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爱爱小说  »  最華麗的複仇 [4/街拍滚叔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最華麗的複仇 [4/街拍滚叔6]

照片里的風波總算被我們架了過來,不過事情卻並非就此完結,因爲當君怡步過我身邊之際,竟靜悄悄的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她的行動電話號碼,看來是我昨晚的表現,令她不由得回味無窮。

不過“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實在是中國人的至理名言。

在午飯的時候,麻煩已悄悄的找上門來。

校內的一衆公子哥兒黨,竟故作友好的,走來跟我同台食飯,而且更是在校內飯堂這種“平民餐廳”,想想已叫人覺得不可思議。

席間他們更有意無意的探聽著昨夜的事情,明顯的不安好心。可憐我爲了應付他們的“盤問”,幾乎連飯也吃不下,無奈之下只好匆匆地喝下飲料,落荒而逃。誰知最后看到的竟是他們一衆奸狡的目光,似爲著某種不詭的企圖而宝宝耳朵红肿不痛暗喜。

爲了消化吃得不多的午餐,我選擇在校內散步這方法,誰知只行了十分鍾,我已感到一陣陣的不自然,同時驚覺到他們那詭異目光的真正原因。

原來他們一直在跟在我說話,目的就是要在我的飲品中加料害我。而由於我午飯吃得不多,藥力的發作速度亦因此而來得更快。

我只感到渾身一陣燥熱,下體更沒來由的一陣硬漲,顯然他們給我下的,是“偉哥”那一類型的催情藥。

我開始感到事態的不妙,同時盡量往人煙僻靜處走,用僅余的理智壓著不斷攀升的欲望,免得欲火失控而令信息蒙出現暴走的情況。

我需要一個泄欲的對象…!

雖然心知如此,但一時三刻,哪找得了好對象,最怕是半路遇上一些面容扭曲的豬排,那我實在是英名盡喪。

“先生,你沒事吧?你的樣子看來很不妥。”

本來以爲來到學院的天台,終於能松一口氣,只待用十指打出欲火,又再是一個有爲青年;只可惜,特如其來的呼叫聲,粉碎了我的美夢。

在我心叫不妙的同時,來者更輕輕扶著我的手臂,年輕女體的接觸,令我再不能強忍欲火,只希望我的對手,不會是奇醜如豬的人間異獸。

我轉個頭望向扶著我的少女,同時信息蒙毫無保留的全力出擊。我們二人同時一呆,少女的一呆當然是因爲吃了我這一記十成力的信息蒙,在短暫的癡呆下她更渾身一軟的倒入我的懷內。

而我的一呆卻是因爲我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扶著我的少女叫曾美鳳,是音樂系的系花,雖然她的五官不屬於特別出衆的美人兒,身材方面亦不是特別出色,但是整體評分而言也有八十幾的高分數,再加上那身藝術家獨有的氣質,令她能毫無疑問的在系花之林占一席位,竟給我在這要命的一刻遇上,肯定是我上輩子燒了支好香。

如此美女不上肯定是對不住自己,尤其是在這欲火焚身的一刻。

不過我的身體卻明顯比我的意識先一步作出反應,我的雙手早已在解著美鳳的衣衫,正正式式的爲其寬衣解帶。

在探手美鳳的裙下之際,我才察覺到,原來美鳳在信息蒙的全力沖擊下,竟已身不由己的泄了出來,難怪剛才她會軟倒在我的身上。

“音樂系的系花,那你一定懂吹箫了…?”

我不理美鳳的神智是否清醒,馬上扯出了自己鋼化的肉棒,遞到了美鳳的手中,顯示要享受她的唇舌服務。

在信息蒙的覆蓋下,美鳳已陷入一陣半催眠的狀態,二話不說的伸出了青蔥十指,輕輕的按在我的肉棒之上。

柔若無骨的小指輕輕滑動,然后是忽輕忽重的按落在我的肉棒上,我幾乎要發出呻吟,以抒發那無比暢快的快感。

正當我以爲那快感已無以複加之際,美鳳終於都出口相助,只見她張開了櫻桃小嘴,輕輕的吸著我那如雞蛋般腫脹的龜頭。

可能是由於音樂系出身的緣故,美鳳口交的方式亦有別於旁人。一般人都是將整個龜頭吸進嘴內,然后不停吞吐吸啜,而美鳳卻只是將兩片唇瓣緊緊的吸著龜頭的部份表面,然后香舌暗吐,帶給我有別於一般的快感。

