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多肉小说  »  淫奴黃小潔 u罗汉夏期补习[6/8] – 941novel修正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奴黃小潔 u罗汉夏期补习[6/8] – 941novel修正版

‘嗤啦’一聲,紅色的內褲極有彈性的布料開始不住的向上收縮,不一會,紅色的內褲就如同紅色的腰帶一般蜷縮在黃小潔的腰間。黃小潔大吃一驚,這個龜田的牙齒如此有力,居然可以直接咬斷內褲的裆部。

陰戶完全暴露出來,龜田貪婪地伸出舌頭,用力地舔舐黃小潔的敏感部位,不久便讓自己的舌頭如同泥鳅一樣深入肉縫,插進了黃小潔的陰道。黃小潔身體劇烈地顫抖一番,龜田滑膩的舌頭不斷侵襲自己陰道內的嫩肉,瘙癢、酥麻、快感,種種感覺交織成一種複雜的暖流,在自己的體內來回亂竄。

黃小潔不由得拼命扭動自己的身體,試圖擺脫男人的侵襲,這種刺激讓自己幾乎窒息。可是龜田的雙手緊緊地抱住了黃小潔豐腴潔白的雙腿,任由她的上肢如何劇烈掙紮,可是最隱秘敏感的私處仍在男人的掌控之中。

體內積聚的性奮能量越來越強大,黃小潔突然身體猛地向前一頂,一股暖流從自己的子宮噴發,陰道口射出了一股粘稠的液體;接著,黃小潔感到自己已經麻痹的尿道此時也有了反應,再試圖發力憋住已經於事無補,金黃色的尿液此時也射出了一條完美的弧線。

黃小潔羞愧難當,在龜田秀元的侵襲下,自己不斷達到了性高潮,泄出了陰精,居然還被男人玩弄的小便失禁!

陰精射在了龜田秀元的臉上,隨之而來的尿液,龜田秀元也沒有躲過去。不過,龜田秀元也不願意躲閃,他張大了自己的嘴巴,開始接住半空中落下的尿液和陰精,如同享受著甘霖一般。

龜田秀元半眯著眼睛,任由黃小潔體內射出的液體落在自己的口中、飛濺在自己的臉上!

06。

‘不錯,不錯。花姑娘的聖水,大大地美味。小潔,你真是熟女中的極品。

如果做我電影中的女主角,一定可以紅遍亞洲的!’泄精之后,龜田讓黃小潔躺在床上進行短暫的休息。在日本生活了多年,龜田秀元在發泄獸欲時,說話竟是夾雜著中國話和日本話,讓人哭笑不得。

黃小潔被玩弄的精疲力盡,此時一句話不說,閉上眼睛,只是不住的喘息。

她要好好的休息,因爲她明白,這個同鄉,肯定不會就此罷休,后面不知道還有多麽羞恥可怕的淩辱調教,在等待著自己。

不到五分鍾,龜田秀元已經休息完畢,站起身來,從櫃子里拿出了一瓶紅色的藥丸。和著白酒,龜田秀元吞下了一顆紅藥丸。黃小潔估計這是一種壯陽藥。

果然,不一會龜田秀元已經癱軟的陽具立刻直了起來。不等黃小潔反應,龜田秀元已經抓住了她雙足的腳踝,將她的雙腿向上拉起。一看黃小潔雙足上穿的白色短襪,在上樓的過程中,足底沾了不少地上的灰塵,已經變成了黑色。龜田秀元似乎對女人還有潔癖,二話不說就脫下了她腳上的兩只短襪。白色的長筒絲襪還穿在黃小潔的腳上,白絲包裹的玉足顯得更加的白皙誘人。

雙腿被高高地分開擡起,陰戶自然再一次露了出來。龜田秀元用力地插入了自己的陽具。

啊——一聲痛苦地慘叫,黃小潔感到陰道一陣破裂的疼痛。她明白,自己的處女膜再一次被插破了!雖然這十五年來,已經經曆過近百次的破處,可是每一次,處女膜撕裂的痛苦,仍是讓她心驚肉跳。

一絲鮮紅的處女血在龜田秀元的抽插下被帶出來,嗅到血腥,讓男人變得更加瘋狂,不由地加快了抽插的頻率,加大了抽插的力度。

‘疼——輕……點……啊……’黃小潔被插得不出求饒。這卻讓龜田秀元更加性奮,反而抽插的更加猛烈。黃小潔幾次都要暈過去,可是下體的疼痛和快感又立刻喚醒了自己。

性愛的快感,伴隨著被男人蹂躏的痛苦,從下體流遍全身。之前的屈辱和痛苦在慢慢地消退,取而代之的是男女交合時的性福快感。哀求聲慢慢減弱,黃小潔開始不住地發出性愛中的浪叫。畢竟,被男人以各種各樣的手段玩弄蹂躏,黃小潔已經經曆了十五年,幾乎是大衆寵物的她,對於各種性愛手段都是駕輕就熟。

