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做爱小说  »  海日韩色情图片 成人島肆虐美女 [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海日韩色情图片 成人島肆虐美女 [1/3]
清朝康熙年間,南洋一帶的海面上,一艘海船正在狂風巨浪中苦苦掙紮,終於
熬過了風浪。

船艙裡,一名疲憊的大漢向面前的中年夫婦匯報道:「城主,我們總算熬過風
浪了,不過船受損很嚴重,我們必須靠岸修船。」

對面那風華絕代的中年美婦皺眉道:「現在靠岸會不會被鷹爪們追上?」

城主道:「夫人放心,在此茫茫大海上,沒有人能夠追蹤到我們的。想那飛霞
莊主王絕也是老江湖,他一定不會蠢得坐船窮追不捨的。」

旁邊一個青年不滿道:「我到現在還覺得咱們不應該逃,應該狠狠地教訓教訓
那些韃子。」

城主瞪了兒子一眼,道:「那些韃子固然不堪一擊,但那南宮絕老匹夫飛霞莊
高手如雲,此次他跟隨那些韃子一起來抓人,我們能不逃啊。」

城主夫人也應和道:「是呀,孩兒,我們可不能逞一時之快!」

原來這中年男人是中原武林聞名的滄海幽城城主葛雲畋。這滄海幽城是中原武
林道上出名的世家,年前葛雲畋次子葛成朗陪兄嫂行道江湖時,伸手管了一單不平
事,卻不知道那對手竟是鄂親王王子宗顏。

那宗顏出京遊玩,在江南與一書生會詩,文采不及,被那書生做詩羞辱了一番
,於是在大开心26uuu庭廣眾之下讓家奴毆打書生。少不經事的葛成朗與兄嫂一起行道江湖,
路見不平教訓了宗顏一番。

那宗顏乃是鄂親王兒子,憤憤回京後令十三衙門處理。十三衙門不敢怠慢,於
是派遣為其效力的飛霞莊莊主南宮絕跟著宗顏去向滄海幽城尋仇。滄海幽城城主葛
雲畋自知難以抵擋,於是帶領部下家人買舟流亡海外,卻在南洋遇到風暴。

葛雲畋決定道:「好,那就在島上靠岸修理吧。」

************

島西的洋面上,一艘比滄海幽城海船大得多的戰船。船艙裡一個油頭粉面的少
年正在痛罵面前的中年男人:「南宮絕你這個笨蛋,如果抓不到葛家,看我不剝了
你的皮!」

旁邊的一個美貌少婦勸解道:「小王爺,南宮莊主已經盡力了,何況現在也未
必失敗呢。」

南宮絕心裡痛罵:「當時我明明勸你不要出海追擊,你卻一定要追,現在遇到
風浪了又來怨我。嘴上說要追殺葛家,其實還欧美足交影音先锋不是看百花仙子苟蘭卿漂亮,要追人
家?」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來,急忙求饒。

那少年就是鄂親王王子宗顏。上次他被葛成朗教訓時,看見了葛成慵的妻子苟
蘭卿。那苟蘭卿綽號「百花仙子」,美若天仙。他回京後逼迫十三衙門追殺葛家,
一小半固然是為了找葛成朗報仇,一大半倒是想將苟氏搞到手。

這宗顏甚為好色,見到南宮絕及其家人部下後,就被南宮絕的女兒南宮蘭所吸
引,南宮絕於是安排自己的部屬雲棠仙史去勾引宗顏,以避免宗顏的注意力集中在
自己女兒身上。

而雲棠仙史是江湖上出名的女高手,年已四十,但是由於精通採補、駐顏有術
,看起來不過三十左右。

宗顏何曾遇到過這種江湖名女人,很容易就被雲棠仙史勾引上了,這些日子雙
宿雙飛,好不快活。而雲棠仙史說話的份量已經比南宮絕重多了,搞得南宮絕頗為
吃味。還好這雲棠仙史很講義氣,一直在幫南宮絕說話。

