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做爱小说  »  血奸王者荣耀污图 – 941novel修正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血奸王者荣耀污图 – 941novel修正版
我的母親阿英是個超级猎美高手有點傻傻的女人。
父親在我才三歲時就抛棄了我們母子,另尋新歡去了。
等我長大後,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是什麽回事,可母親居然還一直以爲父親還會回來的呢。

不過話又說回來,母親雖傻,卻有一副迷人的身材,我實在不明白父親怎麽舍得抛下她。每當我和母親說起狗mmm丁香五月這事,她就笑咪咪地看著我,甜甜地笑著,摟著我和我親嘴,說:「爸爸會回來的。」
我總是趁著母親沒穿什麽衣服的時候贊她美麗,然後把她按在床上和她接吻。母親豐滿的奶子頂在胸前,品嘗著她的香唇,那滋味爽極了。
不過母親卻並不是隨便的女人,每次和我親嘴兒,她都拒絕我把舌頭伸進她口內,甚至也不讓我摸她的乳房。當我抱怨時,她就笑著說:「仔仔,你都長那麽大了,還要吃奶奶,羞羞哦┅┅」我很失望。
因爲我是這樣地愛媽媽,她是我心中聖潔的女神。

強烈的愛化作沖天的欲望,每次見到母親,我的陽具就會一直堅挺不下,痛苦深深地折磨著我!暑假的一個午後,我午睡醒來,走去廁所洗臉。
我家的廁所和廚房是連在一起的,這時我看見母親在切菜。母親挽著烏黑發亮的發髻,穿著一條短裙,兩條雪白的大腿幾乎全露在外面,我的心馬上像火燒一樣狂跳起來。
趁著剛睡醒時的糊塗感,我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悄悄脫下內褲,向母親走去。輕輕地,我摟住母親的腰,甜甜地叫聲:「媽!」
「寶貝兒,睡得好麽?」母親說著,回頭和我接吻,然後繼續切菜。

我緊緊地摟著母親,把陰莖在母親柔軟的屁股上面用力摩擦,一陣陣興奮直沖大腦,我的手,也向母親的雙乳摸去。
「別鬧啦。」母親笑著拉開我的手。
「媽,奶好美,我一見奶就忍不住!」
「壞孩子!」母親低下頭,手也不知不覺松開了。

原來只要贊美幾句,母親就會讓我爲所欲爲了!我狂喜,一邊摸母親的乳房,一邊把陽具頂在母親屁股上。
一陣欲仙欲死的快感傳來,我滾熱的精液噴滿母親大腿間。
「哎呀,壞東西,你做什麽!」母親驚叫著,掀起裙子。

我的精液從她的大腿根直流到高跟鞋里,內褲的褲檔都打濕了一大片。
我有點後悔,低頭說:「媽,奶那麽性感,我一抱奶,就忍不住射精了,我幫奶擦擦吧。」我撩起母親的裙子,拿我的內褲幫母親擦去大腿上的精液,另一只手趁機捏著母親肥軟的臀部。
這時我看見母親透明的內褲里烏黑的恥毛,陽具一下又擡起頭來。

我突地站起,摟住母親,急切地說:「媽,奶這麽性感,我不明白爸爸怎麽舍得抛下奶!!!」母親的臉色忽地緩和下來,悠悠地說:「媽也不清楚!」
「媽,讓我看看是不是奶的奶子不夠大!也許爸爸就是因爲這個原因才┅┅」我說著,伸手去解母親的衣扣。
母親有點害羞的樣子,但沒有阻攔,我解開母親的白襯衣,松開她的胸罩,掏出母親的乳房把玩起來。
母親裸著胸,手足無措地站在那里,呆呆地任由我非禮她的雙乳,吸吮著她粉紅色的小奶頭。

「怎麽樣,夠大麽?」
「夠了,」我滿足地說:「不過,奶的屁股不知怎樣。」
「那┅┅」
「我幫奶看看。」
「這不好!」我把母親按在竈台上,掀開她的裙子,把內褲拉到大腿上,母親誘人的私處暴露無遺。我摟著母親的腰,撫摸著她的屁股:「好滑好軟!」我的手滑到母親小穴口:「好多毛毛!」
「呀,不能摸那里。」母親紅著臉站起來。

「好好好,不摸,來蹲下,讓我好好摸摸奶的屁股。」母親像大便一樣蹲在地板上,讓我摸她的淫臀。
「怎麽樣,有問題嗎?」
「嗯,好像沒有。」
「那你爸爲什麽會不喜歡媽媽呢?」母親有點急了。