她心里明白,被老公送來被奸后,自己是絕對無法逃避,越是求饒,能得到的只能是更大的羞辱。索性,放開一切,享受男人粗壯的陽具就是,反正自己的親人對自己如同性玩具一般,和這些粗野的男人有什麽不同?十幾年的性奴淘宝买家秀大尺度生活,倒是讓黃小潔看開了一切,學會了隨遇而安,隨著男人的淩辱,享受性愛就是!

聽到黃小潔發情的淫叫,龜田秀元如同多服了一記性藥一般,更加龍精虎猛,下體的肉棒立時便更加粗壯一番,抽插的力度不由地再次加大。柔軟的大床,使得黃小潔的嬌軀上下顫動,就連床都跟著發出‘嗞扭嗞扭’的聲音,如同在叫好助威!

伴隨著性愛,黃小潔的全身也是不住的顫抖。那雙白色絲襪包裹的玉足,如今腳心朝上懸空。雙腿的腳踝被龜田秀元緊緊地抓住,玉足被刺激地不住扭動。

龜田秀元看著眼前的玉足,隨著自己抽插的節奏來回扭動,小巧可愛的腳趾頭更是一張一合地不住顫抖,不由得心癢難耐,伸出舌頭,在黃小潔的絲襪玉足上來回舔舐愛撫起來。

‘哎呀,不要,好癢……’腳心傳來入心的騷樣,一根濕滑的東西在自己被絲襪包裹的腳心上來回遊走,黃小潔不禁睜開了雙眼。只見龜田秀元低著頭,長長地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舐著黃小潔的玉足腳心,白色絲襪已經濕透變成了透明色。瘙癢難耐,黃小潔開始拼命地掙紮,試圖抽出自己被侵犯的玉足,可是龜田秀元手掌用力,更加緊緊地握住她的腳踝,讓她掙紮不開。看到黃小潔劇烈的反應,龜田秀元喜上眉梢,反而加大了舌頭的速度,讓黃小潔掙紮的更加劇烈,也使自己得到了更大的樂趣。

‘停下,停下……’黃小潔無助的扭動身體,可是一切都於事無補。龜田秀元哪里估計黃小潔的哀求,反而是玩的更加興起。雙手在黃小潔的腳踝上握出了紅色的淤痕,而黃小潔的腳心更是被舔得狼藉斑斑,雙腿都已經麻木失去了知覺。

突然間,龜田秀元的舌頭停止了運動,而他的身體開始向黃小潔壓下。雙手抓住的黃小潔的雙腿,也在龜田秀元身體的壓迫,不住地貼近黃小潔的嬌軀。黃小潔的身體幾乎被折成了一個角度的V型。黃小潔感到身體尤其是腰部要被折斷一般,卻無法掙脫龜田秀元的壓迫。此時的膝蓋已經頂到了自己的巨乳,黃小潔開始痛苦地呻吟,她也預感到,是龜田秀元到了高潮,即將射精了!果然,龜田秀元突然停止了抽插,陽具深深地插進黃小潔的陰道,一股股濃烈的精液如同機關炮一般,連珠發出,直入黃小潔狹窄的陰道的盡頭。

黃小潔在生完孩子后,本來是被要求做絕育手術的。可是,袁苟和袁曉光當時都擔心,做了絕育手術,自己的性玩具就會失去性欲,甚至會影響身材,容易發胖。於是,絕育手術沒有做,黃小潔定期服用避孕藥后,就會被強迫去做健美操等活動,來維持性感的身材。

黃小潔並不擔心龜田秀元在自己體內射精,即使是直接射入子宮內,對於黃小潔也是見怪不怪了。可是,今天的精液射出后力道十足,不斷地沖撞著黃小潔的陰道嫩肉,甚至直接沖入子宮,碰撞發出的快感,真是前所未有。黃小潔從來沒有服侍過如此勇猛的男人。全身被劇烈的刺激攻擊,黃小潔不由快活地扭動起自己的嬌軀,嘴里更是發出了更大更淫蕩的浪叫。

‘果然是個尤物啊,從沒有見過叫的如此誘人的浪貨!’龜田秀元心里美滋滋地想著,對於黃小潔的渴求更近一步,同時也不住的后悔,當時要是沒讓袁曉光這小子得手,這個性玩具不就是屬於自己的了嗎?好在袁曉光做了自己的狗,這個女人自己還不是隨時隨地,想上就上!

