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獸欲之母娘淩辱 [5女明星美臀图片/5]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獸欲之母娘淩辱 [5女明星美臀图片/5]
伍章
發泄了獸欲的方志文並不急著解開母親的綁縛,他看了看母親充血的乳房,用手捏了兩下,李巧華也無力拒絕,依然維持著姿勢任由兒子玩弄,只是喉嚨裡發出低低的含糊不清的呻吟。乳房的鼓脹感在兒子的捏弄下更強烈的刺激著李巧華的神經末梢,只是李巧華現在因為綁縛,也因為數次高潮的關系而無力作出相應的反應。

“好了,差不多也該讓母狗放奶了,不然對身體不好……”方志文壞笑著將新的保鮮袋套入吸塵器,“這個可要仔細點,漏出來可不好……”仔細套好塑料袋之後,方志文小心地捏住奶頭的根部,防止奶水提前溢出,用力捏緊之後,這才用另外一只手拿起剪刀,剪斷了綁住奶頭的線圈,然後馬上將吸塵器的管子套在奶頭上。松開奶頭之後,很快的一滴滴乳黃色透明的奶水開始分泌了出來,奶頭也隨著線圈的解開變得更大更長。開動了吸塵器的開關,管子立刻緊緊地吸附在乳暈周圍,將奶頭完全籠罩進去。

方志文看到李巧華不斷地發出嘶啞的呻吟,知道她開始出奶了,便有意識的捏著乳房,從根部往奶頭不斷地擠壓著。吸塵器的開關也開到最大了,李巧華只覺得充滿著乳房的鼓脹感終於找到了出路,不停地往外宣泄著,她不斷地試圖挺胸讓奶水宣泄得更快一點,卻帶動著繩索不斷地磨擦著自己已經敏感過頭的陰蒂。

李巧華渾然不覺的呻吟著,下面的騷屄裡面由於奶水的宣泄帶來的快感,也同時再次的濕潤起來。
五分鐘很快過去了,當方志文感覺乳房捏上去沒有剛才那麼結實之後,他松開了幫助母親出奶的手,將吸塵器開關關掉之後,管子才慢慢地脫落,只見被吸附過的乳暈周圍一圈腫脹的雪白乳肉已經變得血紅,奶頭更是不堪,被吸的又腫又大,尾指長短大小的樣子軟軟地耷拉著,整個乳房也軟綿綿地垂下,但卻是比之前碩大了不少。

方志文打開了吸塵器的蓋子,取出保鮮袋,他大吃一驚,經過催乳藥的二次催發,一只乳房的奶水量居然就已經灌滿了一個保鮮袋。他將保鮮袋的奶水倒在杯中之後,重新裝入,對著另外一個乳房也同樣作為。李巧華感覺自己的另外一個乳房上也產生了巨大的吸引力,一時之間的快感讓李巧華沈浸在排乳的興奮之中,卻沒感覺到下面的尿孔也開始淅淅瀝瀝的漏出尿水來,將床單都浸濕了。
看著母親因為被玩弄到了極點而不自覺地失禁,方志文心中不由升起一種滿足感。同時也決定用更多的方式讓母親習慣被自己調教或者說是習慣自己的淫蕩本性。一邊想著,方志文一邊解開了已經完成排乳過程的母親手腳上的綁縛。
支撐自己保持那種羞恥姿勢繩索一被解開,李巧華再也堅持不住地癱軟在床上,嗚嗚地哭了起來。身體被刻下兒子的痕跡,所有的肉洞都已經被兒子享受過了,然後又以那種羞恥的姿勢讓兒子進行了虐待,並且在兒子面前排泄、排乳,自己還舒服的呻吟,更是在兒子面前達到多次的高潮,李巧華的淚水隨著思緒而流了下來。

“怎麼了?還沒舒服夠麼?還要我繼續替你灌腸還是排乳?”方志文一邊撫摸著洞開的騷屄,一邊捏著乳房問道。
“不……不要了……母狗……母比基尼电影国产狗受不了了……求求你……讓母狗休息一下……”
李巧華害怕地看著兒子,拼命地搖頭。“母狗會很聽話的……求求你不要灌腸……
不要再讓母狗出奶水了……奶子會壞掉的……”說著,討好地掙扎著要含入兒子半軟的肉棒。

