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做爱小说  »  被輪姦的女俠 [2/2欧美色图开心五月天]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被輪姦的女俠 [2/2欧美色图开心五月天]

青子山死死頂住婦人的玉胯,精液填滿了她抽搐的子宮,才滿意地把疲軟的陽具從裡面抽了出來,對一旁早已躍躍欲試的浪蝶趙玉和淫笑道,「這蕩婦這夠味兒。」趙玉和看著床上這位被姦汙得四肢癱軟,釵橫鬢亂的裸體美婦人,那下體零亂的毛叢裡淫蜂剛剛射進去的乳白色的精液正慢慢地流出來,這種淫靡的浪態使得浪蝶一直挺直的大陽具更加脹痛了。

花自憐看見另一個淫賊的大手摸上了自己搭在床沿上那兩條豐潤如玉的大腿,痛苦地閉上了雙眸,夫人知道自己今晚逃脫不了被輪姦的命運了。那淫賊的祿山之爪已經滑上來抓住了自己胸前那兩團圓潤飽滿的雪乳强奸高圆圆小说,由於方才慾火的煎熬,嫣紅的乳頭高高挺立著,豐乳興奮鼓漲得十分結實,花自憐屈辱地感受到淫賊那邪惡的動作,剛想掙紮,浪蝶已經騎了上來。

美婦人迷濛的淚眼中看見浪蝶胯下那根粗大挺直的醜惡東西,精壯虯結的樣子令夫人又羞又惱,「畜生,放開我……」

浪蝶淫笑著大嘴交替吮吸著夫人乳房上那兩顆嫣紅的乳頭,一隻大手伸進她豐潤的大腿裡,手指靈活地探了進去,邊捏弄邊吃吃淫笑道,「開墾得都這麼滑了……」

「淫……嗚…………」花自憐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想要避開他邪惡的手指,剛要嘶叫,紅嫩的小嘴兒便給意猶未盡的淫蜂張嘴吮住,婦人「唔唔」的聲音被淫賊的大嘴吮住櫻唇叫不出來。她雪白的大腿已被浪蝶拖到床沿上用力的扯開,隨即那根粗長火熱的硬物便猛不可當的挺進了花自憐的嫩穴兒裡,夫人長嚎了一聲,被強行姦汙的感覺令她頭腦裡已是一片空洞。

花自憐此時已如待宰的大白羊兒被兩個男人按在床沿上,無助的扭動著自己那雪白豐滿的肉體,浪蝶雙手抓緊了婦人兩條圓潤的大腿,粗大的陽具亢奮得一下便頂進了夫人滑膩膩的甬道盡頭,在女人又一聲慘叫聲裡強行進入了她顫抖的子宮,淫笑道,「浪貨,這麼滑……啊……裡面好緊」淫賊完全頂了進去,貼著夫人兩腿間的恥骨大屁股用力的挺了挺,兩隻祿山之爪撫遍了花自憐宛若少女般光滑嬌嫩的肌膚,成熟美妙的曲線。這才扛起了婦人兩條光滑如羊脂的大腿沒命的聳動起來。這武林中威名遠揚的美貌婦人果然肉香濃郁,令人銷魂。

花自憐體內的春藥藥效遠沒有消退,很快的,她體內的熱情火焰又被挑逗了起來,甬道裡滑膩膩的充滿了愛液。體內的這種變化讓夫人芳心又羞又愧,雪白豐滿的大屁股在男人的挺動下,控制不住的搖晃著,急速的上下迎湊。夫人瘋狂的嬌呼著,珠淚滾滾而下,「啊……啊,畜生……我,啊……一定要殺……啊,啊……了你們」她在羞憤著自己怎麼會不斷的被這兩個淫賊挑起性慾來,偶爾一低頭就可以看見那淫賊胯下粗長的大陽具在自己的小腹下迅速進出著,堅硬熱燙的下下都頂進了自己的子宮裡,無法抵抗的強烈快感使得花自憐這樣端莊自持的美婦人也迅速沈淪下去了。「啊,啊……不……啊」夫人在男人的衝擊下不住驚叫著,已掩飾內心的羞愧和不安,她扭動著雪白的大屁股開始向上自動的迎湊,美眸緊閉,花自憐這位在武林中人眼裡的端麗如仙的美人兒已經完全被淫慾控制了。

