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最華麗的複仇 女友要回国我却不回国[2/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最華麗的複仇 女友要回国我却不回国[2/6]
“啊……”突如其來的刺激令小伶發出了呻吟。

攻勢見效,我忙更重了力度,指尖輕輕進入僅容一指的小蜜穴內,挖弄著內里的膣壁。

小伶開始抓緊床單,同時不安地扭動著腰肢,發出了浪叫聲。不過她的下身可被我死命的壓著,所以並沒法逃離我的魔掌。

除了指探;我加入了舌弄,舌尖輕輕舔弄著小伶蜜唇間的空隙,然后戰略性的攻擊著那最敏感的珍珠。珍珠每一次的受襲都令小伶産生如觸電般的快感,而在無數快感累積至極限之隙,小伶終於都忘情的泄出了花蜜,軟癱在睡床之上。

抛棄在室身的時間到了……

稍爲回過氣的小伶,緩緩由床邊的台面,取來了避孕套,輕輕的撕開了錫紙包裝,拿出了里面的橡膠薄膜,小心翼翼的爲我帶上。

“小伶…我是…第一次做的,可不可…不要用…”我紅著臉說出了這般屈辱的字句。

小伶的反應亦爲之一呆,猶豫片刻后終於都點點頭,並主動地替我除下避孕套,低聲道:“不過,射之前一定要拔出來……”

小伶溫順的躺在床上,合上眼任由我擺布。我摸著早已硬得筆直的肉棒,輕抵在小伶的股間,火熱的龜頭輕輕的磨擦著,探索著進入的位置。

明明知道入口在哪里,但是偏偏事到臨頭,卻總是不得其門而入,相反受到龜頭不斷磨擦的小伶,性欲已被全面引發,而感到說不出的空虛。

最后,小伶以纖手輕輕抓著我的陰莖,將前端抵著她蜜唇的某個位置,由於位置正確,龜頭終於輕扣在小伶的陰道口,余下的就自然要看我了……

做到這一刻,如果我仍不懂得干下去,那我肯定不是白癡就是無能的了。幸好我兩者都不是,就著小伶指點的位置,我運腰力向前一挺,肉棒已徹底送入小伶的蜜穴之內。

再見了…我的處男之身……

抛棄了這種不光榮的形容詞,由今天起,我終於成爲真正的男人,尤其是第一發的對手竟然是小伶這一種美人,我不由得心深處一陣感動,是好好回報她的時候了。

我心知自己的能耐,只是輕輕的抽送著肉棒,怕稍微動作大一點,便會因刺激而走火射了出來。

性交的感覺…真好!

有別於依靠自己的左右手,小伶的膣壁一層層的圈上來,密合著我的肉棒,那種舒服的感覺,令我怕我只要一停下動作,便會忍不住的射了出來,所以如今我不停輕輕地動著,似乎是我最好的選擇。

不過隨著經驗的增長,我開始把握到如何沖刺,才能避免過強的快感刺激到陰莖,令自己不會那麽容易走火,於是開始大著膽子,加大抽送的幅度。

肉棒深深的狎入,直至抵在小伶的花心盡頭,然后輕輕的抽出,直至龜頭返回小伶的陰道口…如此來回,不斷重複著深入淺出的活塞運動連續九次,直至第十下,我才狠狠的運腰力將陰莖猛插入小伶的蜜穴之內,令龜頭猛烈撞擊著小伶的花心,吃了這一記的小伶終於都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

雖然只是最簡單的九淺一深,但是卻是想像不到的實用,連吃了我這招四、五次,小伶已不能自制的發出了浪叫聲,同時四肢用力的纏著我。

感覺到小伶的激情,知道自己仍留有余力的我悄悄地加快了速度,令肉棒高速地進出著小伶的肉體,引發出她一波又一波的響亮淫叫。

肉棒猛地突入小伶的體內最深處,擊中了小伶那同樣在淫叫著的子宮小嘴,小伶的子宮膣一口將我那碩大的龜頭緊緊吸啜著,同時,隨著小伶身體的一陣痙攣,一道道溫熱的泉水由小伶的花芯間噴出,灑落在我的龜頭之上。

小伶終於都被我送上高潮,體會到小伶的反應,征服感與成功感襲上心頭,迷糊下我亦不再保留,速度全開的展開了最激烈的抽插。

“停……百聖……快停,我不行了…快停,又頂到了…那里…不行……太入了…會弄壞的……我…不行…了…又要泄…了…”

聽著小伶的浪叫,我卻偏偏不停下來,反而盡力推高速度,直至猛烈推送,再一次將小伶推上無可比美的高峰。

在小伶高潮的瞬間,我的陰莖同時生出了熟悉的騷麻感,令我知道,自己亦同時抵達了快感的極峰。我猛地回憶起小伶那不能射進去的警告,不過時15p下一篇白富間上實在是來不及了,我猛地咬緊牙關,反而將肉棒狠狠的插入小伶的身體深處,然后隨著高潮的吼叫聲,將狂噴而出的精液,直送入小伶身體的最深深處之內……

