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多肉小说  »  淫奴黃小潔 [1/8] – 941novel修正可恶!明明说好忘记你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奴黃小潔 [1/8] – 941novel修正可恶!明明说好忘记你版
黃小倩:二十五歲,黃小潔的妹妹。

黃小潔恢複了知覺。她不願睜開眼睛,因爲她此時正全身赤裸地躺在手術台上。這是婦科使用的手術台,一張寬大的皮椅,兩個支架讓黃小潔擡起了自己的雙腿。雙腿被大角度的分開,露出了黃小潔那沒有一根陰毛遮蔽的陰戶。

陰道還有明顯的疼痛,黃小潔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做處女膜修複手術了。

從嫁給袁曉光以來,幾乎每個月,都要做一次處女膜修複手術。只要是做處女膜修複手術,就意味著,有重要的客人要來,而黃小潔,就是送給客人的最好的禮物。

袁曉光和醫生正在抽煙閑聊,沒有看到黃小潔已經醒來。黃小潔索性繼續閉著眼睛休息,只有在病床上,自己的陰戶才可以到得休息。

不由得,黃小潔想起了自己的過去。她實在是后悔,自己爲什麽會嫁給袁曉光這個畜牲!

袁曉光和醫生沒有理會自己,一個人躺在手術台的黃小潔,思緒回到了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的秋天,只有十六歲的黃小潔,答應了二十二歲的袁曉光的求婚。

當時的袁曉光是知名大學的大學生。這主要是靠著在婦産醫院作院長的老子,袁曉光連中國字都沒識全,就進了一所名牌大學,成了當時熱門的工商管理的大學生。

而黃小潔只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女孩,剛剛進入護士中專。她和妹妹靠著在生産隊當會計的母親的微薄收入,想要在城市立足比登天還難。不過,她擁有一個女人最大的籌碼,那就是俏麗的面孔和魔鬼的身材。一對三十六D的乳房,讓黃小潔進了護校,就被男生偷偷稱作“黃大奶”!

沒有靠山,就意味著沒有前途。黃小潔在一次聯歡會上認識了婦産醫院院長的大公子,袁曉光。袁曉光長著竹竿般的細長個,乍一看如同痨病秧子,黑黝黝的疙瘩臉,讓人怎麽看怎麽都不像是在城里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唯一都顯示自己是知識份子的,也就是一副酒瓶底一般的大眼鏡了。

黃小潔雖然知道攀附富貴的道理,可是內心還是一個清純害羞的小女孩,不好意思主動找袁曉光。

倒是護校的老師,看出了門道,知道袁大公子是要討媳婦的,居然主動撮合了兩人。令這個老師意外的是,本以爲兩人至少也要談幾年戀愛,到了兩人都畢業時在結婚的。沒想到,兩人認識不到半年,就領了結婚證,辦起了結婚典禮。

這要從黃小潔和袁曉光認識的第一百天說起。那一天,袁曉光邀請黃小潔去飯店吃飯,說是要慶祝相識百天。黃小潔自然滿心高興地答應了。

在飯店里,袁曉光的父親,袁苟看到身穿白色連衣長裙的黃小潔,眼睛都直了。直誇兒子找了個好女孩,而他的雙眼一直在黃小潔的胸口轉悠。黃小潔注意到了尴尬處,卻也不好說什麽,只能當作沒看見。

黃小潔不會喝酒,卻被袁苟父子倆不住的勸酒。一頓飯吃完,黃小潔已經天旋地轉,頭重腳輕。被袁曉光攙扶著出了飯店。

進了汽車,袁曉光開車,袁苟和黃小潔坐在后排。車子一發動,黃小潔就開始感到不對勁了。后排的空間足以坐下三個人,可是袁苟卻和自己緊緊地貼在一起。黃小潔想要側身躲開,卻被袁苟一把攔住小蠻腰,摟在自己的懷里。

“袁叔叔,您這是干什麽?”黃小潔還是小女孩,不由地拼命掙紮。兩只腳上的白色高跟皮鞋也掙脫掉了。

“小姑娘不聽話啊,曉光,把繩子拿過來。”袁苟此時已經抓住懷里的黃小潔的兩只手。

袁曉光一句話沒說,把副駕駛座位上的皮包打開,拿出了一卷白色的棉繩。

“叔叔,不要啊!”黃小潔已經喝得醉醺醺,哪里有力氣掙紮。三兩下,自己的雙手就被捆綁在了身后。

袁苟此時把手伸進了黃小潔的裙子里,脫下了她的白色三角內褲。上面還有一塊帶著血迹的衛生巾。

“小姑娘來月經了啊,那干起來更爽。”袁苟如惡魔一般的說著。撕下衛生巾,把內褲卷成一團塞進了黃小潔的嘴里。黃小潔此時只能發出嗚嗚嗚的叫聲。
色哥哥和妹妹综合网
袁苟解開黃小潔胸前的口子,扒開了她的白色紋胸,開始玩弄起她渾圓雪白的兩個肉球。

“嗚嗚……嗚……嗚嗚……”黃小潔在袁苟的懷里不住的扭動掙紮,想要擡起雙腿掙紮,卻讓袁苟鑽了空子,趁機把手伸進裙底,摸到了她裸露的下身。

車子停在了一棟三層小樓前,這里就是袁氏父子所住的豪宅。袁曉光的母親早已經去世,如今就父子倆居住。有一個傭人,每天五點都要下班回家。袁曉光打開了車門。

黃小潔向這個明日和善斯文的男人投來求救的目光,卻只是得到了冷漠的回報。袁苟和袁曉光父子倆架著黃小潔進了下樓。穿著肉色長筒襪的雙腳踩在青石板上,一絲涼意湧上黃小潔的心頭。

黃小潔第一次來到袁曉光的家中。進入一樓的書房,袁苟按動了書桌上的一個按鈕,靠在牆上的書櫃竟然分開,露出了一道門。這里居然還有一個地下室。

黃小潔被帶到了地下室,足有二百平米的空間,擺著各種各樣的刑具,靠牆是鐵欄杆圍成的囚籠。這里簡直就是一個刑房!

