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淫妻朱口交合集在线靜 [2/2]

www.116vvv.com

但我還是保險地稍爲側身掩飾,裝作從容地回答說:“真不巧,身上沒帶著雨具,所以在這里避一下再走吧!”

“啊!”突然地,一股暖氣從我屁股后面向腿間吹來。可惡!明知有人在,這變態的老家夥以爲別人看不到,竟然就在門后把我的裙子掀高,然后往我腿間吹氣!他又連吹幾下,我頓覺下身一陣癢癢的很難受,頓時呆了一下。

高太太似乎看到我表情怪異,便關懷地問:“白太太,你沒事吧?是不是著涼了?”

我的意識從恍惚中恢複過來:“哦,沒什麽--”慌忙中心里有個念頭,便開口說:“沒……沒事!高太太,可不可以請你先把曉飛帶回家,然后讓我先生來這里接我?我怕這孩子要犯感冒呢!”我不知怎地這般說。

高太太爽快地答應說:“好,那我先把曉飛送回家。曉飛到小純旁邊來吧!”

“哈以--”曉飛邊答應著邊走到她們的雨傘下,然后向我揮手:“媽媽,你要快點回家哦,不要到處玩啊!”

“回家后要馬上換衣服哦!”我囑咐他說。

高橋太太領著兩個小孩子走了。看著他們一走,我心里馬上矛盾起來……

他們漸漸走進雨霧中去了,我才轉身向躲在門里的阿伯說:“阿伯,你……請你把內褲還我吧!”

那阿伯原來這時正從我腿胯間向雨中遠去的人看著,聽到我這樣說時才站起來,他狡猾的奸笑著說:“可以,不過在你丈夫來接你前,你就先到我家里坐一坐取取暖吧,別客氣白太太!那內褲嘛……等下再還你不遲!嘿嘿……”

說完,阿伯就用力拉住我的手將我扯進屋去。

說是我被他硬拉,不過心里也不知自己爲何竟會聽任其拉著走了進去。我被他帶進院子里一間放雜物的小木屋內,當門“哐!”一聲關上時,我感到自己開始后悔了。

阿伯上前要抱我,我急忙轉身躲開:“不……不要,請你放開我吧!“不要啦”。

但話未說完,已經被他從后面抱住了。

“夫人,你還想裝什麽,剛才你吸我雞巴吸得很舒服吧?你明明是很想要男人的雞巴,是嗎?呵呵……給我猜中了吧!”

“你胡說!快放開我,我要喊了!”我無力地掙紮著。

糾纏中他雙手已順利地拉下了我上身的衣服和奶罩,一只手托住我一只奶子揉搓,另一只手則迅速掀起我的裙子,一手撈住我敏感的三角地帶!

阿伯嬉笑著說:“夫人,你這對奶子又圓又大真好玩,好滑好嫩喔!”

“呀!不要啊……”女人兩處敏感區被突襲,我還真有些抗拒,於是用力反抗。他想不到我突然發難,可我掙脫開后卻一下慌亂地趴倒在地上,阿伯從后又摟了上來,四肢如海星一樣將我夾得死死的。

“啊!不要……”我呻吟著,敏感地帶再次被他兩手左右開弓侵占著。

“哦……放開我!”我叫起來。這時阿伯正用兩只手指揉著我那禁地入口,使我一下子酸軟欲暈,我勉強地扭動下身想阻止他肆意而爲,可是……

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再撐多久了,我的身心已經開始酥軟,反應已經不能自制,只知道自己的叫喊逐漸變成了低吟聲。

“給我摸得爽吧?“夫人”,嗯?嘿嘿,肉洞又熱又濕,開始流湯了!是不是想要我的大雞巴呀?”他說著,手指又往我陰道深深地鑽進去。我心里又羞愧又焦急,這樣下去,我鐵定要失身了!

耳邊又聽他說:“來吧,讓我再給你弄深入點,等你水洞濕淋淋了,待會我的雞巴便容易替你塞得又滿又漲的哦!哈哈!好嗎?呵呵呵……”

不知何時,我已被他放倒在那墊了一張薄毯的地板上,阿伯已趴上來壓住了我,並伸出舌頭朝著我紅嫩的奶頭勐舔,然后肥厚的舌尖繞著乳暈舔弄,又像狗一樣把舌頭長長的伸出來,一下接一下的上下左右逗弄著我兩粒奶頭。

“夫人”,你這奶頭怎麽會又圓又漲啦,是不是要流奶水了啊?不如就給伯伯我喂一下奶好不好?呵……”

不等我反應,阿伯便張大嘴一口把我左邊的奶頭給吸住,“唧唧”有聲、津津有味地啜吸起來,兩手還不忘一個勁地揉著來給我催奶!