浪蝶趙玉和邊聳動邊貪婪的看著這美婦漾起得乳浪臀波,淫笑著罵了一聲,胯下的大肉棒又一下頂進了夫人的子宮裡,看著自己的大寶貝被這美人兒的嫩穴兒整根吞入,快活之極的淫笑道,「你的穴兒真深,把大爺的寶貝全吃進去了,唔……好滑」說著,在花自憐羞憤的慘叫聲中,捧起她雪白的大屁股大起大落的挺動起來,只幹得這位飄花宮宮主驚叫不已,羞憤中那肉體的快感卻更加強烈了,婦人實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下體裡那淫賊粗大的陽具用力的抽插著自己嬌嫩的陰道,自己竟在這極度的羞辱中得到了以前從未嘗到過的銷魂快感。夫人禁不住的淚流滿面,芳心裡暗道,「夫君,妾身已經無法為你保持清白了…………」

一旁觀戰的淫蜂這會兒已把花自憐白嫩嬌美的赤裸上半身抱在懷裡,一雙祿山之爪盡情的在夫人飽滿如羊脂高聳酥胸上玩弄著,那敏感嬌嫩的乳頭在淫賊的手指間已是嫣紅挺立,誘人之極。

花自憐的身子已經徹底向這兩個淫賊屈服了,浪蝶捧著這美人兒的雪白粉臀不住的迎向自己,夫人已陷入欲仙欲死的地步,酥軟在淫蜂的懷裡。淫蜂一邊吮著她的香唇粉舌,與之唇舌交纏著,一邊伸手在夫人胸前那兩隻高聳渾圓的飽滿奶子上揉捏不已。夫人明明知道不可以,但卻無法控制的伸出藕臂勾住淫蜂的脖頸,粉嫩嫩的小香舌兒自動吐進男人的口中任由其吮吸咂弄著。另一隻纖手被浪蝶抓過來在男人來回挺動的濕滑大陽具根部揉弄著,感覺著那硬物在自己體內一進一出的快樂。

浪蝶淫笑著,看見原來艷絕江湖的飄花宮宮主現在在自己的胯下浪叫求饒,男人快活的揉捏著夫人搭在自己雙肩上的雪白光滑的羊脂大腿,大屁股一下下的死命頂動。這美婦平坦光滑的小腹在突突亂跳,大手按下去很有彈性,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在裡面的抽動。

兩人在瘋狂的交合著,慢慢的,花自憐殘存的一點清明也被這無邊的慾火燒得灰飛煙滅了。她這會兒已經徹底成為一個淫蕩嬌美被情慾征服的女人,雪白的大屁股瘋狂的向上聳動著,櫻唇反過來吮咂著淫蜂大嘴裡吐過來的舌頭,瑤鼻裡不住發出「哦,啊」的嬌哼聲。

兩個淫賊見這位武林中著名的美人兒讓自己幹得魂飛魄散,一起瘋狂的淫笑著。淫蜂大手用力的捏揉著夫人胸前那一對尖聳圓潤的豐滿玉乳,大嘴蓋在她的櫻桃小口上,與她唇舌交纏,吮吸著夫人誘人的香甜口脂,將夫人的小嫩舌兒吸進咂出的。浪蝶則雙手捧著花自憐的豐滿大屁股,瘋狂的與她展開新一輪的肉搏戰,胯下粗壯的大肉棒在美婦人兒的嫩穴裡快速抽弄著,滑膩膩的蜜汁從花自憐的甬道裡不斷的流出,已經潤濕了她雪白豐臀下的床單,兩人的小腹由於猛烈的挺送不住相擊而「啪啪」作響。