黃小潔看得渾身發抖。袁氏父子倆此時已經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黃小潔坐在地上,看到袁曉光下面的男性生殖器。護校開過生理課,即使是沒見過男人陽具的黃小潔,也明白,男人的生殖器絕對沒有這麽小。

袁曉光已經二十二歲,長得又比一般人高大,可是生殖器如同出聲的嬰兒一般,龜頭小的幾乎看不見,兩個睾丸也縮在一起,而且一根陰毛都沒有,白白淨淨的如同剝了皮的雞蛋,和他黝黑粗糙的皮膚完全不成比例。兒子的畸形,老子袁苟的雞巴卻是異常的粗大,如同驢馬的生殖器一般又粗又長,看得黃小潔膽戰心驚。

“求求你,放了我吧!”黃小潔嘴里的內褲被袁曉光取了出來。

“你不是要和我搞物件嗎?我特地帶你來我們家里看看。怎麽樣,這里喜歡嗎?”袁曉光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不……不……快放我出去。”黃小潔不住的哀求。

“咱倆要結婚的話,就得做愛,你也看到了,我的東西沒法用啊!”袁曉光看著自己的小小的小雞雞,悲傷地說著。

“不,一點也不小,放了我吧,我答應你就是。”

“別騙我了,以前和我搞物件的女人,看到我的雞巴,扭頭就走。所以,我一定要留住你……”

“是啊,小潔,你看我兒子的不行。可是我的可夠雄偉啊。你說是不是?”

袁苟走到黃小潔身旁,驕傲地抖了抖自己的陽具。

“是,是很雄偉!”黃小潔嚇得說話都開始結巴了。

“那你想不想要啊?”

“不,不要……”黃小潔拼命地搖頭,卻被袁曉光抓住她的頭發拉了起來。

袁曉光把她拉大地下室的中央,解開了她的繩子,扒光了她的衣服。黃小潔沒有想到看起來病態的袁曉光,居然如此有力氣,自己如同小雞一般的掙紮毫無效果。三兩下,就被扒光了衣物,連腿上的肉色長筒絲襪也被扒了下來。

全身赤裸的黃小潔,站起來想要逃跑,卻被袁曉光一把抓住腳踝,給拉了回來。

袁曉光用一條長筒絲襪,把黃小潔左手的手腕和左腳腳踝牢牢捆在了一起,隨后右手右腳也捆綁在了一起。這樣,黃小潔雖然雙腿分開,可是手腳被束縛在了一起,只能弓著腰趴在地上。袁曉光拿過來幾個皮墊子,塞在黃小潔的腹部下面,使得她不得不擡高了自己的臀部,露出自己的陰戶。

袁苟看到兒子已經完成捆綁,便走到黃小潔的身后,跪在她兩腿間,使她雙腿不能並攏,自然而然地張開了陰戶。

“小潔發育的不錯,下面的陰毛都那麽茂盛了。”袁苟愛撫著黃小潔面對自己的陰戶,滿意地說道。

感到自己的下體被撫摸,黃小潔明白是袁苟在身后,可是自己卻掙紮不開。

只覺得一根粗大的硬物插進了自己的陰道。

“啊——”撕心裂肺的疼痛讓自己幾乎昏厥,可是袁苟劇烈的抽插讓自己的知覺異常敏感。

“救……嗚嗚……”黃小潔擡起頭剛要向面前的袁曉光求救,卻被自己的男友在自己的嘴里塞進了一個紅色的塞口球。皮帶在腦后打結,黃小潔被迫張大了嘴,口水不住地流了下來。而自己的陰道內,也開始本能地留著淫水。

“真是個淫女啊。第一次做愛居然就流出那麽多淫水。這麽快就女儿红女儿娇未删濕滑了。”

袁苟不住地贊歎著,雙手拍打著黃小潔豐滿的臀部,留下了一片片紅色的掌印。

“嗚嗚……嗚嗚……”黃小潔不住地呻吟,劇烈的疼痛過后,伴隨而來的就是無比的快感,雖然是在亂倫,可黃小潔還是本能地感受到了男女之間的歡愉。

兩個豐碩的奶子垂直耷拉著,袁曉光蹲在黃小潔的面前,雙手捏住了她的奶頭。在快感的刺激下,黃小潔的乳頭已經勃起一般的傲然挺立,少女特有的粉紅色,讓袁曉光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性奮。可是內心無論如何渴望,自己的小東西卻仍然是軟綿綿地萎縮著,袁曉光不禁惱怒,雙手開始不住地蹂躏黃小潔的乳房。

“嗚……”黃小潔痛苦地不住哀嚎。

袁曉光雙手使盡了全力,把黃小潔的乳房捏成了各種各樣的形狀。最后,索性用繩子在乳房根部緊緊地捆綁。黃小潔的兩個巨乳被繩子勒成了兩個圓球,由於充血而變成了深紅色,如同熟透的蘋果。看到黃小潔痛苦的表情,袁曉光露出了滿意的殘忍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