“討厭…你竟射了進去……”小伶享受著高潮的余韻,嬌倦的靠在我的肩膀上,以撒嬌的語氣道。

而我,只無言地吸著我一生中第一支的事后煙,回味著性交給予我的沖擊。

*** *** *** ***

“這是姐姐的名片…姐姐要先洗個澡,清理你留在姐姐里面的東西,不然懷孕就麻煩了。”

完事后,知道自己奪得了我寶貴的青頭身份,小伶已改口稱呼自己爲姐姐,而我亦不由得成了她的好弟弟。不過老實說,如此溫柔美貌的姐姐,我也不介意再多幾個,尤其是在床上的她,是如此的浪……

看了看手上的名片,小伶原來是大公司里的接待員,難怪如此美貌,正因爲此,我更深信她可能早已經有男朋友了。尤其是親身體驗過后,小伶的經驗實在是比我這菜鳥豐富得多。

好奇心驅使下我偷偷打開了小伶的手袋,翻開了她的錢包,果然發現了她跟男友的親密合照,相片中她那甜美而發自真心的笑容,惹起了我無窮的內疚。就是因爲信息蒙的力量,小伶她才會干出背叛她男友的行爲,而信息蒙的力量,竟大得她容許我不帶套直接的射進她的身體里,如果她懷孕了怎麽辦……?

我走到浴室的門前,隔著門道:“小伶,你有男朋友了嗎?”

浴室里的歌聲停下來,片刻間,小伶才道:“是,姐姐已經有男朋友了…”

“抱歉……”

反而是小伶先開口道歉,你可知這根本不是你的錯,實際上是我用卑鄙的手法迷惑了你,你才會背叛你的男友,跟我發生這關系。

浴室的門拉開,全裸的小伶站在門后,一下子投入我的懷里,溫柔道:“如果弟弟認爲姐姐不對,求你好好處罰姐姐,不過求你千萬不要以爲姐姐是淫蕩的女人,更不要離開姐姐,就算是只能當弟弟的炮友,姐姐亦心甘情願。姐姐想告訴弟弟一點,就是姐姐以往的所有男人都只可以帶套跟姐姐親熱,所以弟弟是第一個,亦是唯一一個,能完全享有姐姐的男人…將來亦是一樣。”

我心中一陣感動,同時亦是一陣恐懼,原來我開發出的竟是惡魔般的藥物。

“如果懷孕了怎麽辦…?”我不由得問。

小伶調皮的伸出了小舌頭,然后吻了我一下,說道:“傻瓜,姐姐會避孕的嘛!”

男人就是這樣,雖然明知不應該,但是到最后仍是做了。盡管心里責難得要命,但是在小伶的挑逗下,我仍跟她再戰了一回,唯一的分別就是今次全程由小伶做著主動,以女上男下的姿勢騎乘著我,尤幸我仍令她高潮連連,稍減我心底的罪惡感。

*** *** *** ***

辭別小伶,我獨自一人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蕩著,思索著各式各樣的問題,包括信息蒙帶給我的影響、如何應用信息蒙與及今后我那人生的意義……

到最后,我不禁釋然……

信息蒙…一定是上天賜與我的力量,爲何我不去好好利用,干盡所有我想干的女人,同時向害過我的女人報複?

那麽誰是我的第一個複仇目標,答案當然是——李惠盈。

*** *** *** ***

天明,我一早已啓程返回學校之內,在車程之中,我嘗試對身邊四周的妙齡女性發放信息蒙,經過數天來多次的實驗,漸漸地我對於發放信息蒙已去到得心應手的階段,而我亦對信息蒙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

其實信息蒙也不是百分百中,經我多翻測試,有兩類女性對信息蒙的威力是免疫的。其中之一就是十歲左右以下的幼女;而另一種則是年過半百的老婆婆,幸好我對這兩種女性都沒有興趣。

而經過更進一步的研究,主要原因原來是在“來經前”與“停經后”,即是說我的信息蒙只能吸引正值生育期的女性。

不過,你們可不要以爲我會到處亂干,雖然我也不是什麽守身如玉的正人君子,但是連日來,我卻盡我所能的養精蓄銳,全爲了她——惠盈。

今天我就要爲了信息蒙的事好好報答她一番,將她操個爽翻天。

*** *** *** ***

“惠盈,放學后到實驗室,我們商量一下來年的研究項目。”


午間,我乘著一個機會向她訂了放學后的約會,由於藉口合情合理,惠盈自然無法拒絕。

放學后……

“學長,這是來年的計劃書,你自己看一下,有問題再找我。”

