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  小學女教像素骑士团扫地僧師、曾柔 [1/2] – 941novel修正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小學女教像素骑士团扫地僧師、曾柔 [1/2] – 941novel修正版

曾柔是位小學教師,性情溫和、心地善良、體態豐腴、容貌秀美。雖然她已經27歲,是一個

孩子的母親,但卻長了一張清純無比的臉。

這是一張能引誘男人犯罪的臉。
星期天,曾柔領著自己4 歲的兒子逛超市。超市裡人山人海,曾柔碰到不少學生和家長,寒暄問候是少不了的,讓她很反感。於是領著兒子專挑人少的地方,反正也不買什麼東西,只是逛逛。

在超市的角落裡有一塊賣圖書的地方,人最少,曾柔便走到這裡. 兩排高高的書架擋住了人們的視線,曾柔覺得安靜了許多。兒子自己在地上玩著遊戲,曾柔則在書架上瀏覽. 一本關於夫妻生活的書吸引了她,他們夫妻結婚七八年了,雖然感情很好,但性生活隨著孩子的長大而變得平淡,新婚時的激情早已找不到了。曾柔想從書裡找到答案。

這是一本很開放的日本科普圖書,不僅有各種性交姿勢的介紹,還配有清晰的畫面。曾柔感到很好奇,一頁一頁仔細翻看。書中介紹了200 多種性交姿勢,大多數姿勢,曾柔想都沒想過. 「原來這樣也可以!」她喃喃自語,回憶起剛結婚時和丈夫的激情,感慨萬千。書中的畫面不僅刺激著她的視覺,也讓她有了生理反應。「男人的那根東西還有這麼長大的!」曾柔感慨著,「是不是只有外國人才這樣呢?」她長這麼大,除了老公和兒子以外,從未見過其它男人的下體,她一直以為老公是很雄偉的,但和這些圖片相比,老公的東西太小兒科了。

「這麼粗大的東西如果插進去……」曾柔覺得臉上有些發燒,「我怎麼有這麼下流的想法?」

她告誡著自己,但好奇心還是吸引著她繼續看下去。漸漸的,曾柔感到下體有些濕潤,她臉紅了,四下看了看,除了兒子趴在地上歡快地玩著,沒有其它人。她放心了,緊緊夾住雙腿,繼續翻看。

她沒有注意到,一雙眼睛盯著她看了好久了。

因為天氣熱,曾柔今天穿了一件短小的像睡衣一樣的吊帶連衣裙,絲襪也沒穿,雙臂和大腿都露在外面。她不僅皮膚白皙而且十分性感,吸引了好多男人的目光。其中一個30多歲的男人,一直偷偷看著她,眼光甚至想中村佑子淫荡的被干透過她的衣服。

曾柔完全被這本書吸引住,書中大段的性描寫讓她呼吸沈重。她逐漸進入忘我的境界,似乎正在感受被男人撫摸的快樂。

「哦……」曾柔驚呼了一聲,天啊,她突然發現,幻想居然變為現實,一只手正在摸自己的臀部!她正要喊叫,只聽身後的男人低聲說,「別動!不然撕爛你衣服!」

曾柔驚恐萬分,「萬一被撕爛衣服,超市這麼多人,還有自己的學生……」她不敢想下去,也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那男人很得意,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曾柔心裡怦怦直跳,眼睛往兩邊看了看,沒有別人,只有兒子仍在地上玩著,渾然不知發生了什麼. 男人得寸進尺,撩起曾柔的短裙,雙手一前一後伸進她的內褲。「太太,你流了好多水。」

他說. 曾柔羞得無地自容,這本書讓她的下體成了河,更讓她難受的是,一個陌生男人的手正在非禮自己。

「我該怎麼辦?」曾柔還沒有想到主意,便聽到「嗤」的一聲,內褲已經被那男人撕破,緊接著下體一涼,內褲離開自己的肉體,到了那男人的手中。

「啊!」曾柔一聲低呼,除了丈夫還沒有別的男人脫過自己的內褲。

「你干什麼?」她驚恐地問。

那男人把她的內褲塞進口袋,說:「我留紫金开山斧强化属性個紀念。」

曾柔大腦一片空白,不知該如何是好。那男人的雙手又襲上自己豐滿的臀部。曾柔想躲開,男人用力抓住她,把她頂到書架上,然後,解開褲鏈,掏出陽具頂了上去。

曾柔腰部較高,給那男人提供了很好的機會,他把粗大的陽具放到她的兩片屁股之間摩擦。


「他要強奸我!」曾柔想,「決不可以!」她邁開右腿想逃,那男人不失時機地將自己的一條腿插入曾柔雙腿之間,雙手抱住她的腰。曾柔一動也動不了,感覺一根火熱的陽具已經接觸到自己的蜜穴。