方志文看著母親巨大的乳房因為排乳完畢而快垂到了肚臍,下面的騷屄由於過度的玩弄,嫩肉都腫脹了起來卻還在流水,知道不讓她休息一下是不成了,玩壞了的話就沒得玩了。“好了,去洗個澡吧。等下睡會兒,晚上還要一起去劉律師家呢。到時候聽話點!”硬生生將李巧華勉強拉了起來,去浴室用溫水將她渾身上下衝洗干淨。出來的時候方志文將李巧華帶到自己房間,給她戴上狗用特大號頸圈,鎖在自己的鐵床邊上後,這才讓母親含著自己的肉棒安然入睡。
一覺睡到黃昏的時候,方志文起來的時候感覺自己開始腰膝酸軟,過度強烈的性生活讓方志文也開始有點不適了。他抽出勃起的肉棒,叫醒了母親:“起來去把你房間收拾一下,等下出去吃飯,然後晚上去律師那兒聽遺囑。”父親亡故的悲痛隨著性欲的發泄而逐漸淡忘,在這個物欲橫流的世界裡金錢和權力卻代表了大多數的東西。方志文暗暗的想著。學校和家庭的生活都是如此,母親不就是
屈服在了遺產的威力之下麼……

方志文走到浴室,開了熱水衝洗著身體。年輕健壯的身體在得到發泄之後,感覺渾身的肌肉充滿了力氣,加上睡了一覺恢復了不少。洗干淨之後,方志文又將胡子光了一下,摸著光滑的下巴,感覺自己好像突然之間長大了,以後父親所留下來的東西應該都是自己的了,怎樣去讓這些東西為自己產生更大的便利?方志文信心百倍。夢裡好像見到了父親……他跟自己說了什麼?記不得了……算了,
不想了……

直到聽到母親走動的聲音驚醒了一下,方志文這才從思考中醒了過來。今天晚上就先讓母親嘗試一下野外露出的感覺好了。方志文的嘴角劃出一道弧度。
李巧華硬撐著將自己那充滿淫騷氣味的房間重新整理了一下,順便將床單放到了浴室,沾滿淫液和黃褐色排泄物的席夢思也推到了床邊。走到梳妝台突然看見自己身體上綁縛的東西,苦笑了一下,卻也不敢隨便就解開,免得將兒子激怒。

只好忍受著性感帶摩擦帶給她的快感坐在了梳妝台前進行裝扮。稍微畫了一點淡妝,臉稍微有點腫,但是在粉裝的遮掩下好了很多,不仔細看卻是看不出來的。
方志文走了進來,從背後抱住了母親,雙手自然而然地撫摸到了乳頭被捆綁起來的乳房上面。“很漂亮……今天晚上的衣服等下我來幫你選……”方志文在母親的耳邊呢喃。李巧華卻被撫摸得渾身發軟,剛被強迫壓下去的性欲,隨著兒子的撫摸挑逗又高漲了起來。

“不要……不要鬧……馬上要出去呢……有正事……”李巧華寵溺的將兒子的手掌按在自己的乳房上緩緩搓揉,話也沒說話便轉過頭去與兒子口舌相交。方志文的舌頭在李巧華的口腔中不斷地攪動,挑逗的李巧華感覺自己的子宮又開始發熱了,淫水順著大腿流了下來,沾濕了墊子。

“好吧……今天晚上就穿這件好了……”方志文看著母親又動情了,壞笑著離開了母親的口舌糾纏,從衣櫥中拿出了一件皮衣和絲襪。“裡面不許穿內衣,也不許把繩子解開,下面穿了絲襪的話……最多再讓你穿條超短裙了……”李巧華聽話的點點頭,真的什麼內衣都不穿直接裡面穿了一件低腰露臍的小背心,將兩只被捆綁起來的巨乳包的緊緊的,凸現出兩只巨大的掛著銀環奶頭。奶頭清晰的印在小背心上,隱隱約約的感覺卻讓方志文感到更加的誘人,忍不住便抓住了乳房開始了搓揉。