「啊,啊…………天,啊……呀,啊……」夫人已讓這兩個淫賊姦汙得門戶大開,叉開她雪白的大腿更方便浪蝶的長驅直入,他的瘋狂聳動搞得花自憐死去活來,不斷的發出銷魂蝕骨的浪叫聲。她下體的甬道已讓浪蝶這淫賊粗壯的陽具抽送得火燙敏感,酸麻酥癢的感覺讓她這樣成熟美貌的婦人怎麼受得了,夫人浪叫著豐滿的粉臀上上下下的迎湊,極力配合著浪蝶的猛烈動作。

過了一會兒,浪蝶抱起花自憐的赤裸玉體翻身躺在床上,變成了男下女上的交合姿勢,他淫笑著欣賞著這位美婦騎在自己身上難耐的浪動,感覺到她下體滑膩膩的甬道緊緊的把握住了自己,一起一落間那強烈的刺激,若不是他玩慣了各種各樣的女人,在花自憐這麼銷魂的吞吐下早已一瀉如注了。淫賊躺在床上左右扭動著屁股,大肉棒在花自憐甬道裡的活動弄得這位美婦人粉腮通紅,小嘴裡不住尖叫呻吟著,伸出尖細的小香舌尖兒在浪蝶的嘴裡伸縮不已,胸前那兩隻極富有彈性的玉脂乳球兒壓在浪蝶胸膛上揉弄著,兩隻小手抓緊了男人的雙肩,軟玉溫香的玉體來回蠕動著,浪叫著,「啊……好人兒,給我……啊,啊……快點,啊……」

一旁的淫蜂看得慾火又起,尤其眼前婦人那翹起的上下聳動的大屁股,雪白如羊脂美玉,豐滿圓潤的曲線到腰間便驟然收縮得盈盈一握,誘人無比,這讓淫蜂的心裡不由得泛起了淫邪的念頭。他吃吃淫笑著,兩隻祿山之爪撫摸著夫人挺動的粉臀雪股,雙腿叉開了跪在美婦人的雪白大屁股後,一手扶著那粗大的陽具在花自憐的豐臀細縫裡輕輕蹭著,夫人哪裡知道淫蜂的淫邪念頭,猶在那兒用力聳動吶。

「這浪貨的後庭一定沒有被開過,讓我抹點玉露。」淫蜂淫笑著伸手從一個玉脂瓶裡倒出一些油狀液體塗抹在夫人的粉嫩菊花上,手指在上輕輕揉弄起來,慢慢地擠了進去,「噢,啊…………不,不……哦」花自憐只覺得慾火中羞人的後庭一陣又滑又涼,隨著男人手指的滑入,從未有過的一種異樣的酥癢從後面傳來,這禁不住使得夫人嬌吟起來,雪白大屁股的聳動慢了下來。

浪蝶與淫蜂配合習慣了,吃吃淫笑著吮住了美婦的小香舌兒。沒一會兒,夫人的雪白大屁股又開始扭動了起來,還帶著嬌泣的銷魂呻吟,強烈的春藥已讓花自憐的後庭奇癢難當,僅靠男人的手指怎麼能止得住。

「啊,不行…………啊,癢,癢…………呀」

淫蜂吃吃淫笑著,摟住了夫人的纖細小腰兒,大龜頭頂住了花自憐的後庭菊花,裡裡外外已是滑膩膩的了,所以不用費力,男人屁股一挺,大肉棒便插了進去。花自憐哪裡讓男人的大東西進入過自己的後庭,縱使麻癢難當,那過分的充實漲裂感也使得她從慾火裡一下子清醒過來。

「啊……畜生,不……不,啊……啊」花自憐羞得粉腮暈紅,她生性穩重嫻淑,與夫君閨房情濃時也不過讓夫君親親自己的酥胸玉乳而已,哪能想到這兩個淫賊會連自己的後庭也不放過。菊花穴裡那第一個姦汙自己的淫賊醜惡的大肉棒勢不可擋的完全挺了進來,花自憐這時只想快點死去。