「放開我!」曾柔怒道。

「別出聲,太太。」那男人說,「你不想讓別人看到這樣子吧?」他又威脅道。

曾柔不敢再大聲說話,低聲道:「你下流!」

「我下流?」那男人說:「太太,你自己呢?」他用陽具摩擦著曾柔的蜜穴,曾柔的蜜汁都粘到他的陽具上。

曾柔還要掙紮,那男人雙手向上一推,將她的短裙撩到胸部,又一用勁,將她的胸罩推倒脖子上,露出她的柔軟的雙乳。

曾柔大驚失色,自己這個樣子簡直就是全裸。過度羞急,讓她力氣全失,只得聽從擺布。

那男人趁機脫掉她的胸罩,也塞入自己口袋。雙手貪婪地玩弄著曾柔的乳房,下身一挺就要插入。

「決不能被他插入!」曾柔想到這裡,拚命扭動著屁股。

「別讓孩子看到!」那男人說. 曾柔一愣,停止了動作。「是啊,讓孩子看到就……」她痛苦地想。斜眼看了看孩子,他正無憂無慮的玩著,並不知道母親正在遭受強奸。

那男人把曾柔的衣服放了下來,蓋住兩人裸露的下體. 曾柔心裡稍稍安慰,一松懈的剎那,那男人一推她的上身,使她臀部翹起,挺起陽具插了進去。

「哦……老公,對不起,我被你之外的男人插入了」,曾柔低聲驚呼,感到那男人陽具比自己的老公粗大了許多,下身立即有了一絲快感。

男人開始了抽插,曾柔感到從未有過的強烈的刺激。

「他怎麼會這樣粗大,老公的陽具跟他簡直沒得比!」曾柔突然有了這樣的想法,只能拚命咬住嘴唇,不敢發出半點聲音,心中暗暗祈禱,希望他快一點結束。

那男人也不敢太放肆,一邊插著,一邊四下看著,害怕有人來。這種在公共場合的強奸,雖然很刺激,也很舒服,但他還是不敢耽擱時間,下身一松,在曾柔的蜜穴裡射出一股濃精。

曾柔只覺得蜜穴裡的陽具突然漲大,緊接著一陣猛烈的跳動,一股濃稠的液體有力地噴在花心上,一陣不可抗拒的快感從花心湧向全身,蜜穴裡的嫩肉一陣陣收縮. 曾柔競在超市的書架上被人強奸到達高潮。

那男人的陽具在曾柔的蜜穴裡又抽了幾下,把精液徹底射干淨,才戀戀不捨地放開曾柔。

「太太,你太性感了!」他贊歎著,「以後有機會我們好好干一次。」他說完就拉好拉鏈,走開了。
曾柔不敢停留,抱起孩子向超市門口走去。這個星期天對她來說就是噩夢,她甚至沒看到和自己做愛的男人是誰. 更難堪的是,自己的胸罩和內褲都被那男人帶走了
「必須趕快回家!」曾柔想。
曾柔剛剛跨出超市的交款台,兩個保安突然攔住她。「太太,請您先付款。」
「付款?」曾柔怔住,這才發現報警器響著。「我沒買東西。」她說. 「太太,請您付款。」兩個保安依然客氣地說. 曾柔有些生氣,「你們干什麼?我又沒拿東西!」
兩個保安互相看了看,「太太,請您跟我們到保安處來一下。」
曾柔很生氣,但看到已經有人圍觀,又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下身還赤裸著,那男人的精液正順著大腿流下來,沒辦法,只好說:「好吧,去就去。」
曾柔跟著保安上了四樓的保安處,保安處只有一個男人。
「李處,有位太太拿了東西不交錢,我們把她帶來了。」
那位李處長擡起頭,看到曾柔的時候眼睛一亮,上下打量了一下,「就是這位太太?」他問。
曾柔被他的目光看得臉上發燒,趕忙說:「我沒拿東西。」
「是嗎?」李處笑了笑,指了指曾柔的孩子說:「這是什麼?」
曾柔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兒子手裡還拿著一只計算器,自己走得匆忙沒有注意,怪不得報警器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