我的胸部給他吸得酥癢難耐,感覺兩乳發漲、奶頭硬翹,吸得我很舒服、很受用!但心底里還在理智地告誡自己,不能讓他這樣下去,你還有一個愛你的老公,一個美滿的家庭,這樣是對真愛的背叛,對婚姻的違誓。

“啊……放開我,不要這樣,我先生就要來了,放了我吧!”我盡力地將這句話說出口,可是卻反而提醒了吸得正起勁的阿伯:“呵呵……白太太,你的意思是叫我抓緊時間?好啊,但這里我還沒有嘗過鮮呢!”

說著,他身體往下一縮便伏到我兩腿間,而雙手卻穿過我腿彎處,然后手臂一曲,牢牢地扣住我的大腿,跟著將他上身伏到我大腿根部。

我吃了一驚:(這動作不正是電影里男人在給女優舔……麽?現在……現在他也要……)

“哦!不行……”我緊張地扭著腰要躲開,可這樣似乎更讓阿伯動心:“呵呵……“夫人”你也喜歡這玩意?好呵!讓我嘗嘗你肉桃的味道。”

他才說完,我便感到陰戶傳來陣陣刺癢,因爲阿伯正用他下巴的短硬胡子磨擦我那處的嫩肉,我緊張地想避開,可大腿給他用力扳著動不得半分。

這種好象給人綁住了來搔癢的滋味令我又急、又氣、又癢,但又很舒服!陣陣的暈迷讓我腦際空泛起來,好象什麽也記不起來了,“呀……呀……啊……”我腦海里一片空白。

阿伯那濕滑燥熱的舌頭,發狂似的在我肉洞入口處和周圍的敏感區不停地舔掃,時而犁庭掃穴,時而撥草尋秘,每一下撩動都讓我下身隨之發出一陣酥麻的顫抖痙孿。噢!男人的舌頭原來還可以這樣靈活!

“唔……唔……呀呀……呃呀……”除了以低呤來減緩那無奈,我雙手只有無助地用力拉扯著身下的毯子,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地半瞇著。

瞧他那半禿的頭在我腿間亂磨蹭,我的肉洞內就像給一條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魚塞了進去,爲了活命,它得拼命地鑽、拼命地扭……真癢死我了!

我心里十分矛盾:(老公,你若再不來救我,我……我可要給這老男人弄上手了。他現在正舔著我的肉洞,那是你從不曾舔過的地方。哦……老公,他舔得好深、好用力啊!不要……)

此時,那阿伯邊舔,還邊伸出手指來撩我的肉洞,把濕淋淋的小洞洞弄出淫穢的“唧……唧……”聲音。阿伯這麽用力吸吮,該把小肉唇都吮得充血漲大了吧?那地方正敏感得難受極了!

“很爽吧,是不是?“夫人”,你這肉桃嫩兮兮的真可愛又饞人,呵呵……

你看它水汪汪、滑熘熘的,我忍不住要干它啰!哈哈!”

阿伯逗了我沒幾句又再繼續舔弄,緊貼得幾乎是要把臉陷進了我的小穴里似的,大嘴巴吸得我那地方相當肉緊,我全身有如觸到電流般失控地顫抖顫抖再抖動。

我知道心里開始渴望,全身也便放任由人了,但……但是,這是屬於我老公的地方,我現在已是非常對不住他了,自己怎能還會渴望別的男人來搞?!

(不,這不是真的!我怎會想要這個爺爺級的男人來和自己干那種事呢?)

在我僅有的一絲理智正與意識抗衡的時候,忽然我的雙腿被分得更開,而且小腿給兩只火熱的手掌抓住向上提了起來。那個動作……噢!阿伯要……他要來奸淫我了!我該怎麽辦啊?怎麽辦啊?

“不要!”我驚叫一聲,看清時,阿伯已做出一個我和老公做愛時常用的體位,而這次小腿還羞人地給他扛到兩邊肩膀上去了,阿伯正準備壓下身來,一個東西在我的股間不停地滑動觸碰……

(他在找尋入口了!)我心里急唿,剎那間,下意識地扭著腰,一只手馬上去護著禁地入口,一條熱烘烘、硬梆梆的東西隨即戳了我的手背一下,是……是他的雞……雞巴!!