這兩個淫賊卻興奮之極,二人將花自憐夾在中間,淫蜂一手摟著婦人的纖腰一手撫摩著她光滑細嫩的豐臀大腿邪恶总裁的娇宠妻,浪蝶躺在下面握住她胸脯上豐滿亂顫的雪白大奶子,不住的揉捏,兩淫賊的下體一起挺動起來,完全不顧花自憐的慘呼嬌喚,「啊,啊,畜生……你們不得好死,啊…………」「啊……
啊…………」「啊……啊,啊……饒了我吧,啊……」花自憐嬌泣著慘叫著,哪裡還有點武林淑女的樣兒,下體的前後都讓這兩個淫賊塞得滿滿的,兩根粗長的硬物象燒紅的火棍似的在自己的體內敏感的抽弄著,可以感覺到在自己小腹裡兇猛的衝撞,夫人徹底的崩潰了,癱到在浪蝶的身上,任由這兩個淫賊無休止的強暴自己。

「呵,呵…………好舒服,對,夾緊……用力」跪在花自憐身後的淫蜂一邊在夫人緊湊滑膩的後庭菊穴兒裡挺動著,一邊大叫著,他猛的拉起了美婦人的散亂秀髮,使得花自憐雪白赤裸的上身挺起,那對豐滿的奶子雪白粉嫩,顫動起一道道誘人的乳波。兩個淫賊見此妙景,淫性大發,挺動的更加歡了。

花自憐慘叫的已經沒有了力氣,雪白豐滿的肉體無力的軟在浪蝶的身上,春藥的藥性逐漸完全發作了,下體前後兩洞極度的酥麻酸癢讓這位心若死灰的成熟婦人也忍不住的由呻吟逐漸浪叫起來。

「啊,啊,啊……弄死我吧,啊……快點」

「來,給大爺舔舔」浪蝶淫笑著從夫人濕滑滑的嫩穴裡抽出自己的粗大肉棒,起身跪在夫人臉前,花自憐此時已經成跪姿,跪在床上,後面是淫蜂抱著她的纖腰豐臀在菊穴兒裡挺動不已,前面浪蝶沾滿自己蜜汁的大肉棒強行頂開了她的櫻桃小口塞了進去,在夫人的櫻唇裡開始了抽送。受淫慾控制的夫人香舌兒不由自主的在浪蝶的大龜頭上舔弄著,輕掃著男人的敏感處,爽得淫賊頻頻的倒吸涼氣,大叫道,「哦……哦,太好了,哦,十足一淫婦,啊……」淫蜂在花自憐的後庭甬道裡用力頂弄了兩下,淫笑著也湊了上來,夫人這會兒就宛如最下賤的妓女般,赤裸著雪白豐潤的胴體,跪在大床上鮮嫩的小嘴交替吮吸舔弄著面前的兩隻粗大的陽具。

「啊,這淫婦太厲害了……不行了」「我也支持不了……」兩個淫賊在花自憐小嘴的吮弄下幾乎同時叫了起來,浪蝶屁股一挺大龜頭頂進了花自憐的櫻桃小口裡,在那香軟小舌兒的纏捲下激射出來,白濁的精液射進了婦人的喉嚨,弄得夫人一陣咳嗽。旁邊的淫蜂呵呵大叫著,挺直的大陽具一下子又頂進婦人的菊穴兒裡,也同時射了出來。「啊…………」花自憐感覺到後庭裡的火熱,禁不住地嬌喚一聲,豐潤的玉體緊緊地繃住了,在男人的滋潤下,她也同時達到了又一個高潮。

整整一夜,兩個淫賊盡情地玩弄著這個被情慾燃燒著的雪白胴體,淫蜂和浪蝶都是花叢老手,在密制春藥的強力作用下男人們將花自憐這位武林中的嫻淑美婦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給開發了無數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