一輪劇烈的攻擊后,龜田秀元滿意地爬了起來。他自己都記不清對準黃小潔的陰道開了多少炮,此時的他實在是精疲力竭,腰都直不起來了。而床上躺著的黃小潔,此時也是意識模糊,不住地大口喘息。被操多時,黃小潔的身體都已經麻木,雙腿居然無法並攏,只能大角度地張開,露出自己一片狼藉的陰戶。陰道此時如同小孩子嘴一般,不住地往外吐著白色的粘稠液體,這是男人的陽精與女人的陰精的混合物。白色的長筒絲襪已經被汗水。淫水。男人的口水和精液浸透,從腳趾到蕾絲襪口,都幾乎成了透明色。紅色的蕾絲半透明內褲,被龜田秀元咬斷褲裆后,也蜷縮成了一條紅布帶,纏繞在黃小潔的腰間。

黃小潔躺在柔軟地床上,閉著眼睛回憶之前劇烈刺激地一幕。不知道龜田還有沒有精力蹂躏自己。內心不由地升起一種對男人的渴望,作爲低賤受人淩辱的女奴十幾年,黃小潔從內心深入生出了一種被粗暴男人蹂躏的渴求……黃小潔混混沈沈地睡了過去。當她睜開眼睛是,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她看了看四周,自己是在家里,自己的臥室。而她的身邊,確是自己的公公袁苟。憑借自己赤裸的嬌軀上,沾滿了口水。精液干涸的痕迹,黃小潔苦笑一聲,回到家里,即使在昏迷狀態,公公也沒有放過自己。用奸屍的方法,公公好好地把自己玩弄了一番。下體的疼痛可是說明,袁苟絕對不願意放棄兒媳剛剛被修複過的狹窄的陰道。

推開公公抓住自己乳房的髒手,黃小潔困難地爬了起來。看看時鍾,已經是淩晨五點半了,窗外還是一片迷霧,天微微亮,馬路上稀稀拉拉地過去幾個行人。

黃小潔歎了一口氣,進入浴室,開始清洗自己的身體。好在今天還可以不去上班,希望老公和公公讓自己好好地休息一下。

令黃小潔欣慰的是,今天全家人都有事情不在家里。袁偉要去學校參加活動,袁曉光和龜田秀元繼續談收購研究所的事情,袁苟作爲老領導去衛生局開會,幾個人都是出去一整天。黃小潔心里輕松了許多,計劃好了一天的行程,顯示去逛街,然后在外面吃飯,到了傍晚回家就可以了。

想到輕松一天,黃小潔的心情也舒暢起來,換下睡袍,穿上了白色的胸罩和三角內褲,肉色的連褲襪,隨后便穿上了一條黃色的短袖緊身連衣裙,把頭發梳理成一個少婦發髻后,穿上了一雙黃色高跟皮鞋。正要出門,門鈴響了。黃小潔打開房門,自己的母親黃建敏居然從鄉下來了。

黃建敏雖說是農村人,可是她所在的村子早就是全國有名的富裕村。她作爲村里的會計,也是白領階層了,打扮一直非常時尚。黃小潔既然是來自母親的遺傳,那麽作爲母親的黃建敏身材自然也不差,而且黃建敏從骨子發出的騷勁,比起女兒更加誘人。今天的黃建敏穿著白色長袖襯衣黑色西裝短裙,裙子甚至是開到膝蓋上方,同時兩側開叉的設計,腿上是白色的長筒絲襪,腳上是白色的高跟鞋。脖子上帶著一條五彩的絲巾,黃建敏一副成熟OL的打扮。對於母親大膽性感的打扮,黃小潔已經見怪不怪了。自己的母親一直很受男人歡迎,而且也盛傳黃建敏可以在會計這個肥缺上干上幾十年,和曆任的村干部背后有點什麽不同尋常的關系,黃小潔也是略有耳聞。不過這是母親的自由,黃小潔也不願多干預。

‘媽,你怎麽進城了?’黃小潔奇怪地問,同時把母親讓進屋里。

‘鄉里搞農村住房規劃,咱家的小樓要重新蓋,沒有辦法,我只能讓你這里暫住一個多月了。’黃建敏把身后的兩個皮箱拉了進來。

‘那你在村里的工作怎麽辦?’