不知是驚怕還是什麽,我竟馬上將手縮了回來,那阿伯接著彎腰俯首,一口叨住了我一只奶頭就吸,兩只肥油油的手將我正要抵抗的雙手重重地按貼在地板上,我使勁想扭脫時卻再扭不動了!

我哀求他說:“老伯,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啊!我是有丈夫的,他就要來了,不能被他看見!”

阿伯卻松開嘴里吸著的奶頭,奸笑著說:“呵呵!就是嘛,趁你丈夫沒來之前,我們趕快弄一兩回,這是我們的緣份啊!夫人,你又不是頭一回,還是那麽怕羞!看你臉上紅卜卜的,真讓我愛死了!心肝肉,你放心,我會把你弄得很爽的。哈哈!”

“不!我不要!不行的!”我急得直搖頭。慌亂中瞧見他毛茸茸的小腹下那條粗大的醜八怪,它……它那紫黑紫黑的大怪頭上,張開的大嘴已饞得流出口水了。

(啊!它……它好象是一條要把我生吞活剝的大怪蛇,好大、好粗壯喔!)

阿伯這下抱緊了我,下身已經隨即挪動起來了,那根醜東西就在我雙腿間探動著,大腿內側馬上給這杆熱棒灼了幾下,然后……然后它…我……我感覺到穴口幾次被他那大怪頭給頂到了!我連連叫苦,以爲這下無望了,它就要插進來了!

但阿伯卻不是馬上就插進來,他先反複地頂緊然后又松開了好幾次,好象在逗我玩。

說也奇怪,這將進未進的逗弄反而增加了我下身不自禁的渴欲,它那熱乎乎的灼熱感讓我全身也好象被點燃了起來,驅使我經不住想懇求他把那根東西插進來,烘干我潮濕的心、燃燒我滴水的情!

(老公,我不行了!他那東西已經找到了禁地的入口,我那地方已經不由我自主了,我護不住了,你原諒我吧!)我在心底對老公忏悔。

突然,那大怪頭又一次頂住我的肉唇不動,然后再輕輕地研磨著我肉洞旁的地帶,一下接一下……討厭!研呀……研得我禁不住想要迎接它進來。我緊咬著下唇,強制自己想要扭動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聲音。

阿伯似乎看穿了的我心事,得意地說:“呵呵……夫人,你真是口不對心,想要了是嗎?好啊,騷婊子,老公給你動真格來啰!”說完之后,他就慢慢地降低屁股往我壓來,將肉棒推進來了。


(肉……肉唇給撐開來了!噢!那大怪頭它……它……它好大啊,撐開入口了!啊……好熱!)

“啊……不能這樣!不要這樣!”我作出最后的請求。他這一進來,我已覺得自己乏力難抗了。

“嘿嘿!夫人,你兒子都這麽大了,還怕羞?像你這麽淫蕩,我就不相信你在外面沒有其它男人。嘿嘿!”

我希望他發善心,於是盡力平靜地說:“我……我除了丈夫以外,真的沒有跟其它男人做……做……這事……”可我說到這里又說不下去了。

阿伯聽了反而興奮,奸笑著說:“嘿嘿!是這樣嗎?呵呵,那我可要用我的大雞巴來代你丈夫獎勵你了!我得盡力服務你一下才行。哼哼!”

““老伯伯”,你行行好,放過我,我不會對別人說你……這樣對我的。”

我不無難過地說。

“呵呵……“夫人”,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聽我的,我當然也不會說你和我這老頭子今年今月今日一起在雜物房的地板上交配的事啊!呵呵!”阿伯他竟狡猾地反咬一口。

無賴!無賴!我無話可說了,只任由他努力地一下一下將粗大的淫具往我下體插進。那逐漸漲滿的快感不可否認已把我給征服了,往下除了呻吟外,我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麽了。

他緊緊壓著我,一送一抽,連綿不斷地用力干著男人原始的抽插運動。他還不忘誘發我說:““夫人”,你真是個淫貨,這麽棒的身材只給你老公一個人享用實在太浪費了!呵呵……你看,我來給他幫忙看管看管不是挺好麽?”

說完,他故意著力地頂送了幾下,使得我們的交合處發出幾下“唧唧”聲,而這微小的“唧唧”聲在這狹小的雜物房里便成爲巨響,在我聽來更是刺激和刺耳!

阿伯又接著說:“聽見了嗎?“夫人”,你說是不是啊?哈!”

說實話,我已被插得身心癱軟、遍體酥麻,陣陣欲潮洶湧而至了。心靈上、肉體上都只想他更狠狠地干,讓我快點解脫!