這時一名管帶進入了船艙,報告說:「啟稟小王爺,前方有一個大島,能否到
島上修理船隻、補充淡水?」

宗顏點了點頭:」趕快修好船隻,然後繼續追蹤滄海幽城。南宮絕你給我滾出
去,如果這次抓不到葛家,回去後我會狠狠教訓你的!」

宗顏一面說,一面摟住雲棠仙史,在雲棠仙史的身上摸索。雲棠仙史沖南宮絕
使了個眼色,隨即媚笑著坐到宗顏的腿上,任憑宗顏玩弄。

南宮絕退出船艙後想道:「在這茫茫大海上,怎麼可能找到葛家。看來真得用
雲棠仙史的辦法,將自己女兒獻給宗顏,讓宗顏息怒了。」

他回到自己船艙,與妻子商量此事。雍容華貴的南宮夫人皺眉道:「這宗顏乃
是色中餓狼,何況徐陵肯定不同意。」

南宮絕道:「事急從權,管不得了,沒準蘭兒伺候小王爺伺候得好,小王爺還
能給我們入旗籍呢,那時我們的地位身份就完全不同了。不要說他要蘭兒,就是他
要你要何氏,我都認了。徐陵……再說吧!」

南宮夫人瞪了南宮絕一眼,道:「可是蘭兒和徐陵感情很好,蘭兒又是那麼好
強的性子,恐怕很難說服蘭兒。難道……」

南宮絕搖頭道:「不行,雲棠仙史告訴我說,宗顏要了她後,非常喜歡練武女
人的味道,封住蘭兒武功恐怕無法讓宗顏高興。」

咬了咬牙,南宮絕決定道:「今晚你帶著蘭兒去勸小王爺罷手,並懇求他給我
們入籍。如果他要蘭兒而蘭兒不同意,你再制住蘭兒,一定要順著小王爺。只是你
注意自己就行了。」

南宮夫人笑道:「放心了,我的年齡都夠做小王爺的媽媽了,我又不像雲棠仙
史那麼駐顏有術,他不會對我怎麼樣的……」

當夜,宗顏正在自己艙室內變著法子狂操雲棠仙史。雲棠仙史服侍宗顏其實甚
為辛苦,她不敢對宗顏用採補之術,但她雖然駐顏有術,看上不過少婦模樣,畢竟
已經是年過不惑的女人了。而那宗顏不過十八歲,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齡,雲棠仙史
不用採補之術,還真不易應付宗顏的征伐。且宗顏喜好性虐女人,每一次都折騰得
雲棠仙史狼狽不堪,所以雲棠仙史才勸南宮絕將南宮蘭送上,希望減輕自己的壓力


此時雲棠仙史就被折磨得死去活來。宗顏使用一種怪異的淫具,這個淫具是一
個凳子,上面伸出一根木棍,長度可以調節。宗顏將木棍插入雲棠仙史陰道,調長
了木棍的尺寸,捅得雲棠仙史掂起腳尖站著,上身前趴在桌子上,宗顏從後方操雲
棠仙史的屁眼。

雲棠仙史雖然禦男無數,但為了採補,從來都是用前門待客,後門尚是處女地
。頭幾天雲棠仙史用前門伺候宗顏,雖然不敢用採補術,但她畢竟閱人多矣,應付
宗顏年輕的肉棒,仗著內功深厚,固然辛苦卻也能承受的起。怎麼也沒有想到宗顏
竟然要操她屁眼,她又不敢反對,只得橫陳玉體,任由宗顏發威。

************

開始的時候,他們尚在陸上,宗顏帶了幾個親信武士,跟著南宮絕的部屬一起
行動。本來南宮絕不想帶著這幾個礙手礙腳的滿人權貴行動,但是十三衙門命令已
下,南宮絕自然無可奈何。不過他知道這些滿人權貴子弟都是好色之徒,特地安排
自己的夫人帶領子媳、女兒女婿走第一撥,自己陪同宗顏走第二撥,以避免女眷和
宗顏照面。

宗顏哪知南宮夫人在20多年前乃是聞名天下的女俠,兩個媳婦、一個女兒都
是中州一帶出名的美女,只顧著不斷催促南宮絕快些趕路,好抓住當時他驚為天人
的滄海幽城少城主夫人苟蘭卿,並明白告訴南宮絕一定要活擒苟蘭卿。

南宮絕套出原委後,故意擺難處,宗顏於是許諾說,只要南宮絕能夠生擒苟蘭
卿,就收南宮絕一家為自己的包衣奴才。

南宮絕一聽大喜。要知道,被收為包衣奴才就等於是入了旗籍,前程無量。而
自己拚死拚活為十三衙門賣命20多年,不過是十三衙門屬下的走狗,必須整天同
那些悍不畏死的天地會會匪搏命,而且隨便哪個芝麻大點的小官都能將自己罵得狗
血噴頭。

