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多肉小说  »  淫自拍偷拍白领夫妻蕩女友被輪姦 [2/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自拍偷拍白领夫妻蕩女友被輪姦 [2/3]
“怎麼不敢去?我們就一起去。”我沒想到會給她戲弄,佯裝老羞成怒,把她
手腕拉著,走向那裡。

“不要,不要,我開玩笑嘛。”女友緊張地掙開我的手,她平時就是有點害羞
。跟我去看A片的時候,也要我買了電影票,她低頭著跟在我後面進去。

我去買曰本AV光盤,她更是立即離我三丈遠。其實她心裡也喜歡看A片,但
就是要保持少女的矜持。

她不去我也不能勉強她,不過我倒是有興趣去看看那些性商品,反正這裡離家
很遠,碰見熟人的機會很低。

“那我自己去。”我說。

“嗯,但別亂買東西,人家不會陪你玩。”女友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出現紅
暈,我心裡明白了,她心裡其實也想要看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性商品,也可能想我用
一些新鮮的東西來跟她玩。“我去那邊看飾物和化妝品。”她說著就走向另一邊。

我走向那賣性商品的檔子走去,有幾個男人也在那裡,有一個戴著墨鏡,呵,
真聰明,戴墨鏡慢慢挑選就不會尷尬。

我走到那檔子旁邊,那個四十多歲的販子就開口說:“來來來,隨便看,隨便
選,我這裡是全台北最便宜啰。”

我看著那根假陽具,他媽的,做得真像,又粗又長,上面還盤著青筋。那販子
說:“這個有黑色、肉色、粉紅色,還有電動的,還有多種尺碼,隨便看,隨便選
。”他眼睛真厲害,我在看甚麼他都知道。

我在那裡看來看去,他賣的東西真多,有不同氣味的、各種顏色、還有螢光的
避孕套,還有一些甚麼羊眼圈之類的輔助物,還有充氣娃娃,不過價錢也不低,他
解釋說是曰本、歐美進口的,所以要這麼貴。

不過我眼睛都停留在幾種小瓶上,是挑情藥,有藥水、有噴霧、有藥丸。

那個販子很精明,猜出我的心思,低聲對我說:“嘿嘿,是不是想跟女友玩新
鮮的東西,又怕她不敢玩嗎?那給她喝這種藥水,擔保她主動跟你玩。”

好家夥,真懂得賣東西,說得我心動起來,竟然花錢買下了一根中尺碼黑色的
假陽具、一瓶挑情藥水、幾個香蕉味的熒光避孕套,還有一罐潤滑劑,怕假陽具把
女友弄傷了。媽的,等我離開的時候,才有點後悔,這次錢包大出血,但竟然是買
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不知道女友會不會和我玩。

我把那些東西放在旅行包裡,才去找女友,干,又沒見她的影子,會不會像妹
妹那樣被壞蛋誘到後巷裡調戲玩弄呢?我這樣一想,雞巴不禁粗壯起來,不過我心
裡其實也不是完全想這樣,因為那可能有危險,有些壞蛋不喜歡用迷藥,而喜歡用
暴力來玩弄女生,萬一給女友碰到那種人,她還胡亂掙紮,後果就不堪設想。

我慌忙向女友剛才走去的那個方向走去,不久就看見女友熟悉的聲音遠遠傳來
:“放開我,放開我……不要……”

我擡頭看去,遠遠有兩個男人搭在我女友的肩上,有一個還用手搭在她的圓臀
上。這是街上啊,旁邊還有其它人呢,但大家卻好像視若無睹,可能是害怕這裡是
龍蛇混雜之地。

我於是趕上去,聽見其中一個男人說:“漂亮的小妹妹,陪我們喝一杯酒嘛。”

看來他們是喝醉的酒鬼吧?

我走上前去,從後面拉著其中一個男人說:“喂,兩位大兄,別欺負我女友。”

我其實有點害怕,這兩個男人都是穿黑色背心,露出粗壯的手臂。

這時他們才轉過頭來,看著我,媽呀,他們根本不像是酒鬼,還很清醒呢,這
根本是明明白白想調戲我女友。我女友立即撲到我身邊。

其中那個短發男人說:“嘿嘿,小兄弟,我們兩兄弟太悶,想找個漂亮女生陪
我們喝酒而已。”

我當然不敢跟他們硬拼,忙又哈腰又點頭說:“不好意思,她是小弟的女友,
請兩位大兄放過我們。”