光這麽想,陰道就不禁緊張地收縮了幾下,老家夥一邊抽插一邊得意地問:“哎喲!緊死了!緊死了!孩子都生了,怎麽那小洞洞還這麽緊啊?還會夾男人的雞巴!哈!夾得我都快要不行了。”

阿伯越干越用力,干了一陣就叫我翻過身,他命令說:“趴著,用手撐著地板,但只可單膝跪著。”

“你……你想怎樣?”我羞澀地問。

阿伯十分得意地說:“我要和你像路邊的野狗般交配,我要從后邊狠狠地干你,好不好啊?哈哈!”

他說完后便摟住了我的腰,另一手將我擡起的腳向外提起,我就像一只母狗的模樣,給他這只老癞皮狗從后面插進來,如路邊交配的狗只一樣了。真惡心!

但……但感覺又很刺激嘛!

這樣給干了一會,我已完全出於順從地配合,不知怎地,我忽然想起那些A片里有一套劇是講女主角的老公出差在外,她善良可愛,但就因爲純真而被鄰居一個獨居的老頭騙奸了。

后來,那老頭還招來其它的男鄰居來輪奸她,女主角從此就成爲附近街道的公妻。我……我可不要變成她那樣的結果!

阿伯從后插了我好一會,又把我的腳放下,干脆讓我四腳爬爬的趴著,他幾乎整個人伏在我背上,正像快要完事的公狗,爲急著完事而狼狽地擺動屁股使勁地插。

“再夾緊點!淫貨,用力夾!”他命令著,我也不知怎的竟意會地使陰道的肌肉繃緊。這一來可激動死我了,阿伯那肉棒哪里能夾得緊,一用力收緊它就似乎越漲越大,再給它一抽一拉,帶來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簡直要讓我昏死過去!

阿伯他呢,看上去好象也很受用,手掌連連用力抓緊我屁股,並不斷低聲哼叫:“噢!噢!騷貨!夾死老子了!噢!”我兩邊屁股都給他掐得現出紅紅的手印。

從這刻開始,我便覺得他每次頂送時都會更進來一些,我下面都快給他頂破了!快!再快!噢……癢死我了!下身那股浪潮已咄咄迫近,我終於呻吟起來:“啊……哎……啊……”

給男人這樣干著,雖然A片里看過很多,但我怎會想到今天真的給一個男人弄起來時竟這般受用?而這男人卻不是自己的丈夫!

迷亂不已時,我赫然發現旁邊不遠的地方有塊長寬約兩尺余的方型鏡子,斜倚在一個木櫃前,那鏡面竟端端正正的反映著我和阿伯這時的動作!

噢!羞死人了!看著阿伯從后按著我的屁股,粗腰又快又狠地向前向后運動著,將他的雞巴不停地在我肉洞中抽拉,我則俯伏在他身下,乖乖的任由他干弄。

被他這樣抽插了百多下后,他幾乎是伏在我背上了,兩手抓緊我的小腰作支點,兩條跪在地上的毛腿不停地搖晃,腰肢使勁地前后擺動。

最……最羞人的,還有……還有他那根在我股間送進抽出的粗大東西,這時從鏡里看去,那根東西好象是直刺刺地戳入我身體的一把刀。

我看著它一下下地宰割著自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和這個醜陋阿伯像街上的狗只般野合在一起,這一切好象是在看著一出由我自己主演的A級電影!

那阿伯真是可惡!一會是又急又快的頂送,一會是又狠又深的抽拉,還一邊捏我兩只奶子、用口咬我嫩滑的肩頭,真是弄得我又癢又痛,耳際不時聽到他肚脯拍打我屁股的清晰刘涛整容前后照片、明快的聲響。

(這不都是影片里女優的遭遇嗎?啊……這份感覺我要怎樣形容?對不起!

老公,人家渾身上下都給這淫棍給糟蹋了!)

“呀……呀……”他快頂死我了,一下下都好象要頂進子宮里去似的,我就快暈厥過去了!而他正開始加快速度,緊接著是一味地用密集式而短促的抽送動作,灼熱的大怪頭刮得我那里既是漲痛又是舒服,既是爽快又是難受!

“哦……哦……呀啊……啊啊……呀啊……啊!!!!”我瘋掉了吧?怎麽自己竟會發出像影片里的那些女優這麽專業和投入的叫聲了!這是在取悅自己還是在取悅那阿伯?