“果然是騷母狗,不管穿什麼衣服都是這麼誘人……”方志文一邊搓揉乳房一邊淫笑著說道。
“啊啊……奶子被摸得好舒服……騷母狗永遠都是主人的……永遠都聽主人的話……”被搓揉著乳房的李巧華媚眼如絲地看著方志文,剛才的那種奇怪的玩法讓李巧華感覺又痛苦又舒服,現在被搓揉乳房的李巧華期盼著再次的滿足。
“騷屄又開始發癢了啊……來,大腿分開,給你個玩具……”李巧華聽著,不敢反抗,乖乖地分開了大腿,以為兒子又要將震動器插入。方志文取出兩個無線跳彈,蹲了下來,將跳彈隨著淫水塞入了李巧華的騷屄裡面。
“這個……沒有線……怎麼拿出來啊……”李巧華疑惑地問道,塞進去容易,可視區出來的話光靠騷屄用力可是根本無法取出的。

“取不出來的話就一直放在裡面好了……反正這種東西也是要放到子宮裡面才好玩的……”方志文一邊說著,一邊用狼牙震動器塞入,將跳蛋頂到了騷屄的最深處。直到頂到子宮口,方志文才將震動器放開。然後將另外一個跳蛋塞入了李巧華的肛門洞。“這個東西是用來隨時滿足你的……不過你也要小心哦……不要在大庭廣眾下高潮了……那樣就太丟人了……”同樣的用震動器頂著跳蛋進入了直腸之後,方志文這才重新將震動器塞入李巧華的騷屄。然後示意母親穿上連褲襪,用手將連褲襪用力往上拉,固定住震動器。這才讓母親把裙子穿上。

李巧華不適地扭動著胯部,尤其是當方志文嘗試性地開了一下跳彈的開關,子宮口和直腸深處傳來的強烈刺激感讓她的騷屄一下子就濕潤了,洞開的騷屄口完全無法阻止淫水的流出,很快就在褲襪上形成了一灘水漬。
方志文滿意地看著李巧華滿臉通紅的反應,知道這樣就應該差不多了。然後撥通了劉偉的電話,與他約定1個小時後的七點半在半山別墅碰面。

方志文帶著李巧華來到經常外出用餐的德欣酒樓,要了一個雅間。一路上方志文只是將跳彈開最弱的震動檔,第一次嘗試的李巧華便已經快忍受不住了,一邊勾住方志文的胳臂,巨乳不斷地挨擦著,一邊咬牙死死地忍受著快感一波波的侵襲,做出平常的樣子,還要抵御周遭人群奇異、驚訝、羨艷、鄙視的目光。

就在李巧華感覺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方志文終於將她帶入到了飯店的雅間。
剛一坐下,李巧華就感覺跳彈和震動器的頻率加快,她再也忍受不住,一聲低低的呻吟,身體繃直,一股熱熱的暖流從子宮內噴湧而出,沿著大腿不斷地流下。
方志文看著母親的反應,知道她是已經到達最頂端的高潮了,母親身體如此敏感卻是方志文所沒有想到的。他掀起台布,側身看去,只見短裙之下的絲襪已經被淫水浸濕了,很明顯的一道痕跡隨著大腿的內側綿延而下。方志文伸手探入母親的裙底,握住震動器的底端搖了兩下,惹得李巧華嬌喘不已。

“不要……不要在這裡……不要再挑逗母狗了……”李巧華喘息著按住方志文做壞的手,低低的哀求著,“馬上有人來……會看見的……回家母狗再讓……
再讓主人享受……“高潮的余韻依然在侵襲著李巧華,一陣陣的淫水愛液也並沒有因為剛高潮過而停止溢出。李巧華感覺乳房又開始鼓脹了,剛才還軟綿綿的乳房現在卻開始慢慢地猶如充氣娃娃般的結實挺拔起來,奶頭也開始挺立,在小背心的包裹下顯得更加突出,這讓李巧華盡管感覺很熱卻也不敢將外套脫下。

