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伦理小说  »  淫蕩女友被輪姦母女裸体艺术照 [3/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蕩女友被輪姦母女裸体艺术照 [3/3]
“哈哈,還要等多久?”阿棠又是淫笑著,他上身伏在我女友的嬌軀上,臉伏
在她的胸脯上,用粗大的手掌抓起她的大奶子,又搓又揉,然後張著嘴巴把她的奶
頭含在嘴裡,就吮吸起來,還咬著她的奶頭,把她奶頭咬起來又放開,弄得她嫩白
的奶子晃動著。

“啊嗯……啊嗯……”我女友這時突然開始發出明顯的呻吟聲,而且雙手也能
動了起來,但她沒有推開阿棠,反而把他的肉背抱著。

“哇哈哈,你看她開始淫蕩起來!”那個阿奇看到我女友雙頰發紅,雙眼半睜
半閉,真想不到我可愛的女友在被人灌下催情藥之後,開始有點像蕩婦的樣子,媽
的,本來是讓我自己享受的,真想不到會給了這兩個匪徒占據了。

這時阿奇把那根黑乎乎的假陽具放在她嘴巴旁邊,從她雙唇擠進去,阿棠這時
用力狠狠地抽插著她的小穴,使她張著嘴巴哼出呻吟聲來,那根假陽具就立即趁機
弄進她嘴吧裡,哇塞,我還沒看過女友含假陽具的樣子,這時她真的含吮著,阿奇
把假陽具在她嘴巴裡弄出擠進,把她嘴把弄得一開一合。
地铁蓝衣无码图
“你他媽的別浪費,玩甚麼假東西,拿你的真東西出來。”阿棠一邊干著我女
友,一邊罵著阿奇。阿奇當然是求之不得,立即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干他娘的
,又是一根大雞巴,難道這些色狼都是因為雞巴太大才喜歡玩弄別人的女人嗎?

我看他們兩人的鼻子很大,雞巴也很大,聽人家說,鼻子大的男人雞巴也會很
大,原來是真的。而我爸爸曾經對我說,千萬要小心大鼻子男人,因為容易把女生
迷住,當時我不知道他是甚麼意思,現在我也漸漸明白,所謂迷住的意思就是那根
大雞巴。他還說以前曾經有個大鼻子男人差一點把我媽媽誘走,現在想起來,到底
我媽媽怎麼被差一點被拐走?難道她嘗過那大鼻子男人粗大的雞巴?不會吧,我那
純樸可敬的媽媽在我小時候不會真的被其它男人誘上床吧?

“唔……唔……”我女友嘴巴被阿奇的大雞巴擠進去,不能發出清楚的呻吟聲
,阿奇滿臉好爽的樣子,雙手抓著她的秀發,狠狠地雞巴插進她的小嘴巴裡,“呃
……呃……”他媽的,他也太過份了,把雞巴插得太深,可能擠到她的喉嚨裡,把
她弄得發出“呃呃呃”的聲音。

我看著兩個粗大的男人在淫辱我女友,看她嘴巴和小穴都被雞巴插干著,我竟
然還覺得特別興奮,雞巴在褲子裡翹動著。

“阿奇,快去再噴他一下,我看到他在動!”阿棠突然發覺我身體蠕動。

我嚇得不敢動,但阿奇那壞蛋還是拿著他們帶在身上的噴霧,又往我臉上噴來
,我只好屏住呼吸,過了差不多兩分鐘,我忍不住透了一口氣,結果那噴霧殘留的
氣味又鑽進我鼻子裡,雖然不是太多,但我還是不省人事了。

媽的……連我想看女友被淩辱也不能……很想睡……睡……“好哥哥……別再
玩了……快點……快點……插進來……”我聽到女友誘人的呻吟聲,幽幽醒來。

我又半瞇著眼睛,看看四周的情景,媽的,我昏了多久?他們還沒淫弄完我女
友?我看到阿奇那個色魔露出他那根巨大的雞巴,青紫色的大龜頭就在我女友兩片
肥美的陰唇上擠動,不進不出地剛好放在她小穴口,把她兩片陰唇撐開,使她的淫
水像缺堤的河水,汩汩地往外流了出來,我知道她特別敏感,淫水特別多,這樣挑
弄法,她又怎麼可能扺受得住?