「嗯,這個嘛┅┅」我沈吟著:「也許,要看看全身,有時一個部份美,不代表全身美,整體美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媽,脫光光讓我看看。」
我摟著母親,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剝光,一尊全裸的活生生的維納斯雕像站在了我面前。也許是害羞吧,母親紅著臉撲到我懷里,嬌嗔地道:「壞蛋,不準亂看!」我渾身顫抖起來,摟著母親赤裸嬌軀。
「媽,和我接吻,我看奶功夫夠不夠,也許爸爸是覺得奶┅┅」
「誰說,媽很會的。」

「光說無用,試一下。」話音剛落,母親的香唇已印在我嘴上,又滑又軟的舌頭像小蛇一樣 進了我口里。「唔┅┅」我爽!
「怎麽樣?」母親紅撲撲的臉,笑著問我,顯然她很有自信。
「很好!」我說,「不過┅┅」
「不過什麽?」

「還有最後一關,媽全身無可挑剔,但不知搞起來舒不舒服?」
「這┅┅」母親很難過的樣子:「也許你爸和媽做愛時沒有快感吧?」
「也許吧,但沒證明過怎麽知道呢?要找出問題的所在,才好下結論,然後尋找解決的方法呀,我也想老爸快點回到媽媽身邊來,寶寶不想看到媽媽傷心的樣子咧!」我一邊說,一邊摸母親的雙乳和陰戶。
母親好像全沒感到,含著淚,摟著我親吻著:「好孩子,真會體貼媽!」
輕輕地,我把母親按倒在地板上:「媽,讓我來檢查一下奶的身體。」

「你要和媽媽搞嗎?」
「是試一下┅┅」
「這不行!」母親紅著臉推開我。
「爲什麽不行?」
「我是你親媽呀,寶寶!」母親看著我,羞澀中帶著慈祥,我更加恨不得馬上搞大她的肚子!「爲什麽親媽就不可以搞?」
「那是亂倫呀!」
「爲什麽亂倫就不行?」
「人家會笑話!」
「我們不說出去誰知道?」
「嗯┅┅」母親有點糊塗了。

「媽,我們去床上干!」我拉著起母親的手,母親抱著廚房的柱子不放。
「媽,奶想不想爸爸回來啦?!」我急道,小弟弟翹起老高。

「這樣子總是不怎麽好┅┅」母親蹲下身子,用手掩著胸。我乾脆把她抱起,向臥室走去。
「 」地一聲,我把母親放在床上,然後壓到她柔軟的胴體上。
「不要啦!」母親柔聲勸說。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摟緊母親就親嘴摸奶,摸得母親兩只奶子高高漲起。
當我摸她陰部時,她害羞地轉過身去趴在床上。

我摟著母親的腰,把手伸到下面去,手指插入她的淫穴,母親的粉臀馬上一跷一跷地動了起來,不停地呻吟,蜜水也流滿我的手指。
「不!不要!」當我把母親抱在腿上,分開她的陰唇,準備插入時,母親再次拒絕了我。

「好吧,」我有點泄氣:「我摸一下好了。」
「真的麽?」
「真的!」
母親這才放心地坐到我大腿上,摟住我的脖子,分開她那誘人的美腿,露出她長滿濃密黑毛的私處。
「騙人是小狗喔!┅┅」母親嬌滴滴地囑咐我,我笑笑沒作聲。
我赤裸裸地坐在床上,母親一絲不挂地坐在我大腿上。

我摟著我的生身母親,品嘗她的淫嘴紅舌,舔她的奶子,捏她的肥臀,撫摸她的生殖器。
一開始,母親還和我親吻,漸漸地,就像一堆泥一樣癱在我懷里,除了呻吟,一動不能動了。

我一松手,母親的白肉肉軟軟地倒在床上,像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豐滿的大腿左右張開,神秘的地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召喚我的插入。
我失去了理智,一頭撲進母親溫暖的懷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屋里,只有我們母子的喘息聲和床的吱吱聲。

我吸吮著母親的肉舌,捏著她飽漲的乳房,插著她的淫穴,母親擡起肥臀,迎合著我的插入。「媽,我干死奶!干干干!呼┅┅」
「心肝,把媽的肚子┅┅搞┅┅搞┅┅搞大┅┅」
「我搞┅┅我搞┅┅搞!」
「插!插!插死媽媽!用┅┅力┅┅插!」我吐出母親的舌,松開她的奶子。