就在方志文忍不住要去撫摸乳房的時候,女服務生捧著一本菜譜走了進來。
她奇怪地看著這一男一女的表情,女的明顯年紀較大,雖然穿著皮衣短裙,時尚地露出深深的乳溝和光潔纖細的腰身,這時候卻滿臉紅潮,低頭不敢見人。
男人卻年輕很多,也不像一般老總小蜜的齷磋男人。要說兩人情侶關系,眉目之間卻十分相似,要說母子關系,兩人之間曖昧情調卻是十分的耐人尋味。女服務生正在胡思亂想著,卻聽到方志文要菜的聲音。
方志文也覺得這個服務生比較奇怪,照道理說大飯店的服務生都是見過大場面的,不會為了這種曖昧情調而亂了方寸,只是這個服務生進來後將菜單交與自己後卻愣愣地看著兩人,也不知道想些什麼。“點菜了!”方志文忍不住大聲提醒著。李巧華也愕然擡起了頭,不知道兒子那麼大聲干嗎,突然接觸到服務生那奇怪詭異的眼神,李巧華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又將頭低垂了下去。

“哦哦……您是要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對麼?”女服務生被驚醒後手忙腳亂地掩飾了一番,然後確認著方志文點的菜。“您要酒麼?我們這兒有波多黎各89年純,vxop76年純等等,您看您需要干紅還是干白?”“算了,晚上還有事情,就上這點吧,弄點椰奶就好了。”方志文一邊點菜,一邊來回撫摸著李巧華濕潤的大腿內側。等到服務生離開的時候,方志文的手掌已經靠近了大腿根部。
李巧華生怕服務生看出些什麼,也不敢太大動作地阻止方志文手掌的上移。

“這些菜可都是滋陰補虛的……母狗消耗了那麼多體力,多吃點,等下不要沒有力氣哦……”方志文一邊在台下撫摸著母親穿著絲襪的豐腴大腿,享受美好的手感,一邊湊仔母親耳邊輕聲說道。他輕輕地撥弄著震動器,感受震動器在騷屄內的震動,聽著李巧華強忍著發出低低的呻吟,趁著服務生離開的時候也加大了撥弄的幅度。

李巧華無暇去看服務生是否還在了,自己下體傳到大腦神經的快感已經淹沒了正常的理智,唯一還可以保持清醒的就是提醒自己不能發出太大的浪叫,但是兩個洞穴內的跳彈強烈的震動還是讓李巧華欲火高漲。
“來,用你的嘴巴替我服侍一下……”方志文輕輕地在母親的耳邊說道,同時卻也毋庸拒絕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攪動李巧華的騷屄。李巧華嬌媚地看了方志文一眼,似乎在責怪他不懂憐香惜玉,然後乖乖地鑽入了台子底下,慢慢地隔著褲子撫摸著已經搭起帳篷的肉棒。


方志文舒服地嘆息了一聲,然後感覺李巧華將自己牛仔褲的拉鏈拉了下來,隔著內褲用舌頭不斷地舔動棒身。口水將內褲濕潤的顯現出肉棒的輪廓,李巧華感覺年輕的肉棒已經勃起到極限之後,拉下了兒子的內褲,用玉手握住巨大的肉棒,另外一只玉手則溫柔的托住兒子的垂下的肉袋。舌頭仔細地舔舐著肉袋,一股男人特有的腥味傳入李巧華的嗅覺神經,這讓李巧華更是興奮。

李巧華為方志文口舌服務的同時,菜肴也一道道的上來了,剛才那個服務生正站在方志文的對面介紹著每一道菜肴的名稱和來歷。可是方志文正在享受的緊要關頭,卻哪兒有心情去聽服務生繁瑣的介紹?“好了,菜差不多了,你也下去吧,需要了我們再叫你。”方志文急吼吼的趕人。女服務生彎腰打了個招呼,轉身離開了包間,心裡卻還在納悶:外面沒有看到女人出來……裡面卻也沒有廁所間……那個女人難道失蹤了?抑或正在台子下面給男人……想到這兒,女服務生為自己的意淫無由來的臉紅了一下,快步地走了。卻不知道她的揣測卻也八九不離十了。

