稱的身材,穿這種款式是最合適不過了,它能把你嬌美的身段都展示出來呢!”

我:“我……我身材哪里好呀!都生過小孩了!”

女店員:“什麽!你已經有小孩子啦?真的嗎?你不是說真的吧?”

我:“是真的,小孩子今年都六歲多了!”

女店員:“哇,太讓我羨慕了!我都沒結婚,身材還比不上你,你真是天生麗質!這麽好的身材可不要被那些土里土氣的內衣給埋沒了……再說啊,男人都喜歡新鮮刺激的……”

經不住女店員的聳恿和殷勤服務,我終於下定決心把那小布條買了回來。

本打算今晚才穿出來嚇老公一跳的,可是所有內褲都洗掉了,唉!只好早穿上幾個小時吧!還可以先試試感覺如何!嘻嘻!

然后我又穿上昨天出外的那套白色的短連衣裙,經過門口鞋櫃上的鏡子時我還不忘要再梳理一下。

哈!誰說結了婚的女人就會變成黃臉婆的?像那女店員說的,我這34、25、35D的身段和新潮的打扮,走在路上誰敢說我是個六歲孩子的媽媽呀?

回頭看看可愛的貓頭鷹挂鍾才4點!時間還早呢!可一出門口時陽光已開始變橙黃色了。對呀!已經是初冬的日子了,太陽下山早了,可天氣還像秋天一樣。

走在街道上,迎著陣陣涼爽的微風,便不由讓人想起戀愛的時候和老公在這附近散步的日子了,多浪漫啊!

可這呆子現在只是忙於工作,你說他,剛剛結婚時還會搞點土情調來哄我,可現在連結婚記念日都要我暗示明示他才有反應!是不是男人都這樣的沒有良心的?

走著想著,原來已走得差不多了,時間剛剛好吧!已經看到井竹小學的天文樓出現在遠處的樓叢之上了。

井竹小學座落在平安區的小土丘上,天文樓便是這里附近一個很好的標志性建築。往上轉入小學的這條彎道地勢較高,現在可以讓我在初冬的午后陽光下悠閑地欣賞著遠近的景物。

可心上呢,還是想到那呆氣的老公,而且越想越覺得他發呆的樣子,討厭,哼!周六晚上他要是不好好的疼我親我一回,我可會狠狠地捏他的兩只豬耳朵!嘻嘻!

正想到可笑時,“鈴-----”校內的下課鈴聲響起來了,那道紅色的鐵閘門向兩邊慢慢分開,不一會,一群群穿上深灰色校服、頭上戴了頂灰色小圓帽的小學生們便三三兩兩的走了出來。

有的兩個手拉著手,有的三、四個打著鬧到處跑……很快就看到我的小寶貝曉飛正和同學揮手道別。

當他轉身一看見我,便歡喜地揮著手奔跑過來,還邊跑邊叫媽媽。我心里又甜又樂的,這小寶貝長得比他爸英俊多了!我歡喜地蹲下來迎著想抱抱他。

可是曉飛跑到我面前不到幾步,卻停下來奇怪地低下調兒叫了聲“媽媽”,然后瞪大了眼睛,咬著小嘴唇奇怪地看著我。

我雙手托著腮向他微笑著,一時還不知道這小家夥爲何這樣奇怪地看我,但馬上就看見前邊不到五、六米處站著一個戴著老花眼鏡的矮老伯,正在呆呆地往我這邊盯著看,他雖然是一副笑臉,但臉上顯然是色迷迷的!

一陣涼意襲向我兩腿間處,我這才醒覺到剛才蹲下時太隨意了,自己穿的是短裙子啊!而且里面只穿著一條小小的丁字小內褲!這麽一蹲,腿間陰部便大大的暴露出來了!我臉上馬上一陣熱起來。

我這個做媽媽的太大意了,怎麽能給小孩子看到這種事情呢!而且還冒失的給一個色老頭視淫了我下體,即使不是完全暴露,但……真是羞死人了!!

我連忙站起來拖著曉飛回家。走著走著,不知爲何,腦海里總會重複記起剛才那老頭色淫淫的樣子和那淫猥的眼神,我的心“噗噗”地跳了起來。我想,他那麽色迷迷的,不知道晚上會不會拿我做幻想對象來手淫?他會怎樣幻想我呢?