這時候他抽動的頻率很快,但是沒有把淫具抽出來多少,只是勐地往里送,龜頭一下下地戳動我的子宮口,好象它要撞到里面去。

這幾十下要命的觸碰,弄得我死去活來,幾乎不間斷的巨大刺激由子宮直傳到腦際,我整個人輕飄飄的如飛翔在太空中。

(他真的要插到我子宮去嗎?啊!他真能插進去嗎?如果插進去,那……那是什麽滋味呢?從不知道男人那東西竟能讓人有這麽欲仙欲死的滋味啊!全身的敏感神經是不是都全部集中到下身去了?怎麽完全沒有了其它的意識?……)

恍惚中,我是一只需要不停與男人性交、渴求他用淫具插弄的生物。

一陣激烈的舒服信號,由下身開始漫延了全身每處神經線。那是不常有的高潮感覺,但爲什麽我和其它男人做時,它會來得這麽快?

我的頭也發麻了,滿足感取代了一切,以至於……以至於沒有留心那阿伯正在急切而有目的地將我全部占有。

無意識間,阿伯突然一下將陽具用力盡根的插了進來,並把我用力地摟得緊緊的,屁股好象發狂地頓了七、八下吧!我感到那大怪頭頂著我的子宮口研磨了七、八下后,馬上抖顫了好幾下,阿伯也跟著全身顫抖。

(啊!他要射精了,他要把精液直接射到我子宮去!啊……不,不要!今天是排卵期,他會讓我懷孕的!不能這樣,我已經給老公戴上綠帽子了,不能再懷上其它男人的孩子!)

我心里一陣恐慌,但隨即感到一股熱流瞬間激注入我下體深處,熱辣辣的灼痛擴散至整個子宮。

那感覺就像是你往熱水浴池里跳,先是像給暖燙了一下后,熱力漸漸傳遞擴散開來,全身頓時溫暖舒適!那種無以名之的滿足,帶動著一種原始激蕩和快慰,歡快地向整個人襲來了。

“啊---”我只知道最后輕唿了一聲便軟下身子爽昏過去!失去知覺前,背上傳來阿伯如釋重負的牛喘聲,還有雙乳給他掐緊的麻痛感。

也不知什麽時候,一陣涼意讓我清醒了過來,看到來自窗外的一道亮光,正照著我淫亂濡濕的下身。

旁邊一角,那阿伯在穿著衣服並打量著我的裸體,我有所醒覺地連忙抓過身邊散落的衣服趕快穿上,這時,阿伯已將那木門拉開,一陣涼風馬上讓我完全清醒。

奇怪了!剛才還是“嘩啦嘩啦”的下著大雨,怎麽現在天空竟下起白花花的雪來了?也想不得那麽多,我低著頭揪緊還未扣上的衣襟,尴尬地走出雜物房。

阿伯隨后跟來,我於是快步走到大門前,這時他從背后趕了上來,一下又把我摟著,他雙手再次侵襲我的敏感部位。

我鼓起勇氣說:“請你放開我!”阿伯反而加大了手勁,並附在我耳邊說:““夫人”,什麽時候有空就過來避雨吧!我的雞巴在等著你!”我一聽,心里一慌,不知怎的來了力氣掙脫了他,不顧一切地推門出去。

門外雪花遍地,但我看到的是一片不潔的白色!我擡頭一看,不遠的路上,有個人拿著雨傘快步走來,我定神一看,太好了!老公終於來了。可是……老公你也來晚了!

我鼓起勇氣向他揮手:“老公!我在這里!”

老公一路走一邊說:“我來晚了,對不起!有沒有冷著?”

我心里有點著慌,連忙回答:“沒有,什麽都沒有……”

爲免他知道我曾經在這家逗留,我便想走上前去迎他,誰知地上下了雪后夠滑熘的,我的高跟鞋在那地上站不穩,就地一滑,竟然摔倒在地上,而且是兩腿大張把裙子撐開的那種。醜死了!

“親愛的,你……你怎麽……?”老公這時吃驚地問道。

糟!我…我剛才慌亂亂地匆匆穿上衣服,卻沒有想到向那阿伯討回內褲,這時全曝光了!我一時呆先锋影视资源青青草在當場。

老公語氣關切,緊張地問道:“你怎麽會不穿內褲就……”

“我……我……”我無言以對。

我怎麽會不穿內褲?那當然只有我自己和那躲在木門后面一邊嗅著我那小內褲、一邊奸笑的阿伯才知道了,但我又怎麽對他說呢!

(全文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