再加上她力度不一的長短吹送,與及纖指的按摩揉弄,那實在是口交的至高境界。我狠狠的捏弄著美鳳的一雙妙乳,死命抵抗強烈的快感,才總算沒馬上射了出來。

不過那恐怕只不過是時間問題,因爲知道“箫技”不見效的美鳳一下子改變了吹奏的方法,橫箫直笛,改爲對我展開了正面的攻擊。

美鳳同時一改剛才細膩的指法,十指盡是快速密集出擊,同時由於是正面吹奏的原故,不時加入了一兩下深喉的技巧,令我充分體會到,她在樂器演奏上,實有個人的天分。

不過我以爲美鳳技僅於此,實在是過於天真,美鳳有感仍未能將我吹泄,於是再一次改變吹奏的技巧,五指合成巴掌來回的在我的肉棒上套動著,再配以一下下深吸猛吹,將我當成是她的喇叭一樣。

我終於忍耐不住,倒在地上呻吟著,名符其實的成爲美鳳口中的樂器,一泄如注恐怕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不過美鳳似乎比我更著急,只見她再一次改變作風,本來猛烈的吹送,卻突地換來了另一套柔和的吹奏方法,同時腦袋不斷的左搖右擺,令我感到自己已淪爲她口中的色士風。

在美鳳高明的口技中,我終於都一敗塗地,我緊緊的按著她的腦袋,讓奔騰的精液,隨著驚人的快感,盡情的散射在美鳳的喉間。

雖然是射了出來,不過可能由於藥力的緣故,我的陰莖依然是金槍不倒,相反更因爲泄了一發,情況算是穩定下來。

是時候報一箭之仇!

“剛才是你讓我爽,現在可輪到我禮尚往來。”

我一下子騎在美鳳的身上,肉棒已迅速刺入她隱藏的花徑之內。

隨著美鳳一下痛疼的眼神,我肉棒貫穿了她體內的一塊小瓣膜,完全的進到了她的身體之內,將美鳳徹底的占有……

*** *** *** ***

當我離開天台時,那已經是四小時后的事情。在短短的四小時內,我足足在美鳳的身上射了七次之多,射得她滿身都是我的精液,即使強悍如我亦不由得暗暗腳軟,那鬼藥丸真害人不淺。

尤其是其中半數我更是直接射了進美鳳的蜜穴內,假若她竟因此而懷孕,那我就實在是罪無可恕。

不過似乎我的厄運並未就此離開……

當我拖著發軟的雙腿,舉步維艱的步出校門之際,麻煩已先一步的找上我。

四個穿上黑西裝的大漢,以半圓的陣勢包圍我,其中帶頭的一個更發話道:“是張百聖先生嗎?我們的老板想見你。”

同時指一指身后的房車,也不待我答應已半威迫式的將我推進車廂之內。

我一邊掙紮著,一邊道:“你們知不知這算是綁架的行爲,我有權告……”

不過當其中一個大漢的手肘重重撞在我的腰間,我已馬上說不出話來。

*** *** *** ***

車子行駛了半小時,駛進了市內的金融區,我已沒有一開始那麽驚慌,因爲如果對方有歹念,只會載我去郊外而不是這種地方。

車子緩緩停在一棟雄偉的建築物旁。

“半島建設”?

不知在哪里聽過,我好像略有所聞。

“我們到了,張先生請下車…”

其中一個大漢拉開車門,爲免受皮肉之苦,我只好乖乖的合作下車。

我隨著他們步進宏偉的大堂,正當我欣賞著里面豪華的設計,一把甜美的聲音竟叫住我:“百聖…”

我愕然回頭一看,才醒悟到爲何我會覺得半島建設耳熟,原來那正是我第一個女人——小伶服務的機構。

叫住我的當然是小伶。

那班大漢亦顯然亦想不到在這里我竟會遇到熟人,同時亦呆在當場,片刻才對小伶道:“這人是總經理要見的…麻煩你別阻著。”

而我就在小伶的目光中被他們架了進電梯之內。

電梯緩緩的上升,到最后停在頂樓之上,門“叮”一聲的打開,我不由得心道:終於都到了謎底揭開的時候……

我隨著大漢們來到了總經理室,其中一個大漢敲著門,沈聲道:“總經理,張先生帶到……”


“進來……”

經理室內傳來了回應,我還未得及作出反應,已迅即被大漢們推進門內。

我冷笑一聲,然后坐到那家夥的對面,盯一下他台上的名牌,上面寫上“陳德秋”,頭銜是董事總經理。

我腦海同時飛快運轉著,到底自己是如何結下這梁子的?