“干你媽的,你是不是喜歡我們輪奸你的感覺?”阿奇還故意戲弄她。

“你們太壞了……把人家弄成這樣……還問人家……”我女友滿臉淫蕩著,媽
的,那支催情藥可真管用,她已經醒來,卻又變得這麼淫蕩,“快點插進來……人
家快受不了……”

阿奇這時才把他那熊腰虎背擠在我女友的兩條美麗修長的大腿之間,硬生生把
她兩條大腿分開兩邊,然後屁股一緊,粗腰壓了下去,“撲滋∼”!“啊…… 啊…
…”我女友全身繃緊,兩腿顫動著。我看到阿奇那支大炮已經攻進我女友的領海裡
,攻破了她小雞邁裡的蜜洞,看著自己女友被這樣一個淫魔騎著,奸淫著,心裡竟
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暢快、興奮。

“啊……好哥哥……你真厲害……快把人家奸死……”我女友說出淫話,看來
她自己也不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那個淫魔把我女友奸淫得很爽,繼續“撲赤撲赤
”地在她小穴裡抽插著,把她淫水擠得直滴在沙發上。

這個阿奇身體粗壯,精力過人,連續不斷抽插了十幾分鐘,還把我女友身子翻
轉過去,讓她半跪半臥在床上,來個背後進攻式,粗大的肉棒從她後面直插進她的
小穴裡。

“啊……插得太深……弄到我的子宮……啊……”我女友好像在抗議,卻很迷
亂地任由他擺布。

“把你的子宮插破好嗎?”阿奇還故意戲弄我女友。

“不要插破……人家以後還要……替我男友生孩子……”我很感動呢,女友在
這種情況下還記得我,還愛著我,想要以後替我生孩子!

“那先替我生一個再說!”阿奇可能受到剛才我女友那句話的刺激,就加大幅
度地抽插她的小穴,把她干得淫水直滴,這瞬間房間充滿著強烈的喘息聲和呻吟聲。

“不要……啊……人家不是你老婆……不要把人家肚子弄大……”我女友半泣
半吟著,“你們兩個……都奸過人家……人家肚子裡……不知道是誰的種……”

媽的,女友說得對,她如果真的給他們兩個輪奸後懷孕,那個雜種的爸爸還不
知道是誰呢。我也有點滲出冷汗。

阿奇真懂得玩女生,他把我女友嬌軀按下去,讓她兩個又圓又嫩的屁股挺起來
,這樣剛好可以讓他捧著她的美股肆意汙辱攪弄她的小穴。我女友那屁股很有彈性
,他每次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小穴時,她的屁股都會把他身體彈回去,他就很省力地
享受著她那種溫柔和彈性,於是可以加速地抽插著她,把她干得全身發顫,尤其是
她那兩個大奶子,就像無處可放那樣,無力四處晃動,十分淫亂。

阿奇這時又發苊起來,把我女友的纖腰緊緊抱住,把他那大雞巴深深地插進她
的小穴裡,然後不是再抽插,而是扭著屁股,媽的,這樣弄法,他那支硬肉棍就會
在她的小雞邁裡橫衝直撞,胡亂攪動,果然不一會兒,我女友已經被他弄得完全受
不了。

“……你怎麼可以……這樣整人家……不要再扭動……人家的小雞邁……快給
你干破……”我女友已經發著哭泣的聲音哀求他,但阿奇可不理她,反而繼續用力
扭動屁股,把她弄得哭叫不已,“人家可要給你……干死……”

另一個淫獸阿棠這時好像休息得差不多,這時看著阿奇在奸淫我女友,好像又
很興奮的樣子,他突然把假陽具和潤滑液遞給阿奇,咦,他們想干甚麼?我女友一
點也不知道危險越來越近,還自己挺著屁股讓阿奇淫弄她。阿奇卻在她背後把潤滑
油擠在她的屁股溝裡,然後把假陽具在她屁股溝滑來滑去,弄得她很敏感地夾著屁
股,阿奇這時突然把那根假陽具頂在她的屁眼上,用力一擠。

