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多肉小说  »  淫奴黃小潔 [4/8] – 94侧体人体摄影艺术1novel修正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奴黃小潔 [4/8] – 94侧体人体摄影艺术1novel修正版

黃小潔已經陷入性欲的迷離漩渦,哪里還能顧忌亂倫的羞恥,唯一感到的就是處男的青澀的不熟練的性愛高潮時發出的連珠射精。此時的少婦,把頭扭到一般,閉著眼睛,嘴里發出嗚嗚嗚的歡快的叫聲。

袁偉射完精液,肉棒開始軟綿綿地收縮,回複了原來的狀態。硬不起來了,袁偉只得拔出自己的肉棒,滿意地洗干淨自己的身體。回頭再看自己的媽媽,黃小潔坐在地板上,手上的束縛沒有解開,嘴里的內褲也沒有取出,雙腿張開后,光禿禿地陰唇不斷地吐出白色的粘稠精液。

袁偉解開了母親的束縛,拿著蓮蓬頭爲母親清洗嬌軀。性愛虛脫后,黃小潔四肢無力,只能任由兒子在自己的身體上又捏又摸。袁偉居然用手指撐開黃小潔的陰唇,用蓮蓬頭對準母親的陰道,爲其清洗陰道內殘留的精液。精疲力竭的黃小潔,除了在受到刺激時本能地顫抖一下,什麽也沒法做。

“嗯——呀——”

在兒子的撫弄下,黃小潔居然輕輕地發出歡快的呻吟……第四章與兒子在浴室內亂倫的事情自然無法在丈夫和公公面前隱瞞。袁曉光爲此自然是要給黃小潔懲罰的。

當天晚上,在地下室的刑房之內,黃小潔被捆綁住手腳后,腳踝連接皮制腳鐐,被倒掉在半空。長長的秀發如同瀑布一般倒垂,白皙赤裸布滿汗珠的軀體在燈光下散發著迷人的亮澤。

“啊——啊——”

伴隨著袁曉光手中皮鞭的落下,黃小潔不斷地發出痛苦的喊叫聲。

“你這個賤貨,居然勾引自己的親生兒子。”袁曉光凶狠地說著,手中的皮鞭不斷向黃小潔的臀部和大腿招呼。

“不,不是的,我沒有……”黃小潔被倒吊懸挂著,劇烈的痛苦讓她窒息,不得不用力的求饒。

“還敢說沒有!”袁曉光加大了力度,開始抽打黃小潔的陰戶。沒有了陰毛的保護,陰唇的兩片嫩肉抽打起來更加疼痛,幾鞭子下去,火辣辣的疼痛讓黃小潔連話都說不出來了。很快陰唇都腫了起來。

“求……求求你……住手吧……”黃小潔的聲音微弱了下來。

“還不老實交代!”袁曉光沒有住手,厚厚的鏡片下阻隔的一對死魚眼散發出凶殘的光芒。

“我,我交代,我勾引了兒子……”被如此猛烈的鞭打,黃小潔只得屈打成招。

袁曉光似乎還沒有過瘾,任由黃小潔如何交代,如何求饒,手中的皮鞭始終沒有停下。等到黃小潔被放下來的時候,渾身上下都是瘀青的鞭痕,慘不忍睹。

被袁曉光拉出了地下室的黃小潔,脖子上套著一個黑色的皮制項圈,鐵鏈被袁曉光抓在手里,如同被牽著的母狗一般爬出了地下室。進入客廳,袁偉和爺爺袁苟正在看電視,看到媽媽回來了,袁偉首先迎了上來:“爸,你玩夠了吧。爺爺答應今天把媽媽讓給我玩。把媽媽交給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給你鏈子。”袁曉光笑著把鐵鏈交到兒子手里。

袁偉拉著媽媽,笑著說:“媽媽,跟著我爬上樓去,兒子好好給您上藥!”