李巧華看著巨大的龜頭,想著剛才肉棒刺入騷屄,就是這個家夥不斷地磨擦著自己騷屄深處瘙癢的嫩肉,讓自己一次次地到達高潮,並且又破了自己的肛門,在排泄孔中讓自己嘗到了另一種奇怪的快感,李巧華便不由自主地興奮了起來,她閉上眼睛,小心地將肉棒吞入自己的嘴唇,來回地套弄著。套弄了幾下之後,李巧華感到方志文脫下了鞋子,腳趾不斷地撥弄著陰蒂上的銀環,時不時地碰到震動器,那做壞的腳趾也隔著褲襪頂住震動器來回撥動。這讓李巧華更是興奮,玉手一邊扶著兒子的大腿,任由兒子的肉棒暴突入自己的喉嚨口,不斷地進行吞咽,一邊則撫摸著自己碩大的乳房,捏住腫脹硬直的奶頭不斷地搓揉。方志文也興奮地挺動腰部,在母親的喉嚨口不斷地頂撞著,總算在快要噴精的時候,方志文想起馬上要去劉偉那兒聽遺囑的事情,卻不能任由自己的精力在半路上浪費,於是抽出了肉棒,拍了拍李巧華的粉頰,讓她起來吃飯。

飯畢後,兩人驅車直往半山別墅而去。半山別墅並不是在半山腰上的別墅,只是別墅群別出心裁地將假山附加於別墅底部,讓人看起來不僅錯落有致,還多了一種說不清的山野風情。總共三層樓的別墅,占地面積卻有普通高層三倍之多,底部巨大的假山林蔭道,山石鋪成幾十節台階,外形裝飾卻習盡古歐美城堡風格,中美結合的和諧感讓人嘆為觀止。假山周圍更有池塘、山石、花園等綠化措施,並不時有人巡邏。車剛進入別墅區大門便有人盤問,並用對講機呼叫認證,真正的保安措施讓方志文嘆服不已。

劉偉通過對講機告訴了方志文自己的所在,並讓專門保安驅車帶他們前往。
坐在車上的李巧華玉手放在大腿當中,緊夾著雙腿不斷地摩擦。方志文看到保安透過反光鏡偷偷地觀察著後面的動靜,於是炫耀地將手放在母親的大腿上來回摩挲。李巧華也感到了保安的目光,被偷窺的羞恥感讓李巧華的身體更加的敏感。

“騷母狗已經無法忍受了麼?等下就讓你快樂哦……”在下車的時候,方志文發現李巧華座過的地方濕潤了一大塊,知道她已經是完全無法忍受這樣的挑逗,將將得快要到達高潮了。在李巧華的耳邊低聲地挑逗了她一句,看著李巧華媚眼如絲的樣子,方志文哈哈笑著帶著母親往別墅門口走去。

“方志文方先生?”劉偉站在門口恭敬地說道,“很高興認識你……”“劉律師?這麼晚還要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方志文與劉偉握了握手,“這位是我的母親,也是方承彥的夫人。今天是聽遺囑,所以她也必須在場。”“哦,幸會幸會。”劉偉和方承彥地接觸從來沒有碰到過他的家人,所以當他剛看到李巧華那動人樣子的時候,也禁不住呆了一下。但是很快便恢復過來,輕輕地與李巧華握了握手。“兩位請進吧。”方志文帶著李巧華隨著劉偉進入了他的家中。看得出劉偉為了裝飾這個別墅也的確花費了一番心思,整個別墅大廳除了樓梯口外,采用淡黃色的主色調噴漆,地上大理石不規則拼湊卻嚴絲合並,看起來有一種奇怪的統一感。中間一條白色熊皮的地毯,熊頭正對著落地窗外。一路走過,方志文粗略看了一下便已被震驚。壁櫥中的花瓶看起來也是年份不小,連電話也是復古的手搖電話機。

“本人比較喜歡復古的東西,讓方先生見笑了。”劉偉看到方志文注目那個電話機,笑笑說道。走到樓梯口,左手虛引,“來,我們樓上說話。”突然李巧華啊了一聲。“怎麼了?方夫人有什麼不適麼?”劉偉關心地問了一聲。“要不要我叫醫生?”“啊……不……不用了,只是想上廁所了……”李巧華感覺騷屄內的震動器頻率又開始加大了,知道兒子加大了開關。不斷傳入李巧華腦海的快感讓她想盡快找個沒人的地方,然後自我發泄一下,不然肯定會在外人面前達到高潮。
“轉彎處就是……方先生,我們先上去好了……”劉偉看著李巧華急匆匆夾緊大腿奔走過去的樣子,微不可查地搖了搖頭。然後帶著方志文往樓上走去。