‘我請了1個月假,先讓實習的小王代理了。’黃建敏利索地脫下腳上的高跟鞋,赤著絲襪叫走進了客廳。

看著母親走進客廳,黃小潔一陣緊張。自己十幾男人搂女人腰心理年的性奴生活,母親毫不知情,而自己的母親最然已經47歲,可是風韻猶存,保養得如同30出頭的少婦一般,住在這個狼窩,不是凶險異常。

‘昨天我打**來,是親家接的**。我已經得到了他的同意,才把行李帶來了。’黃建敏坐到沙發上,用極其性感的姿勢,將自己的左腳搭在右腿上,開始按摩走累了的絲襪玉足。

看到母親無時無刻都流露出的性感,黃小潔說不出的擔心,這種姿勢,在這個淫窩中,是會招來淩辱的。公公自然是願意讓母親住在這里,他的險惡用心,黃小潔難道猜不出來?可是既然公公已經知道,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否則,自己的日子也不好過。黃小潔歎了口氣,說道:‘媽,你先歇會,我把你的行李放到客房。’

黃建敏看看女兒,笑著說道:‘你穿的那麽整齊,是要出門逛街吧。正好我先好久沒買衣服了,行李先扔在客廳吧。咱們一起出門吧。順便去看看你妹妹小倩。’

07。

母女倆走在街上,卻如同姐妹一般,很難看出年齡的差異。黃建敏的衣服卻更加大膽,西服短裙的開叉,使她在走路時雙腿上白色長筒絲襪的三段緊身尼龍防脫襪口都清晰可見,襪口上方露出的白皙大腿肉,更是讓兩側回頭的男人大吞口水。短裙的緊身設計,也讓黃建敏的臀部曲線隱約可見,穿上了丁字褲,隨不能暴露內褲的邊沿,卻是讓她在行走是,兩瓣臀肉左右起伏。黃建敏本身走路時就是扭腰扭臀,配上高跟鞋,走起路來更是極力地扭動自己的翹臀。引得不少男人竟悄悄尾隨黃建敏身后,欣賞她優美的臀部線條!

黃小潔對於母親性感誘惑的舉動,不禁皺皺眉頭。母親如此賣弄風情,做女兒的也不禁臉紅。

打黃小倩的手機,才知道她今天有研究生講座必須聽,不能出來。今天的購物活動,便成了黃建敏和黃小潔母女倆的活動。整整逛了一整天,母女倆都是滿載而歸。尤其是黃建敏,好像很久沒有逛街了,從內褲絲襪和套裙衣服,雙手都拎滿了才罷休。

下午5點,黃小潔打開了房門,和母親一起進了家。在玄關兩人脫下高跟鞋時,就聽屋里一個老男人的聲音:‘是小潔回來了吧?’

黃小潔,心里咯噔一下,是公公袁苟已經回來了。母親的打扮如此誘惑人,黃小潔不盡擔心起來。

‘是親家公啊,我這要在你們家住上一個月,給您舔麻煩了。’黃建敏笑著說道,赤著絲襪包裹的小腳就進了客廳。

黃小潔想要提醒母親,卻又沒有機會說起,只得跟著母親一起進了客廳。黃建敏卻是如同自己家一般,毫無顧忌地坐到了袁苟身邊的沙發上。短裙下擺自然地向上褪去,黃建敏居然又是把自己的左腿搭到右腿上按摩自己的絲襪玉足。不但是絲襪足,就連裙底黑色的蕾絲內褲都隱約可見。黃小潔走進客廳,看到公公已經把目光定格在了母親的絲襪美腿和裙底,擔心不由地增加一層。心里暗暗埋怨母親,在這個老色狼面前,怎麽可以如此無所顧忌,就是在別的男人面前,這個動作也是容易讓人引起遐想的啊!

黃建敏和袁苟聊的興致勃勃,讓黃小潔越發擔心起來。好在袁苟沒有作出什麽舉動來,倒是在言談之間,黃小潔總是覺得母親和公公似乎非常熟識。

袁曉光和龜田秀元談了一天,回到家里已經沒有精力再來調教黃小潔,而袁偉最近剛和一個學美術的女同學搞在一起,也沒有時間來玩母親。黃小潔今天倒是非常輕松,早早地就可以睡到床上。可是黃小潔想到母親深陷狼窩,怎麽也睡不踏實,在床上躺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過去。

深夜,黃小潔醒了過來,口渴的厲害,就出了臥室,準備到一樓的廚房拿水喝。看到公公的房間半開著,里面還有燈光,更有輕微地聲響。黃小潔好奇心湧起,便悄悄地走到門邊,從看著的那部分向里瞧。

屋內的情景讓黃小潔驚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