“啊呀……啊……痛……不要……”我女友全身都僵直了,阿奇這時根本沒有
憐香惜玉的感覺,而是把假陽具一下子捅進她的屁眼裡,可能有潤滑劑的緣故吧,
那假陽具插進半根。媽呀,我女友的屁眼還沒這樣被人捅過,竟然在被我自己買來
想跟她玩玩的東西捅了進去。

阿奇淫笑著對她說:“嘿嘿,這樣玩弄你更爽吧?”他不但用雞巴抽插著她的
小穴,也用假陽具在她屁眼裡抽插起來,我看到她的淫水流得更多,從小穴裡直流
到大腿上,然後滴在沙發上。

“啊……好哥哥……我會被你弄死……把人家小雞邁……和小屁屁……都快捅
破了……啊……”女友全身更強烈地扭動著,看來她已經把他玩上高潮。

“好哥哥……你雞巴好粗大……把人家干得爽死……”我女友被催情藥弄得不
知道天南地北,被那壞蛋奸淫成這樣還在叫爽!真是臭她媽的,夠淫賤!

我看得鼻血都快噴出來,雞巴硬得像鐵棍那樣。

阿奇哈哈笑說:“爽就好,爽就好,那我就在你雞邁裡灌精液,你就替你老爸
生個雜種吧。”媽的,這樣奸淫我女友,還要說這種羞辱她的話。

我女友肯定是被他奸傻了,竟然嬌喘呻吟著:“好哇……把精液射進我……子
宮裡……把人家的肚子弄大……就會生出雜種來……啊……啊……”不知道是不是
她自己說出這種淫話也特別興奮,結果她自己又到了高潮,小穴的淫水被阿奇的大
雞巴擠得直噴出來,把沙發弄得很濕。

阿奇咬咬牙說:“好……就干死你……”說完他瘋狂地抽插十幾二十下,也忍
不住“啊”一聲,我看他屁股抽搐著,聽到“撲滋撲滋”的聲音,媽的,真的在我
女友的小穴裡射精,可別真的把她干得肚子大起來,真的生出一個雜種,我可不知
道要怎麼辦。

我看得也差一點忍不住把精液射在褲裡。

這時在旁邊的阿棠的雞巴又粗壯起來,當阿奇把真假陽具從我女友體內抽出來
的時候,他就立即抱著我女友說:“哇塞,你這小淫娃,再干你一炮好不好?”

我女友伏臥在沙發上,喘著嬌氣,說不出話來。阿棠的雞巴這時已經又硬又粗
,抱著女友的圓臀,對準她那個已經被享用過的小穴狠狠地刺進去。

“啊……啊……”女友被插得淫叫了起來……那天晚上也不知道女友被他們兩
個壞蛋奸淫過幾次,才放過她。我的意識總是半真半假半夢半醒……只知道等我再
次醒來的時候是半夜,女友正赤條條抱著我,我們還在沙發天脉硒萃是真是假上翻雲覆雨起來,到第
二天整個廳都很淩亂,到底是我和女友做愛後的淩亂還是她被輪奸時的淩亂?女友
根本沒提及昨晚的事情,那昨晚的情景是真還是假?

“昨晚你爽不爽?”我試探問問女友。

“哼,還說爽不爽?你這壞蛋拿那根東西捅人家的小屁屁,害人家到現在還痛
呢。”女友撅著小嘴說。甚麼,是我捅她的屁眼嗎?不是那兩個壞蛋?她說,“你
喝了那瓶催情藥水果然很厲害,差一點把人家弄死。”

干,這一下我都胡塗了,是我喝了那瓶催情藥水?然後整個晚上的情景都是我
在催情藥下幻想出來的?那兩個歹徒根本沒來過?根本沒有輪奸過我女友?

看她春風滿臉的樣子,看來真的不像被兩個男人輪奸過的樣子。媽的!我真有
點走火入魔了,喜歡淩辱女友,竟然把幻想當成是真實。不過昨晚的情景我卻仍然
歷歷在目,到底是真是假,我也分不清了。

後話:我和女友終於找到一個幸福小窩,雖然屋子不大,而且是舊區房子,不
過這次沒有二房東一起同住,這樣我們可以過真正的同居生活。