他會怎樣來對我……

哼!他年紀這麽大了,還那麽色迷迷地偷窺女人,一定是個好色又變態的老色鬼!這麽一個壞老頭,還有什麽好想的!肯定會幻想我趴在他身前,然后……然后他就從后邊把那東西……還用他那對又干又粗的手摸我的……

呸!呸!奇怪!我是中邪了不是?怎會想出這樣的事!哪……哪里會有女人家這樣去想,想到丈夫以外的男人怎樣奸淫自己?我怎麽會想到那種事去的……

想起來也很惡心,好羞人哦!

噢,對了!說到底都是姐姐她不好,給我拿來那些色情錄像帶,說可以增進夫妻性生活趣味,教我和老公一起看,跟著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真虧她能想出這個馊主意!

可那天家里沒人的時候,我……我忍不住好奇,就播放了一盒來看,那戲里頭呀,女主人公還真夠開放,和男人做那事真讓我意想不到!一對一的、二對一的,甚至三對一的和男人做那事情。

還有……還有那些動作,還把那地方結合時的畫面做特寫,怎麽會有人敢去拍這些羞人的片子吶!

當我正在胡思亂想時,忽然從后邊跑上來兩個小女生,她們經過我們身邊時朝我打招唿說:“姐姐,你好!”啊!她們竟然叫我姐姐!!我……我!小孩子是不會說慌的呢!我心里頓時又甜滋滋的,一下子把什麽都忘了。

走到半途,天上不知什麽時候聚起了大朵大朵的烏云,轉眼間頭頂上天空已經又濃又沈的黑壓壓一片,不會要下大雨了吧?

不用我猜了,幾陣勐風刮過之后,滂沱大雨就不容分說地“嘩啦嘩啦”下了起來!我拉著曉飛快步向前走,可一下子根本找不到可避雨的地方。

我們母子倆冒著密集的雨滴快跑,轉過一個街道時,曉飛大聲喊著說:“媽媽,過去那邊!過去那邊!”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就在前頭不遠有一間大宅院,門前正好有塊寬闊的檐篷可以避雨。

好不容易跑到屋檐之下,再看穿的這件薄衣服都濕淋淋的滴水了。我提起濕透的衣服擰著雨水,唉!天空暗得發黑,看來雨還要下很久呢!我這身白色衣服一沾水就等於是透明的,待會給別人看到可就太尴尬了!

四顧一下,這宅院很古舊的樣子了,應該是老城區未拆除的古建築吧,兩扇高大的木門,漆料斑駁,邊沿部份都開始朽壞了。看上去以前是個富貴的人家。

“媽媽,我和你猜猜玩!猜一下大雨什麽時候才會停好嗎?看誰猜對!”曉飛一邊用腳踏著小水窪,一邊無憂無慮地說。

我側著頭看他這麽天真爛漫,便說:“真是傻孩子!”於是隨便地回答著他。

唉!怎麽突然間就下這場雨呢?我埋怨著,一邊掀起裙子用手盡量地把可以擰的地方擰干。

正當我們母子倆在門前狼狽不堪時,卻有人從門后一道小窗上朝外邊看,有一雙骨碌碌的眼睛正透過我那身近乎透明的衣服偷窺我豐滿的身體,並且心里盤算起壞主意來!


忽然聽得“吱呀”一聲,身后的木門打開了一扇,我連忙放下裙子轉身看去,里邊閃出一個穿著棕色線衫灰色短褲、個頭比我矮一點的胖胖的男人。方形的胖臉,禿著油亮的前額,兩鬓斑白了,留著兩撇小胡子,一雙呆呆圓凸的豬眼睛,滿臉橫七豎八的皺紋,看上去有五、六十歲了吧!