另一個男人好像比較善良說:“算了,算了,我們再找另一個。”說著拍一拍
短發男人的手臂說,“我們走吧。”

看他們走了,我和女友才舒了一口氣。但我聽到他們往回走的時候,那個短發
男人還是很不滿說:“大兄,就這樣算了操人妻淫荡对白嗎?剛才那個美媚干起來一定很爽,你不
覺得她的屁股又圓又嫩,又有彈性嗎……”聲音越來越小,我就聽不見了。

不過給這種色色的男人贊美我女友,我的雞巴又在褲子裡脹大起來。

當我和女友來到那屋子時,那房子就在一樓,房門有點潮濕,顯得更加陳舊,
這種屋子那裡有人想要買?我把鑰匙插進匙孔,扭動一下,就開了門。裡面還有一
些舊家具,舊沙發,都是黴黴舊舊、還有點破破爛爛。但我心裡卻冒出一絲絲的興
奮快感,在這種混混亂亂的地方,把女友剝得精光,她渾身上下那種晶瑩嫩白的玉
體,和這種家具就形成強烈的對比,更顯得她高貴可愛,像出於汙泥的蓮花那樣純
真潔淨。

這次我們就不想像上次那樣,所以一進門之後就去浴室裡開開水。浴缸也是舊
得掉漆生鏽,我們不敢洗泡浴。女友爭著要先洗澡,我只好讓她。看她脫下身上的
衣服,露出赤條條白嫩嫩的身體,兩個大奶子又圓又嫩,我有時也很自豪,像這樣
美得像天仙下凡的女生,為甚麼會成為我這個凡人的女友?

“喂呀,你不要這樣看人家,人家害羞嘛。”女友把身子轉過去,把兩個圓圓
的屁股對著我,她不知道她兩個屁股也是很性感的嗎?我的雞巴脹得發疼。

女友不讓我在浴室裡看她,我就走出來,嘿嘿,倒不如準備一下等一會兒怎麼
玩弄她,別忘了我今晚花了不少錢買來一些呵呵呵的東西。

我在廳裡把旅行包打開,拿今晚買的東西拿出來,挑情藥水,等一下勸她喝,
我喜歡她主動一些;避孕套,今晚女友是危險期呢,一定要戴避孕套才行,等一下
關燈之後再戴上,雞巴發光的情景一定很詭異;哈哈,假陽具,這個真不錯,等一
下我干她的時候可以叫她含著假陽具,或著讓她替我口交時,把假陽具插围裙妈妈卡通图片進她小穴
裡,讓她上面下面兩個洞洞都被陽具填滿,這樣不就像同時兩個男人一起干她嗎?
我不是經常想和另外一個男人一起干她,現實上很難做到,但這假陽具卻可以讓我
有這種想像嘛。

我心裡撲通撲通地跳著,聽到浴室裡女友灑水聲音,她還一邊洗澡,一邊哼著
流行曲。我在廳外耐心地等著她,心情越來越興奮。

突然我聽到門外有人敲門,媽的,這屋子太老式了,門上沒有防盜眼,我只好
開開門,看看是誰。原來是剛才那兩個想調戲我女友的男人。

我愣了一下,他媽的,為甚麼還跟著我們來?我滿腹疑團說:“你們有甚麼事
?我……”

那個我之前覺得比較善良的男人突然拿起一罐噴霧,對著我的臉噴了一下,我
還來不及想甚麼,就覺得天旋地轉,連忙閉起鼻息,不吸那噴霧。我腦裡迅速反應
過來,現在最要緊是要裝昏,不然他們再向我噴,那時就一定完全不省人事。

於是我軟軟倒在地上假裝昏迷了,不過他們的噴霧藥性還是很強,我雖然還有
意識,但手腳都真的發軟。

“嘿嘿,阿奇老弟,佩服我吧?剛才不放他們一馬,現在怎麼可以找到他們老
巢?”那個樣貌像善良的男人,其實心裡更歹毒。

“阿棠兄,你真料事如神。”那個叫阿奇的短發男人敬佩地說。

“噓……”那個叫阿棠的男人叫阿奇小聲一點,然後慢慢走近浴室。

我的心撲通撲通亂跳,浴室門沒關上,女友在裡面還在洗澡,我還能聽到裡面
傳來的灑水聲和哼歌聲,媽的,沒想到剛才想調戲我女友的那兩個歹徒竟然會跟我
們來這裡,而且還給他們進來屋裡,現在還要進去我女友正在洗澡的浴室裡!

