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做爱小说  »  小月和h图片高达seed小芳 [2/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小月和h图片高达seed小芳 [2/2]

“人家不會嘛。”她嗲聲嗲氣的撒著嬌,看到她淫賤的表情,我心想:“一會讓你嘗嘗兩個雞吧輪番轟炸你的滋味,一定夠你受的。”她手握住我早已堅挺的肉棍,起身將嘴貼了過去,試探性地輕輕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一股熱流瞬間從我的陰莖上傳到了全身。

“你的這個又粗又大,我都有些怕了!”她挑釁著我,

“我的嘴小,含不進去喲。”

“別廢話了,趕緊的,我很需要”我有些不耐煩了,將她的嘴向我的陰莖按下去。誰說她不會呀,而且嘴上的工夫相當了得,我感到她的兩片嘴唇用力地包裹住我的肉棒,迅速地上下吞吐,還時而用力地吸允,有時竟然可以將我那15工分的肉棒齊根沒入口中。此時我胸中的欲火也被她精湛的“口活”挑逗得越燒越旺,要知道姑娘的嘴和陰道是兩種不同的感覺,她跪著給我口交的姿勢實在是很誘惑:屁股翹得高高的,腰很順暢地塌陷下去。我撫摸著她的屁股,並將手挪到她的臀溝之間,觸摸到她的小屁眼,她迅速地做出了反映,緊緊地夾了一下,“一會把你的屁眼也給開了苞,雙管齊下,讓你爽到家!”我心里得意地想著。

小月的陰溝里已是濕成一片了,盡管上次操過她,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激動。當我的手指探到她的洞口時,小月那含住我陰莖的嘴里發出“哼”的一聲,我的手指滑到她的陰蒂上,開始溫柔地揉弄,刺激得小月都不能爲我專心服務了,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

“別在摸那里了,我的里面空空的,癢癢的,快插進來吧,我受不了了!”小月開始乞求我了,並使勁地握住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弄。

“好的,我來了,今晚一定讓你爽得今生難忘!”小月她哪里知道我的好友阿傑馬上就要到了。

我采用了后進式,小月跪在我的面前,我手握肉棍蘸著她流出的淫液上下地在她陰溝里蹭,弄得小月渴望極了,屁股直向后坐,希望我馬上就用粗大的陰莖干她,低頭看她的陰道口已經完全的張開了,形成了一個小洞,真是太誘人了,我端起鋼槍直入洞中,這洞里已是滑得出奇,濕熱出奇了。

“啊~~~~~啊~~~~~~”隨著我的挺進,小月忘我的叫起來,並用力將屁股往后撞,這樣一來可以使我的雞吧插得更深些,她可真是夠騷的!坦白講,我很喜歡和這樣的女人作愛,很出火的!所謂:女人在廚房如主婦;在臥室如蕩婦嘛。

又何必用后悔做结局 憑我的經驗,我知道只要再瘋狂地干上幾下,就可以將她推向高潮,但我不想,我希望我可以把她的胃口吊起來,等到阿傑來了一起享受;我依然控制著抽插的速度,好留下更多的“子彈”等阿傑來了一起發射。。。。。。

“快點~~~~用力些~~~使勁呀~~~~~使勁插我~~~~我好難受~~~”她不停地用語言挑逗著我,真是刺激極了。我馬上就有了感覺,那種想痛痛快快射精的感覺,這樣下去怎成?!我猛然將溫度過高的陰莖從她的淫穴中拔出來,我們換個姿勢。我知道自己的弱點就是這種姿勢不能把持過長的時間,可能是視覺上過度刺激的原因吧。我扒在小月身上,肉棍又一次開始在她的體內抽送起來,我與她的結合部位已經濕成一大片了,低頭看見我的陰毛就象是打了摩絲般濕亮一片,隨著我陰莖的抽送還伴有“噗滋,噗滋”的聲音。。。。。。

這時,我聽到了防盜門輕微的聲響,我知道阿傑來了。我突然感到很緊張,心莫名地狂跳,很難想象阿傑該如何應付這即將到來的場面呢?小月很投入,並沒有聽到異響,我仍然扒在她身上操著她,但興奮的感覺少了很多,堅硬的莖也開始疲軟,我滿腦子都是即將發生一幕的假設。。。。。。

可能過了約兩分鍾,臥室的門被慢慢地推開了,我看到阿傑象個幽靈般的站在門前,眼睛死死地看著我與小月在作愛(后來他告訴我,當時推門那一刻他也很緊張,最怕的就是小月大叫起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了,因爲他也是第一次看“真人打泡”),小月忽然發現門口站著一個人,渾身上下猛地痙攣了一下,驚訝地沖著我說:“有人來了!”她的一只手緊緊摟住我,而另一只手下意識地拽住放在旁邊的毛巾被。

小月的臉色很難看,說不上是什麽顔色,我想我的臉色也一樣吧!她沒有再說話,可能也是頭一次遇到這種場面,只是想找東西遮蓋自己的身體,我故作鎮定,側過頭去問阿傑:“你這麽晚來我這做什麽?”我心狂跳,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我~~我回家后睡不著,想找你~~~聊聊天,沒想到這里有人~~~~”阿傑的話說得結結巴巴。