不過得出的結果卻是否定的……

陳德秋望了我一眼隨即道:“張先生,希望我的手下沒有對你不客氣吧…”

我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道:“陳先生還是有話直說吧。”

陳德秋微笑一下,接著道:“我知你一定很奇怪,我倆是全沒關連的人,不過相信你看了這個,便會明白一切。”

說完陳德秋遞了張喜帖給我。

我緩緩望向喜帖,上面的新郎正是寫著他的名字,至於新娘方面,入目所見的正是寫著“全君怡”。

我開始明白他要的是什麽。

只見陳德秋緩緩道:“我的要求很簡單,只要你離開小怡,這張支票就是你的。”

說完隨手抛給我一張支票,一看上面竟然寫著六個位的數字。

我相信一般人都是二話不說的收下支票,之不過我卻偏偏是例外的硬骨頭。

支票我是收下了,不過隨手已撕成了紙碎,然后雪花般灑回陳德秋的面上,冷笑道:“放心,我今晚干君怡時會賣力點。支票你還是省著吧!”

“敬酒不喝喝罰酒!”

陳德秋終於被我激起了怒火,只見他打了個手勢,他的保镖已從后而上,將我緊緊的按在桌面上。

“我告訴你,小怡本已答應了我的婚事,今早卻忽然變卦,我托征信社一查之下,才知原來是因爲你這小子的緣故。我警告你,對小怡我是志在必得,所以你最好乖乖的合作。”

隨著陳德秋說話的告終,他的保镖們亦同時配合地對我施以拳打腳踢。

我痛得面無人色,在地上痛苦的扭動著。好不容易,他們的“招呼”才算告一段落。

陳德秋氣定神閑的坐回椅子上,道:“我再問一次,希望你今次給我我喜歡聽的答案。”

我吐出了口內帶血的碎齒,緩慢而困難的站起來,道:“小怡是我的,你回家干你娘吧!”

盛怒的陳德秋隨手抽起了高球杆,狠狠的打在我的背上,同時怒道:“你媽的要做烈士,就讓我來成全你!”

然后是亂棍式的狂抽在我的身上。

正當我以爲自己要英年早逝之際,幸運地,救星終於出現。

只見小伶帶著一名老翁,出現在陳德秋的門外。

老翁看了看辦公室內的環境,馬上喝道:“畜生,還不給我住手!”

陳德秋尴尬的退往一旁,叫了聲:“爹!”

而我亦同時接口道:“兒子真乖,還不放開老子。”

只氣得陳德秋面紅耳熱。

之后的事情我已不大記得,只隱約知道是小伶扶著幾近昏迷的我離開;而陳老則留在辦公處內教訓他的寶貝兒子。

*** *** *** ***

“陳先生說的就是這小子嗎?”

在迷糊中我聽到了一把異常嬌媚的女聲。

“不錯,就是他,陳先生叫你最緊要好好服侍他,詳情就正如信中所說,事成后他絕不會待薄你。”

然后,是一個我聽過的男聲,不過片刻間我已不能支撐下去,再一次沈醉夢鄉。

醒來時我已經是處身在醫院之內,而且更是醫院的頭等病房,看來陳老先生對他兒子的所作所爲實深表悔疚。

“張先生,你終於醒來了嗎?”

我向聲音來源一看,原來是病房內的護士。而且我已隨即記起,那是迷糊中曾聽到過的女聲;不過我始終對另一個男聲沒什麽印象。

我凝望著來到床邊的白衣天使,只見她拿著微熱的毛巾,細心而又溫柔地爲我進行著抹臉的服務。

我不由得暗贊一聲。

雖然她並不是我想像中,那種怯生生的白衣天使,但是毫無疑問地,她實是一位出色的美女。

在標準的護士帽下,是一頭波浪卷曲的及肩秀發,臉上伴隨著淡淡的化妝,精致的五官同時透露出,少女是那種富野性美的類型,少女明媚的雙眼不時透出陣陣熱力,是那種一見就能令人心動的類型,看樣子絕不超過二十五歲。