想起來了!這不正是在曉飛學校門口偷窺我下體的矮老伯嗎!怎麽又遇見了!我有些氣憤,更覺得有些丟臉。剛剛被這色老頭視淫了我不完全暴露的腿間和陰部,真是羞死人了!我臉上又忽的一陣熱了起來。

想到宅院有可能是這色老頭家的,我一分鍾也不想停留,哪怕淋雨我也要離開!但看到曉飛我又猶豫了,再讓他淋雨會感冒的,看來我只能再等等了。

“你好,我們躲躲雨就走,打擾您了!”我勉強硬著頭皮向他打招呼银耀之女武神堕落篇。

“呵!哪里話。這大雨看來要下好一會的,不如夫人您請到里邊坐一坐,等雨停了再走吧!”阿伯倒是蠻客氣地,但那雙豬眼睛卻不客氣地透過我身上濕透的胸部和腿間狠瞧。

哼!天下的男人都是這樣,能占女人便宜的地方絕對不會有半點遲疑。但寄人籬下,我只好扮作不經意地把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下面,擋住他的淫視。說:“謝謝了,伯伯,不好打擾了,我們站一下就成。”

阿伯似乎知道我察覺到了,不好意思地堆著笑容,遞上手中一條干毛巾說:“哦,那也不要著涼了,用來擦一下吧!”

我接過毛巾微笑答謝:“謝謝你!”

我轉身蹲下用毛巾給曉飛擦著身上的水,然后就在自己頭上和身上較濕的地方擦拭。沒想到那阿伯趁我不注意時竟也蹲下來,在我身后窺視,我一點也不知道身后竟然受到色狼淫邪目光的非禮!

突然,一塊暖烘烘的東西貼到我濕冷的屁股上,我嚇了一跳!不知是什麽東西。轉身看去,原來是那個阿伯伸手來摸我的屁股。天啊!給色狼這樣明目張膽的吃豆腐我還是頭一次!一下子又怕又急,不知如何反應!

而那阿伯卻毫不顧忌,還笑著問:“夫人,這樣是不是暖和一點啊?”說著時,他的另一只手還撩起我的裙子,用手掌貼著我的屁股溝摸索著。

我這時穿的是一條需要系繩結的小布內褲,就像一些比堅尼泳裝一樣,所以屁股百分之九十的部位都是暴露的。天啊!本來打算這性感的打扮是讓老公欣賞的,現在卻給這老家夥占了便宜!

看著他色迷迷的醜臉,一雙凸出的先锋欧美幼女电影豬眼睛貪婪且肆無忌憚地看著我的暴露肉體,我又氣又急,心里想說:“住手,放開我!”但在大街上的公衆地方被一個色狼公然搔擾侵犯,卻是萬萬沒想到過的事,一下子我真不知該怎麽辦才好。

當我想到要叫喊或是先把他推開時,那阿伯好象抓到了我的心理似的,他得意地說:“你真是大膽啊,穿著這麽暴露的內褲,是不是想勾引男人干你啊?快向我坦白坦白,否則我可要告訴你丈夫,說你故意來勾引我啊!”

他剛說完,一只手掌已順勢向下直探到我屁股間去了。

“啊……不要!”見他如此猖狂,我失聲低聲叫了出來。還來不及阻止我的心里卻是猛地一跳!因爲他粗糙的手掌探入我嬌柔滑嫩的股間后,馬上用一只手指著意地按住了我的菊門!

(怎麽……不……不要這樣!好癢……好……好變態哦!這個變態阿伯!竟然……)我瞪了他一眼,可他卻嬉皮笑臉地看著我,給他這樣看著,我反而害羞地低下了頭。

這時他又用手指在我的菊門上按了幾下,(噢!不要!)我心里呼叫著,但奇怪的是,除了心里感到受辱之外,當他手指接觸到那地方時,傳來的竟會是一陣陣難以言狀的刺激感與痕癢感。

我……我又怕又羞,但身體的反應卻在說很受用。那阿伯給我帶來了一種羞恥的但很興奮的激動感!

(不,不行,我怎麽能乖乖地聽任這老家夥來侵犯自己!)

我回過神來,但他已經一下子把我內褲綁在腰間的那個活結扯開,用力一拉,“嗖”地把我的小內褲拉脫拿走!

