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多肉小说  »  自拍偷拍裸图妻子在我的面前被輪姦.. [2/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自拍偷拍裸图妻子在我的面前被輪姦.. [2/2]

我也不知從那里來了勇氣,也高聲喊著:“這是你們不對!我原先想著就你們兩個,反正也被你們那什麽了,可是今天又多了一個,那不是讓我太太再受一份侮辱嗎?!你們這樣得寸進尺,那就只好要死大家都死!”

也不知是緊張還是激動,我的心都快要蹦出來,聲音也變得格外沙啞。可那個瘦猴更是凶惡,他跑到廚房拿了菜刀出來,揪住我的衣領,就把菜刀壓在我的脖子上:“我他媽的現在就讓你先死!”

接著,他又惡狠狠的說:“老子今天拼了命到這里來,就是要肏人!今天就是先殺了你們兩口子,我也要對你老婆奸屍!”

那菜刀涼氣襲人。

那個不大講話的高個兒流氓也幫腔道:“我告訴你,大哥,這小子可是願意割人家耳朵,你最好別惹他!”

我聽著這話一定是真的。

瘦猴接著說:“老小子聽好喽,今晚你再跟我別扭一下,我可是認刀不認耳朵!”

說著,他把菜刀咣铛一聲扔到了水泥地上。

我真的全身一哆嗦。

這時我的妻子也帶著哭腔說道:“你還能講什麽理呀?!”

那個總是說話的矮個兒流氓彎腰從地上撿起菜刀,怪笑著對我說:“大哥,這個小兔崽子沒別的愛好,就是喜歡女人,你可別看他精瘦精瘦的,他的雞巴可是出奇的大,能有我的兩個大。

哈哈。他能爲我們冒險打前站,就是爲了這一口。

啊哈。我可告訴你了,誰要是攔著他肏女人……啊,那后果我就不說啦。啊,,,”

我知道,一切都是枉然,那些事情不可避免啦。我心底里真是懼怕得很,我堅信,再有任何讓他們不順心的事,輕則我們受到傷害,更嚴重的……那個唱主角的矮個兒流氓一手拉著瘦猴,一手推著我的妻子往里屋走,邊走邊回頭對我說:“老大哥,老老實實呆在外屋啊,別找不自在!”

這個住房是一個套間,里間是一張雙人床,外屋是女兒的單人床以及吃飯的桌子等。妻子被三個流氓擁著走到里間時,她哀求他們關上里外間的門,他們當然不干:“你想讓你老公往外跑啊?!他聽見能怎麽呀?!他不知道啥叫肏屄呀?!

我們還想讓他旁觀呢!哈哈哈……”

我的腦子里好像有幾根繃的緊緊的琴弦,在一齊鳴響!!!我只能癱坐在女兒的床上。里屋的門就在耳邊,里面的聲音清晰如咫尺……還是那個矮個兒流氓在說話:“傻屄,你今天好豔福啊!看,這是你最喜歡的女人!又白又胖,大奶子,大屁股……”好像是對著瘦猴說。

“來,別動!我讓你別動!站好喽!”在命令我的妻子。

我聽見妻子帶有松緊帶的外褲和里面的短褲一齊被扒下,就是,那種褲子和褲衩的松緊帶打到大腿上的聲音。

緊接著,“啪”、“啪”、“啪”、“啪”,那肯定是在拍打我妻子已經裸露出來的屁股的聲音……我腦子里的琴弦又多了幾根!又緊了幾分!!!

“來,來,看看這個大屁股,肏她媽的,真他媽的白,,,”

“啪”、“啪”

“怎麽樣?我猜的不錯吧!摸摸,摸摸,還真是光溜,,,”

矮個兒的混蛋很興奮的笑喊。

“啊,啊,啊,啊,哈,真白呀!這種貨色不多見,我肏,這大屁股,來,來,來,先讓我親親。”瘦猴在狂叫。

“嘬,”“嘬,”“嘬,”“嘬,”“嗯,”“嗯,”“嗯,”

“嗯,”

“我肏,屄毛不多,這大肥屄 ”

“來,來,扒光,扒光。”

不只是在扒光妻子的衣服,還有流氓們脫衣服的聲音。

“我肏你媽的,你他媽的你今天的雞巴怎麽這麽大!我肏,比你平時肏小姐還大,唉,唉,唉,大姐,你看看,夠你爽的吧!

哈,哈,哈 ”矮個兒在指著瘦猴淫笑。

“老大,我憋不住啦!”瘦猴哀求著。

“肏,就讓你先肏,反正那天我倆肏過她好幾遍呢。”

“唉,別介,就站著肏,在她后面肏她的大屁股才爽呢!”

顯然,那個該挨千刀的矮個兒流氓在導演著一切:“你他媽的還插不進去呀,真他媽的笨!來,我肏你媽的,大姐怎麽還沒流水,你,別干抓呀,舔她的奶頭,,,用手摳摳,,,行啦!