緊緊摟住母親的腰肢,用盡全身力氣,把陰莖深深地、深深地插入母親陰道最深處。房間里突然一片寂靜┅┅可以聽到我在母親陰道里射精的吱吱聲。
「哦┅┅呼┅┅」母親緊閉雙眼,隨著我射精的節奏扭動著┅┅,我帶著愉快的疲倦,躺在床上,母親殷勤地爲我點上一支煙,然後像只小貓咪一樣摟著我偎在我身邊。
「還想不想再搞媽媽一次?」母親擡起頭,甜甜地笑著問,兩只小酒窩動人心弦。我搖搖頭,噴出一口煙。

「可是媽媽的奶漲得好難受嘛┅┅」母親嘟著嘴,像個孩子。
「幫我把雞巴舔大,我就搞奶。」
母親二話不說,輕盈地站起來,坐到我胸口,伏下身子,賣力地吸吮起來。喔!┅┅讓自己的親生母親舔雞巴,真是一種享受。
我摟著母親的腰,親她的屁股,吻她那肥厚的陰唇,像吻少女的嘴唇。
很快,又的小弟弟又像鐵一樣硬了,而母親又再度成了一灘爛泥。

早晨醒來,一睜眼就看見母親只戴著胸罩坐在梳妝台前梳頭。我坐起來,走到母親身後,摸她的屁股,母親馬上把她的淫臀跷起來。我摟著母親的腰,把她的屁股抱離凳子,把我的淫具從後面插入母親的淫穴。
我把母親抱到梳妝台上蹲著,要她分開大腿對著桌上的鏡子。母親鳳眼微合,雙頰紅暈,偷偷瞟著鏡中我的陽具在她毛茸茸的肉穴內出出入入。

「你好壞喔!不要啦!」
「媽,奶好像條騷母狗!」
「才不是啦!」
「那是什麽?」
「媽媽是臭婊子啦!」
「好啊,臭婊子,我是婊子養的!」經過一個月的細心調教,我相信母親已完全變成一只淫獸。
再過一個月,我的親生父親回來了。

現在,我們一家三口父慈母愛子孝,過起了其樂融融的日子,成爲左鄰右舍 慕的榜樣,模範家庭。
爲了感謝我的調教,母親依然做我的情婦。

不用說,父親不在家時,就算父親坐在客廳中看報紙,我也會大模大樣地走進廚房,抱住在忙碌的母親,輕輕叫聲:「臭婊子,我來了!」母親就會乖乖地伏在竈台上,脫下內褲,跷起誘人的粉臀讓我插入。
好興奮哦,我總是比在房間里搞要快一倍射出,留下失神落魄的母親一面切菜一面手淫解欲。

有時母親實在忍不住,就跑出去摟著父親求愛,父親總是說:「噓!┅┅別讓孩子看見!」然後悄悄進房干那事。
父親喜歡在飯後坐在椅子上,由母親爲他按摩上身。有時,我就在後面撩開母親的裙子,撥開她的褲裆,把陽具硬塞進母親的淫穴,直搞得母親兩條大腿上精液橫流,又強忍著不敢作聲。
我很想看看父母做愛,母親於是在和父親做愛時,偷偷把房間開一條縫,我就在門口看著手淫。等父親躺下,母親就借口上廁所,赤裸裸地跑到我的房間來跟我來第二次世界大戰。
有一次我把母親按在牆上捏奶,搞得正歡。也許牆壁的碰碰聲太大了,父親突然在門口叫我,一面摸燈掣,幸好他對我的房間不熟,我和母親才有機會逃散躲起來。
「你媽呢?」父親開了燈後問。

「我哪知道?」我躺在床上打了個呵欠,拉拉被子。
父親熄了燈出去,母親瘋狂地跳起來,甩著兩只大奶子,扭著屁股,沒命地跑回房去:「我回來了。」
「哦!」父親也轉身摸索著回房。

我正在要射精的時候,憋著一肚子火,趁著黑暗,索性沖到父母房內,一把摟住母親,母親嚇得差點昏倒,我不由分說,把母親按倒在床上就搞。睡眼蒙 的父親蹒跚著走近床邊,倒頭又睡。我就在父親身邊奸汙母親,好刺激啊!
「親愛的,奶怎麽啦?」父親問。

「啊,啊┅┅啊,沒,沒什麽,啊!」母親真要昏死過去了。
快射了!父親回過手來摟母親,碰到我的身子,我急忙往後猛縮,全身只有生殖器和母親的生殖器相連。
我抓著母親的腳脖子,用力扯開,然後用力一挺,把我的精液盡數射進母親的子宮里,才把濕漉漉的陰莖從母親陰道里抽出來,悄悄回房。
據母親後來告訴我,我才把陽具從她肉洞洞抽出,父親的手也摸到那里了,好險啊!在我們父子的通力合作下,母親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