而一旦入了旗籍並托庇於鄂親王王子,至少也能撈個官位,甚至有可能當上侍
衛呢(清朝的侍衛分數種,其中禦前侍衛和三旗侍衛不容許有漢人在內,但其他幾
種侍衛名號經常被賞賜給各級武官,以示親近。而被賞賜了侍衛名號的武官日後自
然更容易飛黃騰達)。於是南宮絕更加急促調派人手。

沒想到事機不秘,被滄海幽城知道了。葛雲畋自知滄海幽城絕對不是飛霞莊對
手,當機立斷拋家棄業,帶領親信部屬和家人買舟出海逃亡。

飛霞莊主南宮絕在武林中的聲望尚勝於葛雲畋,武功也更高明,20多年來更
是搜羅了一大堆武林高手、牛鬼蛇神做部下,那滄海幽城絕非對手。但如果說到對
海事的熟悉,自然比不上世居江北海邊的葛家。趕到連雲港的南宮夫人孔蘭芳首先
發現滄海幽城已成空城,調查到葛家全家逃亡海外後,只得無奈派遣女兒女婿回去
向南宮絕稟報。

南宮絕知道後就打算放棄,他知道在茫茫大海上追蹤熟悉海事的葛家是如何的
困難。他將情況向宗顏匯報,卻被宗顏罵得狗血噴頭,勒令南宮絕陪同自己出海追
殺葛家。在連雲港調派水師時,被宗顏無意見到了南宮蘭,宗顏驚異南宮蘭才貌似
乎不次於苟蘭卿,不禁神魂顛倒,隨即叫來南宮絕找茬大罵他。

南宮絕挨罵後,老奸巨猾的他很快發現原因。為保住女兒,第二天他特地帶屬
下的雲棠仙史去見宗顏,聲稱雲棠仙史擅長按摩,留下雲棠仙史給宗顏消乏。

那雲棠仙史本來就是武林中有名的蕩婦,精通採補駐顏之術,年過半百卻肌色
晶瑩白裡透紅,相貌姣美嬌艷動人,看起來絕對像個不超過三十歲美貌少婦。宗顏
一見就被迷住了,當即留下雲棠仙史侍寢。

雲棠仙史事先得到過南宮絕嚴令,不許她用採補之術對付宗顏。不過她想自己
床第間經驗何等豐富,在男女情事上又手段高明,就是不用採補之術也能輕鬆地將
這個十八歲的小夥子玩得神魂顛倒,所以並無畏懼。

宗顏抱住雲棠仙史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將手探入雲棠仙史衣襟內慢慢撫摸雲棠
仙史那滑若凝脂的肌膚,讚歎道:「陸姐姐的皮膚真好。」

雲棠仙史笑道:「小王爺別笑話我了,我一個老太婆,能好到哪去?」

宗顏突然將雲棠仙史抱起扔在床上,雲棠仙史故作委屈道:「小王爺對人家溫
柔點好……哎……別那麼……啊?」

宗顏不等雲棠仙史話說完,掰開她的玉腿,抓住她華服,撕破褲襠,露出了粉
紅色的褻褲。雲棠仙史一驚,自然雙腿合攏,粉臀一扭避開宗顏的繼續侵犯。

邪火上冒的宗顏甩手就給了雲棠仙史一個耳光,用力分開雲棠仙史雙腿,手就
往裡探。雲棠仙史大怒,提氣要下殺手,突然想起面前少年的身份,只得散去內功
放棄抗拒,忍受面前急色少年的輕薄,此時雲棠仙史已經隱隱預見到未來的日子不
會很舒服了。

宗顏撕爛了雲棠仙史的褲子,露出了雪白修長的大腿,目光一緊,急忙開始自
己脫衣服。雲棠仙史幽怨道:「小王爺怎麼也該讓奴家脫了衣服才是。」

宗顏甩手又給了雲棠仙史一記耳光,道:「我要讓你脫自然會讓你脫。」

雲棠仙史咬了咬櫻唇,只得憤憤閉上嘴。

宗顏脫得赤條條的爬上床,擄下雲棠仙史的褻褲,露出她兩腿之間美麗迷人的
花瓣,舉起雲棠仙史雪白修長的玉腿,將年輕粗壯的惡狠狠地插入了雲棠仙史的身
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