這不來水啦!快肏!!!你他媽的雞巴太大,唉――好嘞!”

我聽到妻子發出一聲很輕微的呻吟,顯然,她是在爲了怕我聽見而極力克制,可即使是那個輕微的呻吟,我也是太熟悉不過了,說明她已經被……我腦子里的琴弦又繼續在增多!又在擰緊!!!

馬上,就聽到了“嗒,”“嗒,”“嗒,”“嗒,”快速的肉體撞擊聲。

“這老娘們兒的屄還真緊!啊,啊,啊,啊,真爽啊!”瘦猴的聲音。

妻子的呻吟還在努力克制著,可我還是能夠隨著那種肉體撞擊聲聽出那發自妻子身體深處的聲響。我使勁抓著自己的頭發,只能這樣聽下去,不一會兒,妻子的嘴里好像被塞進了東西,我知道是什麽東西,同時也能聽到有兩個惡徒在同時“啊,”

“啊,”“啊,”的低吼.

好像也就三五分鍾的樣子,“我肏,我要射啦!射她的屄里啦!”

“啊――”“啊―――”“啊――――”

是那個瘦猴!發泄著獸欲……我想象著那樣一個肮髒龌鹾的混蛋,他竟然把肯定同樣肮髒的精液射進了我妻子的陰道,還可能流進子宮,進而流進腹腔,長久的停留在妻子體內

“肏你媽的,干完快拔出來呀!你以爲你肏的是狗屄呀?!老子還掐著雞巴等著呢!!!”矮個兒在催。

一會兒,又是“嗒,”“嗒,”“嗒,”“嗒,”的肉體撞擊聲,節奏跟剛才不一樣,換了人了,是那個矮個兒.

“你媽的,讓你的大雞巴給肏松啦,今天沒有那天晚上緊啦,”

矮個兒在抱怨。

不知他們干了什麽,妻子在嘴里含著東西的情況下,發出了反抗,或者,不同意的聲音.

“不行!”妻子的聲音!在吐出嘴里的東西后,迫不及待喊出來。

“啪!”“啪!”我心里一顫,這是在打我的妻子!很可能是打在屁股上。

“老實點兒!”

“哈,哈,哈,對!對!對!這里緊!這里緊!”瘦猴在叫好。


“哥兒們兒,你往后竄别人家的媳妇!讓她趴下!讓她趴下!”矮個兒還是不停的指揮。

他們這是在干什麽!?

我下意識的伸出頭,向里屋看了一眼――――那是我在這一年里經常惡夢中重現的情景!

屋子里加上我的妻子一共四個人,全都一絲不挂,妻子的一條腿已經跪在床沿上,正在被驅趕著向床里爬,后面肛門里,對,我看的沒錯,日光燈很亮,肛門里插著惡徒的陰莖,那個總是講話的矮個兒惡徒正在雞奸我的妻子,他的身體疙疙瘩瘩的,黝黑黝黑。

在妻子的頭前,坐著那個不太講話,長得慘白的瘦高個兒小子,叉著腿,陰莖直挺著沖著妻子的臉,也在向床的里側挪動,那個瘦猴一只手正在用我的枕巾擦他的髒東西,另一只手在推捏著妻子的臀部,,妻子潔白的玉體,正在被赤裸著的三個醜陋惡魔纏繞著!

“唉!那哥們兒在看呢!”慘白的高個兒家夥發現了我,喊了出來。

瘦猴一步就竄到外屋,揪著我的脖領,往屋里拽。我馬上縮回原位,與瘦猴掙紮著。

妻子也沖著我的方向喊了起來:“你別看!”

可瘦猴仍舊對我高聲厲喝:“我讓你進去看!你敢不聽話!”

這時那個矮個兒在里屋發話了:“大哥不願意看就別硬讓人家看!我肏你媽的時候你願意看呐?”

“嘿,嘿,嘿,”高個兒附和著笑。

瘦猴不再堅持,可他卻變態的邊在我面前擺弄他的髒東西邊說:

“我今晚要肏你老婆十次!一會兒,我也肏她的屁眼兒!看看,我的家夥什兒大不大?!啊,哈哈哈,,,”

我本不想看,可是本能的低下眼皮瞟了一眼,這個怪物!他的身子骨瘦如柴,十分干癟瘦小,可是他的陰莖還真是大的出奇,雖然剛剛在我妻子身上滿足了獸欲,陰莖耷拉著,可還是看得出它的體積碩大如毛驢的一般。

“唉!我問你!你肏過你老婆的屁眼兒嗎?”瘦猴淫穢的聲音在問我。

我不理他!可是我的心里卻在想,我還真從來沒有那樣做過!