說實話,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只是想盡快遠離這份尴尬。

“哦,沒關系,你們剛才不是見過面了嗎!既然你來了,就一塊玩會吧,我去抽根煙。”說罷,我下床走出了臥室,關上了門,留下了阿傑與床上赤身裸體的小月。當時,我最怕的就是小月會歇斯底里的大叫,夜深人靜的,多可怕呀!這樣的結果出乎了我的預料。我在客廳點燃了一支香煙,胯間垂著蔫頭搭腦的老二,躲在門前悄悄地聽著臥室內的動靜,可能當時沈靜了一分鍾的時間,我就聽到阿傑在脫褲子皮帶所發出的聲音。

“你覺得這樣做合適嗎?”小月好象在氣呼呼的問阿傑。

“沒有什麽不合適的,我們倆是兄弟,是有福同享的好兄弟。”阿傑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你們倆個是串通好了!”此時的小月已是胸有成竹了。

阿傑沒有做聲,他已經采取了另一種方式給她答案了!

“不要~~不要這樣~~”小月的聲音不大,顯得有些害怕,但兩三分鍾后,小月的乞求聲已經變成了“恩~~~啊~~~”呻吟聲,不清楚小月此時是痛苦還是快樂,但我知道阿傑的雞吧已經淹沒在小月的騷穴中。。。。

“啊~~~不要啦~~~”

“求你~~~停下來~~~恩~~~”小月繼續的叫著,躲在門外的我早已是一柱擎天了,我知道時機成熟了。我推開門進入了臥室,只見阿傑扒在小月身上,將小月的雙腿擡起,狠狠地干著她,從他們的腿縫間可以清楚地看到阿傑的陰莖在小月的體內抽動著,可能是小月從陰道內留出過多淫水的緣故,就連阿傑陰莖明亮亮的反光都看得一清二楚。眼前的場面讓我心里不是滋味,並沒有看a片時的沖動,是快樂?是興奮?還是。。。。。。此刻我的陰莖是硬硬的,但心里有點酸酸的。

我坐到床邊上,低頭看著小月,她並沒有吭聲,把手臂搭在了眉宇之間,擋住了自己的視線,可能她現在比我和阿傑都尴尬。

“來,讓我們倆一起伺候伺候你,我們共同度過這難忘的夜吧。”我面向著小月自言自語的說著。我俯身下去,含住了她的乳頭,是大的那顆,另一只手去把弄她的另一個小乳頭。我巧妙地吸允著,阿傑有節奏的抽送著在她體內的陰莖,這種雙重的刺激,我想沒有幾個女人會繼續矜持,小月的呻吟逐漸開始響起了:

“啊~~恩~~~~噢~~噢”

我知道好戲這才是剛剛開始,當我轉頭看到阿傑與小月的陰部時,並沒有什麽欲望可言,而是有些惡心,可能是種同性抵觸心理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我閉上眼睛聽到小月淫蕩的叫床聲就會性趣回升。我擡起頭和小月接吻,她緊閉雙眼迎接著,二舌生津,她的舌嫩嫩的,滑滑的,我們雙舌在彼此的口中肆意地纏繞著,可以很真切地聽到從她嗓子傳出的哼聲。我的一只手漫步在她的彤體,從乳房到小腹,從小腹到達她的陰毛,有時甚至摸到阿傑的毛,那種感覺怪怪的,可笑得很,過了十分鍾的時間,我與阿傑互換眼神,阿傑很會意的從小月的身上下來,躺到了床邊繼續我剛才的工作,我將小月躺姿擺成了側臥的姿態,搬起她的一只大腿,使她的陰戶大開,半跪半扒的我將肉棍抵入了小月的淫穴,這一插很深,直搗她的子宮口,我的雞吧已經感覺到前端碰到了一個小肉球。

“啊~~~~~~~~~~~我受不了了,你輕一些~~~恩~~”她終於開口說話了,我哪里會聽她的,更加倍的干了起來。。。阿傑手揉著小月的乳房,見我將她側過身來,起身跪到了小月的面前,粗野地抓住小月的頭發,把她的嘴帶到了自己的陰莖上(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別人勃起的陰莖,還好,比我的小了一號,細了一號,我很是得意),這時的小月我想已經完全被征服了,大口大口的開始吸允阿傑的陰莖來,嘴里還傳出由於被操得舒服的“哼唧”聲,她的一只手很自覺地握住了阿傑的睾丸,我和阿傑眼神相遇,都滿意的笑了,我們成功了!

這種作愛的姿勢是我最最拿手的,我覺得每一次進入都可以觸碰到女人的g點,而且很深,另對方快速到達高潮,而且我想射的感覺很淡,時間堅持得相當的長,在我一浪高過一浪的強攻下,小月已經不能自已,狂暴的吞吐著阿傑的陰莖,口中發出陣陣怪聲,她的手居然握住了自己的乳房,太誇張了,小小年紀如此之騷!