女人喜欢听什么话李巧華進入了廁所,將門關上之後坐到了馬桶上。急匆匆地將裙子掀起,隔著絲襪摸住震動器開始抽插運動。一邊淫叫著,一邊讓震動器不斷地進出著騷屄,帶著淫水不斷地沾濕著自己的褲襪。抽插了一會兒,李巧華又開始撫摸到自己的陰蒂,快速的搓揉著。絲襪粗糙的觸感摩擦在自己最敏感的部位,讓李巧華雖然感覺很舒服,但是疼痛感還是一絲絲的侵襲著。

“啊啊……騷屄好癢……受不了了……”李巧華將連褲襪褪到膝蓋處,將騷屄完全的暴露出來,由於和遙控器的距離過遠,跳彈以及震動器的活動都慢慢地停止了,這讓李巧華感覺非常失落,她快速地一邊摩擦自己的陰蒂,一邊抽送著震動器,摩擦著自己的嫩肉。

正在李巧華感覺快要到高潮的時候,廁所的門一下子被推開了,一個看上去50多歲,穿著汗衫平腳短褲的老頭子站在了門口。“啊!!!”李巧華發出尖銳的喊叫,性欲也一下子消退了一半。自己最羞恥的樣子被一個不認識的人看到,而且還是在別人的家裡,這讓李巧華有種做賊被抓的感覺。
那老頭子也驚訝了一下,“你是誰?在我家干嘛?”老頭子反手把門關上,厲聲問道。

“我……我是方志文的母親……是你們劉先生請來的客人……”李巧華手忙腳亂地穿著褲襪,一邊急忙解釋著。
“我家少爺的客人?”老頭子看著李巧華汗衫包裹的巨大肉乳和絲襪下光潔暴露的騷屄,暗自吞了一口口水。“我怎麼不知道?看你的瘙樣也不是什麼好人……
還是將你送到警局比較好……”“不要……不要報警……管家……我兒子就在上面,可以證明的……”現在這個樣子被警察帶走的話,遺產就不要想了,自己的老公嚴謹的做派絕對不會把遺產留給一個風騷淫蕩的騷貨的。李巧華只能期待兒子聽到了叫喊下來幫她證明。

“是麼……”管家眼珠一轉,按道理少爺應該下來看看了,可是卻沒有動靜,難道說少爺也縱容我……一念至此,管家面色一正,“你以為我傻瓜阿?放你出去,你跑了少爺怪罪下來,我怎麼辦?還是送去警局比較妥當。”李巧華看到管家的樣子便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了,也不多說,走到管家面前蹲了下來,將管家有些硬起的老肉棒拉了出來,嬌媚地看了他一眼之後,將肉棒含入自己的雙唇,吞吐了起來。管家暗自贊賞這個騷貨果然知情知趣,知道自己的欲望,也罷,滿足了以後再將她交給少爺就是了。

“父親的遺囑可以宣讀了麼?”方志文慢慢啜著新泡的大紅袍,看著桌子對面的劉偉。“急什麼呢?你母親不是還沒有上來麼?”劉偉也斜笑地望著方志文。
“我沒有急啊,我是第一順位繼承人,母親是第二順位繼承人,無論如何遺產都是我的。”方志文晃著茶杯,品著新茶,慢條斯理地說道。

“可是據我所知,小方先生目前年僅16歲,雖然有第一順位繼承人的法規,但是國家也是規定除非你年滿18歲,不然的話可是由監護人先行處理這筆遺產的。
“劉偉耐心地說道,”兩年的時間可是會發生很多事情的,再說我看你母親面帶桃花……“”劉律師不要說虛的了,這些我都知道,如何才能讓我順利繼承到這筆遺產?“方志文放下茶杯,直視劉偉,一字一句地說道。
“好吧,我的條件就是,除了正常的手續費,現金遺產的5%,也就是3000萬。

“劉偉也毫不避諱地回視著,提出了自己的條件。”然後麼……你的母親既然那麼風騷……不介意讓我嘗嘗鮮吧?“方志文臉色紅白變換了幾次,自己的母親好不容易被弄上手……這麼快就要被分享?再說遺產的3000萬啊……真是心疼。
可是如果讓母親得到這6億……後果怎麼樣方志文還真的不敢去想。