在粉頸之下是典型的純白護士服,我的目光不由得停在少女的胸部,先飽餐一頓秀色,然后才停留在她的名牌之上。只見上面寫著“孫佳純”,應該是那護士的名字。

在護士服的覆蓋之下,佳純的乳房仍顯得非常豐滿,薄薄的衣衫下撐得漲鼓鼓的,令人有種破衣而出的感覺。

護士裙下是一雙修長的美腿,相信只要比這雙美腿一纏著,沒有一個男人會不爲之銷魂。

隨著我的胡思亂想間,佳純已抹干淨我的臉部,毛巾更滑進我的病人服內,輕抹著我的上半身。

我不由得暗歎,有錢人實在是太幸福了,如果我是在一般病房,待遇恐怕會是天堂與地獄。

我上半身的衣衫被佳純逐一解開,在她徹底抹干淨我的上半身后,佳純竟取來了另一條毛巾,褪下我的長褲,同時開始抹著我的下半身。

我不由得呆了起來,因爲我可不是不良於行的病患,佳純的服務,實在是太全面了吧。

佳純拿著毛巾,先溫柔地抹弄著我的兩邊睾丸,然后將毛巾攤開,包裹著我那已開始變硬的炮身,同時輕輕的上下套弄。

我幾乎要咬著下唇,才能不在佳純的服務之下發出呻吟聲,直到佳純心滿意足的收起毛巾,我的陰莖已硬得像鐵柱一樣,聳立在空氣之中。

那實在是太丟臉了,佳純爲我清潔身體,我竟滿腦子壞思想,還硬成那個樣子。如果我的身體不是仍非常痛疼,我恐怕已放出信息蒙將佳純就地正法。

我偷看著佳純的臉色。幸運地,她並沒有我想像中的一臉怒容,只不過少女的臉上,卻洋溢著紅霞。

“給護士長看到就麻煩了…”也不知是不是想告訴我,只聽見佳純小聲的說著。

然后是佳純再一次拿著毛巾,抹著我那硬漲不堪的龜頭。

我不由得合上眼,毛巾的溫暖實在是令我太舒服。看來佳純是想用毛巾替我打出來,所以用溫熱的毛巾在我那敏感的龜頭上四處地揩抹著。

不過片刻間,溫暖的感覺卻換成了陣陣濕潤的涼意。我微微張開眼窺看,入目的情景卻令我不得不目瞪口呆。只見佳純,竟將我那硬漲的龜頭吸進嘴內,香舌更在上面輕柔的揩抹著,帶給我陣陣觸電般的快感。

天啊!我明明沒有用信息蒙,到底佳純想做什麽?

短暫的口交過后,佳純再一次改爲用熱毛巾揩抹,然后又是一輪口交,不停的冷熱冷熱,以冰火的方式不停服侍著我的肉棒。直至我再也控制不住精關。色迷心竅的我卻不想將精液浪費在佳純的毛巾之上,只好勉力強忍到佳純拿走熱毛巾,改爲用小嘴含緊。佳純的香舌才不過撩抹數下,我已再也支撐不住,白濁的精液全射進她的口腔之內。

佳純同時感到我的泄射,看來她原本也是打算令我泄在毛巾之上,不過卻被我算好了時機。隨著我肉棒的陣陣脈動,如果她放開口,恐怕會被我噴個一臉皆精,甚至噴得房間四周也是我的精華,只好皺著眉,任由我將精液一波波的噴進她的嘴內。

直至肉棒的脈動爲古代强强生子耽美文之結束,佳純才輕吸了我的肉棒數下,確保吸盡所有的精液,才退出口中的肉棒,將嘴內的濃精,吐在手中的毛巾上。

“張先生,你真過分,人家已經替你吸出來,你竟還硬要射進嘴里去……”

雖然佳純如此說,但是我卻偏偏感受不到她的絲毫怒意,反而有一絲絲撒嬌的味道。

尤其是佳純的一雙手,仍在不停的愛撫著我的肉棒。

“那麽讓我好好的滿足你,就當是賠償你好嗎?”隨著肉棒的再一次聳立,我不由得淫笑著道。

只見佳純滿臉通紅,撒嬌道:“去你的,自己想占人家便宜,偏偏還要說成是賠償人,不過前天送你來的小姐盡是說你的功夫厲害,弄得人家也確想試試你這家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