我感到阿傑的臉紅撲撲的,目光徘徊在自己的陰莖與小月的陰部之間,時而呈現出“痛苦”的表情,我想她是被小月嘬的快忍不住了,果然,阿傑的手伸過來開始揉摸小月的陰蒂,我的陰毛一下一下的撞擊著他的手,小月經過阿傑對她陰蒂的刺激也情不自禁地叫喊起來:

“啊~~~~好舒服~~~~快一點~~~用力些~~~~噢~~噢~~”

在這種言語的挑逗下,阿傑先崩潰了,啊、啊地喘著粗氣,將一股股精液射進了小月的嘴里,弄的小月滿臉都是,但小月還是癡迷地享受著淫穴帶給她的快感,我加快了肉棍入穴的速度,而且每一下都又狠又準,下下直擊把芯。。。。。。

“啊~~不行了~~~啊~~~啊~~~~”小月也高潮了,淫穴中分泌了大量的淫液,順著淫穴口流到了大腿上,很綢,是乳白色的。她有氣無力的喘息著,大腿也往下開始墜落,很沈,我也沒有力氣再舉著它了,我小歇片刻,改回了傳統的姿勢,用依然堅挺的肉棍繼續干著她。要在平時可能我已經射精了,但今天或許是有另一個男人在場的原因吧,我沒有那種要射的感覺。小月的手依然還在把弄著阿傑那已經縮小的陰莖,似乎這樣的享受還不夠!我覺得我和小月的身上全是汗水,有我的還有她自己的,我真的有些累了,放慢了陰莖的動作,我對阿傑說:“趕緊呀,兄弟!”他當然明白我的意思了。低下頭對著小月說:“美女,繼續給我`口活`,等我弟弟硬起來好好爽爽你的小穴。”小月已沒有了剛開始時的腼腆,馬上就又將阿傑的陰莖含入了口中。

片刻間,阿傑的陰莖就恢複了剛才的雄風,我和阿傑又換了位置。這回阿傑躺下,讓小月背朝他坐在了他的陰莖上,小月雙手撐著阿傑的大腿,緩慢地上下運動著,阿傑的手蹂躏著小月的屁股,而我則站到了小月的面前,將又粗又硬的雞吧送到了小月的嘴里,她可真是來著不懼,瘋狂的用嘴吸允起來,身體還上下波動著,來迎合著阿傑的陰莖的進出,我將雙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捏著她那兩粒大小不均的乳頭,此時我看到小月的嘴邊還挂有阿傑精液的痕迹,真是滑稽。

就這樣我們的三人遊戲在默默地進行著,5分鍾過去了,我閉目體會著小月從嘴中帶給我的快感,再睜眼看著他們的交合,小月臉上浮滿了陶醉,那一幕情景至今另我記跳舞的安吉丽娜鼠憶憂心。我的雞吧漸漸被小月親吻得有了想射的感覺,但我不想這樣就射掉。。。。。。我將小月推倒在阿傑的身上,並俯身下去將肉棍也送到了她的穴口,“她不是騷嘛!我要學著歐美a片給她來個雙管齊下,但我沒有興趣操她的小屁眼,看看她淫穴是否可以容納我們兩根雞吧!”我在心里暗暗地想。

“你要干什麽?”小月察覺到我的動機。

“我們玩個新花樣,一定你會喜歡的!”我笑著說道。

“不行,不行,會出人命的那樣!”她有些急了。

阿傑當然知道我要干什麽,因爲在開始計劃的時候這是其中的一部分,他很配合,沒有動,只是將小月抱得更緊了(其實中國人的陰莖並不適合象阿傑現在的姿勢,有些短,由於角度不對,可能稍微動作大點就會滑出陰道了)。我沒有理會小月,使勁地將雞吧往她的淫穴里入,很難進去!而且我的陰莖觸碰到阿傑的陰莖,非常別扭!小月的嘴里還是不停地拒絕著,話音都帶出了哭腔。我用力地向下壓著龜頭,使足了腰上的力氣,猛地往前一頂,小月“啊~~~”的一聲大叫,眼淚馬上就在她的眼眶中打起轉轉來,我知道我的雞吧此時已經進入了小月的身體,我慢慢地做著活塞運動,很輕很柔,再看小月的表情我就知道她已經開始體驗這兩根肉棍帶給她的充實感了,她的眉頭緊皺,出氣聲短,吸氣聲長,似乎在告訴我她的淫穴從來沒有受到過如此強烈的沖擊,我試探著加快了抽動的頻率,小月的叫床聲已經達到了頂峰,響徹我的整個臥室。我的雞吧感到被箍得很緊,肉棍的上面能感覺到的是小月的恥骨,下面是另一根陰莖,四周傳來火辣辣的熱度,並沒有了剛才的滑潤,可能她的淫穴已被兩根肉棍塞得水泄不通了,即使再多的淫水都不能流將出來。我快速地抽動起來並加大了力度,沒有五十下,就把小月推向了第二個高潮,這次她並沒有大聲的喊叫,而是緊咬牙關,發出了哼哼的悶響,我也憋不住了,抽出肉棍,用手來回擄著雞巴,將濃稠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肚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