我們的性生活很平淡,很少,也沒有什麽花樣,更不可能干那種事。

瘦猴見我不理他,突然又來昏厥的蒂法2地狱了瘋狂,他猛地揪住我的頭發,把我的頭一下子按到門口。我本來已經是長時間心跳的厲害,虛弱不堪,根本沒有力氣反抗,頭皮被揪著,眼睛也閉不上,就這樣被強迫看著屋里的景象……妻子趴在床上,雙腿叉開著,可能是必須要配合正在對她的雞奸,她的屁股稍稍翹起,矮個兒趴在妻子的身上,在妻子的身后一上一下地起勁奸淫著我的妻子,黝黑而顯得肮髒的軀體與光潔又白的耀眼的身軀形成強烈的反差。

歹徒的屁股向后抽動時,我還能看見那直挺挺的黝黑的陰莖連著妻子潔白的臀部中央,這個畫面在事后的很長時間里,也被我無數次的靜止和慢放。

妻子的頭面向左下方傾斜著,枕著高個兒的左腿根部,正好偏向我的這一側,我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的嘴里含著高個兒歹徒的陰莖,我只能理解爲妻子是在被逼著,她當然知道反抗在現在是毫無用處的,她很配合,用心在晃著頭,吞吐著,不時用舌尖舔噬著那根同樣慘白的陰莖,這種口淫對我來說已經是久違了的,還是年輕時,或是妻子來月經,或是偶爾心血來潮,做過那麽幾次。

高個兒這次看見我沒有馬上叫喊,只是沖著我淫笑。矮個兒發現了這一情況,扭過頭,看著我,呲著牙,更加用力的猛插我的妻子,揚揚自得,,,妻子終於感覺有什麽不對,猛地吐出嘴里的陰莖,調頭一眼就看見了我!!!!!!

好像只有零點幾秒的雙目對視,但是,那個目光充滿了驚恐、屈辱和無奈,我從來也沒有再看到過她的那種眼神,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高聲尖叫一下,身子猛一痙攣,竟然能夠從歹徒的身子底下突然竄到床的最里頭,並且把頭藏在高個兒的身后。

加上我在內的所有人都一下子驚呆了!還是那個最陰險惡毒的矮個兒最先反應過來,他朝著妻子正撅向他的屁股狠扇了兩巴掌,然后用力搬過妻子的身軀,猛撲到妻子的身上,妻子的兩條腿反抗著,矮個兒又朝著妻子的左側肋下猛擊一拳,妻子痛苦的張著嘴,呼吸好像很困難,身子也沒了反抗的力氣。

這時我無法控制的哭出聲來,本能的哭喊了一聲:“別反抗!

別反抗啦!”

矮個兒的陰莖好像還粘著妻子的糞便,黑黃黑黃的,可是依舊挺的老高,這個窮凶極惡的歹徒跟本不考慮衛生的問題,一下子就把他的陰莖插進我妻子的陰道里,然后更加快速的抽插起來。

這時,瘦猴也很得意自己的傑作,他也更加用力的拽著我的頭發,硬是把我給拽到了里屋的床邊,我只有順勢跪在地上,我的眼睛離歹徒的陰莖與妻子的陰道的接合部只有大約一尺的距離,妻子的雙腿被矮個兒的雙臂壓在她的身體兩側,下身最大限度的迎合著歹徒的奸淫。

我在年輕時曾經有幾次跟同學看過黃色錄像,僅僅幾次而已,我便不再欣賞這種我從內心里覺得肮髒下流的事情。眼前的這一切,分明是十幾年前的錄像再現,可主人公是我的妻子啊!!!

矮個兒的動作沒有停頓,一直到他把精液射到妻子的陰道最深處……許久,矮個兒才把他那罪惡的東西拔出來,床單上一片汙穢。

看著從我妻子的陰道里流出的有黑、有黃、還有白色的令人惡心的液體,高個兒抱怨道:“我肏,你把她的屄肏成這樣,我還怎麽肏啊?!”

“來!娘們兒,給我先用嘴弄出來一次!”高個兒命令著妻子。

妻子不再反抗,也有意不再看我,翻過身又認真的給高個兒歹徒口淫起來,高個兒死盯著我看,很得意。

一會兒,他有了更加明顯的反應,妻子也感覺到了,改成用手攥著歹徒的陰莖上下撸動,高個兒不輕不重的打了妻子腦袋一下,按著她的腦袋往下壓,妻子怯聲道:“你那天不是……”

高個兒高聲打斷:“你媽的,今天我就讓你吃我的精油!”

又過了一會兒,高個兒終於在妻子的嘴里射精了。妻子等到把他的精液全部嘓盡,才敢吐出他的陰莖。然后妻子轉過頭,向我這邊的床邊想把嘴里的髒東西吐到地上,高個兒一把把住妻子的頭,強逼著妻子咽下他的精液,妻子只有照做……罪惡的強暴終於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