黃小潔剛想站起身來,屁股上就挨了一腳,只聽到袁曉光罵道:“賤貨,讓你站起來了嗎!以后在兒子面前,你也是母狗,不然你站,就要向狗一樣四肢著地!”

沒有辦法,黃小潔只能在新生兒子的牽引下,像狗一樣爬上了二樓,爬進了兒子的臥室。

坐在兒子的床上,黃小潔分開雙腿,讓兒子爲自己擦藥。袁偉說是爲母親擦藥,不過是塗了藥膏后在母親的陰戶和大腿內測不停的撫摸。黃小潔明白自己已經淪爲了兒子的性奴,自然是不可以像母親對兒子一般說話了,只得緊咬雙唇,任由兒子在自己的下身吃豆腐。

“媽,該讓我給您屁股擦藥,您在床上翻個身,趴在床上。雙手撐著,翹起屁股,好讓我給您擦藥。”

聽到兒子的命令,黃小潔也沒有多說話,爬起來后,背對著兒子,作出了狗一樣的趴地姿勢,把屁股翹得高高的。

兒子的手開始在自己臀部來回撫摸,受到了快感的襲擊,更有傷口的疼痛,黃小潔幾乎要叫出聲來,可是擔心自己再受到懲罰,只能拼命地閉著嘴,盡量不發出聲音來。

袁偉一邊爲媽媽擦藥,一邊仔細研究起了媽媽的下身來。黃小潔雖然經常做愛,可是袁苟因爲歲數大了,一直沒有精力來玩弄黃小潔的后庭。所以,對於黃小潔來寂寞空姐自己在家如何說,唯一的處女地,沒有被開苞的部位,那就是后庭了。看到褐色的緊閉菊花門,袁偉突然産生了濃厚的興趣。

雖然前一天才有了自己的第一次,可是十三歲的袁偉確實經常和朋友聚在一起看A片。看到片子里日本女優,被人插入后庭時,那痛苦的浪叫聲,袁偉總是異常的性奮。

“這麽窄的小洞,真的可以插入嗎?”袁偉奇怪的想著,心里突然激發起了劇烈的欲望。

“偉偉,你這是干什麽?”突然感到自己的屁眼被手指輕輕地捅了一下,黃小潔恐懼地劇烈顫抖一下,不禁問了一句,心里突然感到無比的恐懼。

“沒什麽,沒什麽,只是不小碰到的。”袁偉一邊說著,一邊悄悄地拿出了一卷白色的繩子。

黃小潔剛剛感到放下心來,袁偉已經從后面抱住了她。隨后,黃小潔的雙手在身前被兒子用繩子緊緊地捆綁在了一起。接著,沒等黃小潔說什麽,袁偉又用繩子把母親的雙手捆在了床頭的欄杆上。黃小潔此時已經站不起來,只能趴在床上,把屁股擡高。趁著黃小潔沒有反應過來,袁偉已經跪在她的身后兩腿之間,使得她無法並攏雙腿。

“偉偉,你這是干什麽?快放開媽媽呀!”黃小潔感到有些不對,不禁輕聲哀求起來。

“媽,我這是要好好疼你啊!”袁偉把雙手放在黃小潔翹臀的兩片肥肉上,口氣開始變得淫邪殘忍。

黃小潔的肛門本能地收縮一下,那是有一根硬硬地東西觸到了屁眼!黃小潔恐懼地扭動身體,可是袁偉的左手牢牢地按住了她的屁股。袁偉的右手伸出了食指,看看探索著母親的后庭。指尖已經慢慢地插進了菊花穴。

“不,不行……偉偉,快住手,那里不可以!”黃小潔急得大叫,可是身體卻無法掙紮。

袁偉已經把食指插了進去。黃小潔的屁眼還沒有被干過,自然是狹窄無比,這讓袁偉的手指感受到了巨大的阻力,也讓袁偉激發出了劇烈的性奮感。而對於黃小潔來說,肛門傳來的刺激自然更大,而隨之而來的恐懼感自然也是無比的強烈。