那個阿棠走進浴室裡,我還以為女友一定立即尖叫起來,但沒有,反而聽到女
友說:“阿非呀,不要弄,等一下嘛,人家還沒洗完……”可能是阿棠從她身後抱
著她吧,她還不知道是賊來進來。我腦海裡想著,女友一身白嫩嫩赤條條的胴體,
現在不是全露在那個叫阿棠的壞蛋眼底?女友還叫他別弄,他到底弄她的甚麼地方
,會不會從她背後已經摸上她白嫩嫩的奶子?

那個短發男人沒有一起走進浴室,反而拿起我剛才從旅行包裡拿出來的假陽具
放在手上把玩著,露出輕蔑的笑容,然後再把我剛才買來的東西一樣一樣拿起來看。

“啊……啊……你是誰?……救命……阿非……快救我……”女友尖叫聲比我
想像中晚了半分鐘。

“滋……”是噴霧的聲音!

“呃……”我女友的聲音,這聲音之後就靜了下來,媽的,我女友也被迷昏了。

浴室裡就聽見那歹徒解開皮帶的聲音,然後嘶嘶嗦嗦的寬衣解帶聲。

“噢呃嗯……”我女友突然發出嬌滴滴的聲音,然後就傳來“撲唧撲唧”的聲
音,夾雜著肉體互相拍打“啪啪啪”的聲音。我心裡一陣子興奮,媽呀,那叫阿棠
的家夥把我女友迷昏之後,就這麼快把她干上了?說也不奇怪,我女友剛才洗澡的
時候是赤條條的,根本不用多做甚麼動作,把弄她的小穴兩下,她身體很敏感,很
快就淫水漣漣,把她兩腿打開,就可以干進去。但最可恨的是他們在浴室裡,我根
本甚麼都看不見。

好一會兒,才聽見女友微弱的聲音:“啊……啊……嗯嗯……你……不要……
不要……啊……”我心理很矛盾,一方面擔心可愛的女友被別人傷害,一方面卻很
想她被其它男人淩辱。看來那家夥只對她噴少少的迷藥,她才會幽幽轉醒。

這時叫阿奇那個短發男人也走進浴室裡,“哇塞,這妹妹真漂亮呢,想不到這
麼容易被我們弄上手。”

阿棠喘著粗氣說:“嘿嘿,她媽的,真是好爽,屁股真有彈性呢,兩個奶子也
是又大又好搓……你再等一下,等我干完她再給你爽爽。”

阿奇說:“你看我找到甚麼寶貝?……是她男友那裡找來的,他做夢也想不到,
他女友不是跟他玩,而是被我們兩個玩弄。”

阿棠說:“看來好像很好玩,這裡浴室太小,我們出去廳裡玩。”

我聽他這麼一說,雞巴全硬起來,剛才女友在浴室裡被干,我一點也看不見,
現在可能看到了吧,於是我瞇起眼睛,從眼睛縫裡看向浴室門口。

果然過一會兒,那個叫阿棠的野獸把我女友抱了出來,哇塞,我的天啊,我女
友全身赤條條,頭發和嬌軀上還滴著水珠,像條美人魚那樣被阿棠抱出來,然後把
她扔在那破舊發黴的沙發上。她臉上迷迷惘惘,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雙手雙腳都
無力分開著,一點防衛力都沒有,阿棠早就沒穿褲子,露出嚇人的大雞巴,直挺挺
的向上翹起來,他向我女友嬌軀撲了過去。

“嗯哼……嗯唔……”那淫獸在我女友身上蹂躝著,使她在迷惘中也發出醉人
的呻吟聲,使他興奮起來。他那對粗大的手掌先把我女友兩條修長的大腿向兩邊搬
開,使她小穴那兩片嫩唇無力地張開著,他的大雞巴剛好對準位置,粗腰往下壓擠
的時候,那支硬綁綁的肉棒就直插進我女友的小穴裡,好像是直捅到底,因為我聽
到女友不禁地“啊哦……啊哦……”發出呻吟聲,按我平時的經驗,她是被人干到
子宮口上才發這樣從喉頭發出這種誘人的叫床聲。

“大兄,灌她喝這種藥水,好不好?一定能玩得更爽。”那個短發男人拿起我
剛才買來的催情藥,對阿棠這樣說。

“當然好。”阿棠哈哈淫笑說,“他媽的,她男友是特地買這種藥來讓我們淫
弄他女友嗎?”

阿奇聽了阿棠這麼說,就走過去,把我女友的下巴托起來,捏一下她的嘴巴,
然後把那瓶藥水往她嘴裡灌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