我急忙用手護住陰部地帶,驚慌失措地說:“阿伯,你……你不能……我是……不要……請……請你還給我……我……你別……”

誰知他卻當著我面把內褲褲裆部份放到他那長滿疙瘩的獅子鼻前深深一嗅,淫笑著附在我耳邊說:“可以還你,但是你得先來吹吹我的雞巴,要不然,我可要把它拿給你丈夫看,說是你送給我的!嘿嘿……”

(雞……雞巴!雞巴,那是A片里經常出現的對男性生殖器粗俗的稱呼。至於吹,那……那是指女優與男人性交前必定先用嘴替他含吮陽具……他要我給他“吹”,那豈不是叫我學那些女優一樣的含住他的……口交?)

我不禁想到,我給他吮過之后,他一定會學影片里邊的男人那樣,在我給他吹到要射精時,就會將精液射在我嘴里或是朝我臉上射來,塗得我滿臉都是他濃濃的粘粘的精液……

(是那……那樣嗎?要是這樣話,那種會是什麽樣的感覺?我……我老公都還沒有這樣要求過我呢!)

我正在茫然時,阿伯這已躲在門后,將那木門虛掩,留下半尺來寬的空隙。

他站在陰影中,我順著他手上的動作方向看去時,只見他把褲子往下一拉,另一只手已把一根棕黃色、長得又彎又粗、龜頭肥腫的紫黑色陽具掏了出來!

那根陽具,你可說它是條老熟的黃瓜,又漲又肥;也可說它是一截醜陋突兀的怪蛇,又醜怪、又嚇人的東西,比我老公的難看多了,但老公的卻……卻沒有他這麽粗大。它,真的很粗大耶!

阿伯見我看得入神,得意地用手套弄了幾下向我示威,那雙豬眼放射出的淫光不禁使我心頭緊張:這……怎麽有一種被他懾住了神的感覺?是威懾還是……

當他雙手把褲子拉下來,教那陽具在我眼底上下點頭晃動時,我開始身不由主了,自動地蹲下來往前向它靠近。

“哦,對了,快些來嘗嘗我雞巴寶貝的味道吧!”阿伯急色地鼓勵我說,還將腰向前送,那東西便向我嘴巴湊上來。

唔……一股難聞的尿燥味直撲鼻尖!但……但我已經鬼使神差地微微張嘴,嘴巴一下子就被他腫漲的大龜頭沖了進來。

阿伯動一動腰,示意我繼續含進去,我張著嘴,不自覺地學著影片里那些女優們的模樣,一只手托住他的兩顆雞蛋大小、疏落地長著卷毛的睾丸,另外一只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握成圈狀套在他的雞巴根部,開始一下下的讓它在我口中進出。

想不到我每天偷偷觀看的那十幾套A片,竟在不知不覺間教會了我這一套好“手藝”!

“啊……好爽喲!“哦桑”原來你這麽會吸雞巴。”阿伯十分享受我的服務之余,一邊還輕聲說著那粗俗不堪的淫話,聽得我心跳臉紅之余,也教我又羞又想!

他又臭又醜的雞巴把我嘴巴塞得滿滿的,龜頭已直頂到喉嚨了,卻還有一截吞不進去。不知是口水還是雞巴分泌出來的髒水,一絲絲地從我的口角擠出沿著下巴直流;他那肥油油的肚腩下長著那堆粗硬的陰毛,不時刺得我鼻子發癢。

不明所以地,我卻感覺有種被需要的渴望,好象很想滿足口內那條肉蟲。我更似乎耍出了看家本領似的,學著電影里的情節盡心盡力地施展起來。

當我在門前爲阿伯賣力地口交時,曉飛卻不知我正給一個老色魔玩弄,還在自個兒跳水窪玩著。

突然曉飛叫了起來,我和阿怕都嚇了一跳,我連忙吐出那陽具轉過身去看個究竟,原來在不遠處有一個女人拖著一個小孩在大雨中緩緩走了過來。仔細看清楚,原來是我家鄰居高太太和她女兒小純。

曉飛大聲向她們打招唿:“阿姨您好!”又說:“小純,你怎麽現在才下課耶?”

高太太走了過來,見我們滿身濕透,便問:“白太太,你們怎麽在這里避雨啦?”

這時我已用身體擋在木門前,生怕那阿伯露了臉,並整理了一下衣衫,好在天色暗了不少,否則下體的毛發一定會透過衣服讓她看到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