“好吧,我也不討價還價,不過我有一個條件,”方志文想了半天,覺得這樣的結果還是能夠接受的,至少比被母親得到的好,2年啊……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必須簽訂一份合約,5年,你作為我的私人律師,為我提供法律援助,當然,費用照舊。”父親所相信的律師,不管人品怎麼樣,至少實力是擺放在那裡的。

“好!成交!”劉偉笑得像個狐狸,方志文怎麼看怎麼覺得不對勁,似乎自己是落入圈套的獵物一般。“要知道,我這樣幫你,只有收取你那麼點好處,我可是吃虧的……”劉偉看著方志文臉色不豫,急忙解釋道,“你父親的遺產除了現金之外,還有一些研究所和慈善公司呢……”“研究所?我怎麼不知道?”方志文連忙問道。

“你當然不知道,這些研究可是很特別的……不然你以為你父親真的會在那種地方工程失事而亡?”劉偉賣了個關子,“既然條件談好了……你先看看遺囑的東西吧。”說著將一份打印的條款推了過來。
6億現金,這沒錯,瑞士銀行的賬戶,一家生物、一家化工、還有一家慈善,這三家公司跟自己知道得也差不多。問題是後面居然還有一個研究所和一所孤兒院掛著,自己怎麼不知道?研究所是掛靠在三菱企業的,實質性內容不明,孤兒院則是在台北。所有遺產的指定者都是自己。後面有父親的簽名還有公證處的蓋章。問題是後面特別備注了一條:如無意外,指定繼承者未成年之前由其監護人托管。
看來父親還是顧念著夫妻之情,意思說只要沒有被抓到把柄的話遺產兩年內是要交給母親的。方志文想到,可惜自己很早就抓住了把柄了呢……

劉偉看到方志文露出得意的笑容,便知道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可以要挾到的,不許點好處,估計錢是無法到手的。“方少爺是不是擔心我會說話不算,反而侵吞你的財產?”看到方志文要說話,劉偉急忙開口。“你可以放心,名義上如果你得到了遺產,但是沒有監護人的監護使用的話,必須兩年之後才能轉帳兌現,而我可以為你提供5年的法律援助,期間費用減免一半,這樣的話你就不必擔心我侵吞你的財產了。當然合約還是要簽的……”想想有個大律師在自己背後幫自己鑽法律的空子,再說對方已經提出費用減免一半,那給他點好處也未免不行,反正那個騷母狗也不過是用來發泄獸欲的……一邊想著,一邊拿過了劉偉遞過來的合約條款,粗略地看了一遍,基本上重點沒什麼問題了之後,方志文這才落筆將合約簽署了。

“方少爺,把柄我想你應該也有了,但是要知道,缺少直接證人的證據可是很容易被法院駁回的。”劉偉珍而重之地將合約放入自己的抽屜之後,這才轉過頭來,微笑著看著方志文。“我這邊有一場更好的好戲,不知道您是不是想看呢?
“簽訂了合約之後的劉偉立刻將稱呼改掉,以少爺稱呼著方志文,也同樣標示著自己和方志文的熱切關系。
“哦?好戲?”方志文戲虐地看著劉偉,期待著他的回答。

“當然,我特地讓管家在6點小息的時候多喝了點水,現在應該差不多了,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現在看正是時候呢!”“這樣啊,那還等什麼,我們下去看戲啊!看看那個騷貨的表現怎麼樣……”方志文會意地笑了起來,被一個憋尿憋
得不行的老頭在廁所裡面看到自己正在自慰……那種情形肯定很有趣吧……
“不用特地下去呢……”劉偉笑著搖了搖頭,你以為我這兒是毫不設防的麼?

“浴室、大廳、客房還有廚房、花園的隱秘部位都裝有高解析的針筒攝像頭呢,500米之內自動調節焦距,絕對高清晰。再說這樣觀看的話也可以錄下來作為呈堂證供,比一般私家偵探拍下來的照片還要直接呢。”“那還是多謝劉律師的幫忙了,只要我拿到遺產,絕對不會虧待了劉律師。”方志文鄭重其事地說道。

“客氣客氣了。一會兒看完之後,我可是還要享受美人呢……方少爺有沒有興趣來場3p?我這兒可是有藥可以助興的哦……”劉偉一邊說著一邊打開了房間內56寸的液晶屏,液晶屏抖動了幾下後恢復了正常,屏幕上立刻顯現出了一幅淫靡的畫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