惠盈一來到實驗室,二話不說已推給我一大堆文件。

可能由於上次的吻謝事件,惠盈她極怕被人發現跟我共處一室,以免招人話柄。只不過相信她絕想不到,我今次叫她來的目的就正好是要跟她無私變有私。

“惠盈!”看到惠盈轉身準備離開,我馬上叫住了她,同時發放出信息蒙。

惠盈極不情願的轉過身來看我,不過刹那間,她的表情卻好像是見鬼一樣。

惠盈輕掩著自己的小嘴,臉頰升起了兩朵紅云,明媚的雙眼更已變得水汪汪的。

我慢慢加強信息蒙的力度,而隨著力量的提升,惠盈的呼吸相對地變得越來越急速。身體更仿佛失去了力氣,要以雙手按著台邊支撐身體。

惠盈不安的夾緊了雙腿,卻同時不經意地互相磨擦著兩腳,竭力抵抗著內里的快感,卻不知她暴露在迷你裙下的雙腿早已變得紅白參半,誘人異常。

慢慢地,一絲絲透明的液體正沿著惠盈的大腿滑下,輕輕的滴落地上。我淫笑著走近惠盈,輕輕翻起她的迷你裙,展露出她的純白色少女內褲,不過她的內褲早已因她的蜜液而變得半透明。

“原來已經濕了嗎?惠盈你可真淫蕩,還枉你平日裝出一副聖女樣。”

我隨手拉下惠盈的內褲,五指已隨即不規矩的揉弄著惠盈的蜜唇。看來信息蒙的威力比我當初估計的還要強,我只不過對惠盈用了四成力,她已經是一副浪樣,隨時準備捱操的樣子,如果我用上十成力…?

我先走去鎖上實驗室的門,雖然已經是放學時間,但我仍擔心會有人撞破我的好事。

“好好的舔一下它,它待會就會讓你舒服。”

我拉下了褲鏈,秀出早已強忍了數天的肉棒。

一瞬間惠盈的臉變得更紅,仿如一個熟透了的蘋果。然后在我的迫視下,慢慢的跪落地上,輕輕張開了小嘴,伸出了丁香小舌,舔弄著我盛怒的肉冠。

爽!惠盈的口技雖然生疏,但那快感倒不是蓋的。而我乘著惠盈忙於舔弄的瞬間,亦同時解開了她領上的衣鈕,並將手由她的衣領探入,揉弄著她的乳房。

“不只舔,還要好好吸啜。”

我決定乘勝追擊。

惠盈小嘴張得更大,貝齒輕刮著我敏感的龜頭,然后隨著惠盈腦袋的動作,我的肉棒開始逐小逐小的進入了她濕潤的嘴腔之內。

隨著惠盈的吸啜,每一下都令我的肉棒生出觸電般的騷麻快感,看到惠盈陶醉的表情,我惡作劇的馬上將陰莖深深的往她的喉間一頂。

咳…咳…咳咳!

突如其來的撞擊頂中了惠盈的喉深,她當然比不上那些熟練的婊子,深悉深喉這種高深的口交技巧,結果當然是惹來連番的咳嗽。

不過看到惠盈的乳房,隨著她的咳嗽作出猛烈的跳動,我已無法再將我的欲火強壓下去。

我將惠盈由地上拖起,再緊緊按在一旁的長桌之上,手已不期然解著她身上的衣鈕。隨著衣物不斷的滑落,少女的天體終於毫無保留的展現在我的面前。

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惠盈的裸體實在是太美了,她的三圍雖然不是突出的類型,但是卻勝在有均衡美。

“是捱操的時候了。”

我分開了惠盈的雙腿,硬直的陰莖已抵在了少女的股間。由於已有過一次經驗,我沒花上太多功夫已找到那隱密的入口,然后朝里面狠狠一頂。

雖然惠盈的蜜壺早已徹底濕潤,但在進入的瞬間,惠盈仍痛得“呀∼”一聲叫了出來。

我同時感覺到我的龜頭,像貫穿了惠盈體內的某種東西。

我疑惑的抽出了陰莖,只見一絲絲血液隨著我的陰莖帶出。

“惠盈,你是處女嗎?”