“求求你,快住手,會弄傷的。”黃小潔哭著大叫,不住的乞求兒子。袁偉絲毫不在意,慢慢地把手指完全伸進了母親的肛門,沒入后在順時針逆時針交替著轉動了好幾圈。黃小潔被刺激的全身冒出冷汗,身體不住顫抖。

噗嗤——一聲微響,袁偉拔出了自己的手指。黃小潔以爲恐懼加緊張,居然隨之就放了一個屁。袁偉不禁笑著開起媽媽的玩笑:“媽,你的肛門可真小啊,屁眼就那麽一點點。可是夠臭的!”

說著,袁偉把手指伸到了母親的鼻子前。黃小潔問道自己肛門內排泄物的臭味,把頭扭一邊想要躲避。

可是袁偉卻用左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讓她不得不擡著頭正視前方,把臭氣一絲不漏地吸進自己的鼻孔。黃小潔剛要開口求饒,袁偉卻捏住她的臉頰,使得她被迫張開了嘴。緊接著,沾滿肛門內排泄物的手指被插進了她的嘴里。

“哦……嗚……”黃小潔無法說話,又不敢閉嘴,怕咬傷兒子的手指,只能任由袁偉的手指在自己的嘴里肆意攪動。等到袁偉抽出沾滿了母親唾液的手指,黃小潔痛苦屈辱地哭了。

不過黃小潔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向兒子求饒,她猛然感覺自己的屁股再一次被擡高。袁偉開始把食指上的唾液塗抹在她的屁眼四周。不安傳來,黃小潔恐懼地瞪大了眼睛。龜頭觸摸自己的屁眼,感覺越來越明顯。

“偉偉,不可插哪里!”黃小潔開始大叫,不過已經完了。一根粗壯的肉棒已經插入了自己狹窄的菊花門,黃小潔本能地收縮肛門,妄圖用臀部肌肉收縮帶來的阻力阻止兒子肉棒的深入。可是,這種阻力正是肛交快感的源泉,肛門本能的收縮反而使得袁偉更加性奮,更加努力地插入自己的肉棒!

“啊!不要!”黃小潔感到了肛門傳來的疼痛。

袁偉此時已經一插到底,母親初被插入的肛門在收縮中帶來了巨大的阻力,此時的阻力反而使得抽出肉棒增加的難度。

袁偉不得不繼續用力地把自己的肉棒向外抽,隨后又是一插到底。幾個回合下來,袁偉的肉棒已經射出了第一股精液,不過劇烈的性奮感,使得肉棒反而更加的挺拔。精液使得黃小潔的肛門內開始潤滑起來,肉棒的抽插更加方便。

袁偉不由地加快了抽插的頻率,速度越來越快,插得黃小潔不禁浪叫連連,快感掩蓋了肛門的疼痛,黃小潔陷入了深層次的高潮,嘴里不在發出求饒,只有含糊不清的淫聲叫春!

客廳里,袁苟和袁曉光父子倆聽到黃小潔尖聲浪叫,不禁相視而笑:“這個袁偉,果然是我們袁家的才俊啊!”

黃小潔高潮叠起,沒有肉棒插入的陰戶,淫水如小便失禁一般源源流出。袁偉的床上濕了一大片。雙腿本能地盡力並攏,因爲中間跪著兒子,反而是夾住了兒子的雙腿。

袁偉看到母親的下體流出了大量的蜜汁,心道這不能浪費。在抽插母親肛門的同時,一只手伸到母親的陰戶出,不斷地來回撫摸輕揉。手掌上很快就積滿了母親的淫水,袁偉像只饑餓的狗一樣貪婪地舔舐手掌上的淫水。自己吃夠了,便把床單上的淫水用手指粘起來,一點點地喂進黃小潔的嘴里。