惠盈只痛得含著淚點點頭。

實在是賺到了,不過我倒想不到平日看上去蠻開放的惠盈竟會是在室身,不過她的貞潔只能到此爲止。

我再一次插入惠盈的體內。開苞的感覺實在是——爽。

想不到我才做第二次,竟已上了一個處女,還要是惠盈這種優良的貨式,我不由得加重了推送的力道。

我暗地里比較著小伶跟惠盈的私處,不由得在心底里暗贊,處女果然就是不一樣。雖然我相信小伶她也絕不是一個濫交的人,但相比之下,惠盈的陰道實在是緊窄得多,而且里面的肉紋一圈一圈的緊纏著我的陰莖,才抽送得十來下,我已被惠盈的妹妹咬得有射的感覺。

我可不許自己才十來下就丟,我馬上停下了動作,同時雙手玩弄著惠盈的乳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然后待陰莖的反應稍爲冷卻了一些,才再一次展開了動作。

慢慢地,我開始懂得如何撞擊女性體內的敏感帶,如何給予快感,同時令自己更持久,亦即是說:我變得越來越能干。

我重重一記悶棍直頂到惠盈的花心。

一直咬著唇的惠盈終於都忍不住發出了呻吟。我不由得暗暗歡喜,由於我是以近乎強奸的手法將惠盈征服,如果日后她要控告我,到時怕會有相當的麻煩。

不過如今她的快感來了,那我們只不過是和奸,惠盈就算告上法庭,也沒有我辦法。

“爽嗎?乖乖的給我泄出來吧。”想著想著,我已得意的咬著惠盈的耳珠笑著道。

同時,我整個人緊壓在惠盈的身上,陰莖在極短的距離下,連環爆擊著惠盈的花心。我們彼此間的下腹,不停的傳來了“啪、啪…”的撞擊聲,節奏強而有力,而且速度越來越快。

終於,在惠盈的一聲悲鳴下,她手腳不由自主的攬緊我,同時一陣陣灼熱的蜜液,由花心的泉間噴出,淹沒了我正猛力沖刺著的龜頭。

“惠盈你已經泄了嗎?如今可輪到我要射了…”

享受完惠盈的高潮,我也發覺到自己已到了高潮的臨界點,於是再沒有絲毫保留,只是猛力的沖…沖…沖…

本來仍沈醉在高潮余韻的惠盈,聽到我的說話亦不由得醒悟過來,求饒道:“學長…不能射進去…會懷孕的……”

不過惠盈的求饒可帶來了反效果。我冷笑一聲,陰莖沒有絲毫抽出的意圖。

同時在爆發的瞬間深深一頂,無數生命的精華已隨即四散在惠盈的花宮之內。

我緊伏在惠盈的身上,直至最后一滴精液的擠出,完成強迫受孕的過程,才滿意地抽出已半軟的陰莖。分開惠盈的雙腿,觀察著她被我操得紅腫的下半身。

一絲和著破瓜血絲的倒流精,慢慢地由她的蜜穴口湧出,沿著惠盈的大腿,流落至冰冷的地面之上。

好半響,惠盈才由激烈的性交中回過神來,二話不說的抓著自己的內褲,狂擦著自己一片模糊的下體,清理著仍在流出的精液,卻沒有發現…

我這魔鬼,已將凶悍的肉棒,對準了她的處女后庭…

呀……

爲惠盈后庭開苞時,她所發出的那一聲悲鳴,至今仍在我耳邊作出回響,那真是堪稱天籁的美妙聲音,亦令我不由得暗暗感謝,當初堅持實驗室必須要隔音的那位學長。

充分滿足了獸欲的我,也不理惠盈會否因此懷孕,硬是在她的身體內注滿了精液,才拖著滿足的步伐,離開實驗室,臨行前仍不忘將門反鎖起來。

因爲我知道,被我干足了三個小穴的惠盈,起碼要到了明早,才能由失神的狀態回複過來。

*** *** *** ***

離開學校,才知時間已經不早。天色一早已暗了下來,看一看手表,原來我足足花了近兩個小時在惠盈的身上,不過這兩小時不單不枉,還倒真令我回味無窮。

街上的人不多,而我則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逛著。在經過了跟惠盈的交合后,我好像變得更精力充沛,雖然明明已射了三發,但我不單不覺得絲毫疲倦,相反欲火在不到半小時已再次燃起。我目光四處亂溜,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獵物,會落入我的黑名單之中。

路經大百貨公司的化妝部,卻被我目睹了意想不到的一幕。

那是三名女高中生在挑選化妝品,但是在她們的神色之間,卻似乎夾雜著一絲絲緊張。

我停在一旁駐足觀看,終於被我發現了她們緊張的理由。原來旁邊的兩名少女,正在替中間的一名做掩護,令中間的少女有機會將化妝品,偷偷的放進袋里去。

換言儿媳丽莎母亲和儿伦之…她們在高買!

我細觀三名少女,清一色的女子高中校服,將仍在發育中的少女身段毫無保留的展露出來,三人都是差不多年紀,十七、或者十六…?仍是半熟的年齡。

再看相貌,那就不得不贊,兩個長發、一個短發,都是一般的美人胚子,雖及不上惠盈,但起碼也值七十分的分數,算是一群小美人。

就她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