黃小潔此時比操的意識模糊,哪里還會拒絕,反而是張開了嘴,拼命地品嘗兒子喂來的香甜的淫水。

當黃小潔在袁偉的床上醒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

全身赤裸的黃小潔身體上布滿了已經干涸的精液,袁偉在高潮時,總是把肉棒拔出來,讓精液肆意地噴射在母親的身體上,如果黃小潔掙紮,就要掰開她的小嘴,把肉棒插進去,讓她一點不剩地吃掉自己的精液。一來二去,黃小潔也不敢反抗,只能任由兒子把粘稠腥臭的精液射在自己的身體上。

腥臭的精液布滿全身,黃小潔痛苦地說不出話來。袁偉還沒有醒來,此時他躺在母親的身旁,一只手還捏住了母親的乳房。黃小潔用力地甩開了兒子的手,站起身來走進臥室的廁所。

這里有浴缸和淋浴,黃小潔打開蓮蓬頭,用熱水努力地沖洗自己的身體,已經干涸的精液在熱水的作用下再一次變得濕滑無比,腥臊的味道彌漫開來,黃小潔如同回到了昨夜精液布滿身體的那一刻,不禁面紅耳赤,心里總有一只發春的小鹿亂撞一般。

‘媽,洗澡也不叫我一聲。’一個令黃小潔心驚的聲音。兒子袁偉已經悄悄站在黃小潔的身后,雙手繞到身前抓住了她的兩粒乳頭。兒子如同吃了過多的偉哥一般,精力出奇的旺盛,在浴室又一次蹂躏了自己的母親……被兒子肛奸的情形曆曆在目,此時騎在木馬的上的黃小潔,屁眼深深地陷進了馬背的三角尖端。和兒子亂倫時后庭的痛苦與快感,再次湧上心頭,不由的,黃小潔的下體又濕了!

隨后的時間里,袁家的祖孫三代再沒有理會黃小潔,任由她在木馬上接受痛苦的調教。黃小潔並沒有絲毫的輕松,沒有丈夫、公公或者兒子的蹂躏,又被修補了處女膜,這就意味著自己又要像肉貨一般,要阎王爷的收人账本被丈夫送給其他男人淩辱。想到即將到來的淩辱,黃小潔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到了深夜,黃小潔才被從木馬上放下來。第二天,自己的下體還帶有騎木馬的疼痛。

吃早飯時,袁曉光告訴黃小潔,今天不要去上班了,袁苟已經爲兒媳請了事假。一個上午,公公和老公去了單位,兒子去了學校,黃小潔一個人呆在家里惴惴不安,不知什麽時候就要接受調教了。

上午十點,袁曉光回到了家里,興沖沖地帶回來一個大大的紙盒,讓黃小潔換上里面的衣服。在袁曉光的監督下,黃小潔換上了大紅色的胸罩和三角內褲,胸罩和內褲都是蕾絲、半透明設計,內褲的陰戶部位更是帶有碎花圖案的薄紗材質,沒有陰毛遮擋的陰唇幾乎是清晰可見。隨后,黃小潔穿上了一雙白色的長筒絲襪,襪口卻是大紅色的蕾絲花邊,倒是和內褲十分搭配。

穿好了內衣,黃小潔打開了紙盒,里面竟是一件橘紅色的日本和服,和服帶有五彩蝴蝶的圖案,高貴中卻又透露著淫靡的性感。一般來說,日本女人穿和服前,總要穿上一件絲綢的薄襯裙,可是這個盒子卻沒有,直接穿上和服的話,在走路的過程中,只要步子一大,自然會讓人看到絲襪包裹的美腿,甚至連內褲包裹的陰戶都有可能春光外露。

沒有襯裙,袁曉光又沒有說什麽,黃小潔只能穿上了這件和服。

最后,黃小潔在雙腳上又穿上了一雙帶有花邊翻口的白色短棉襪,爲的是可以搭配日本女人穿的木屐。可是袁曉光卻拿出了一雙白色高跟露趾皮涼鞋。黃小潔雖然覺得這種不倫不類的打扮很奇怪,可是不敢忤逆老公的意思,還是穿上了白色的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